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二百二十六章 所谓真相(五)

“老师,这个女人知道得太多了,如果不彻底毁了她,我们的事肯定会被曝光,就算她自己不说,她那个金主,可不是省油的灯呢,”单绪梅趴在林进耳边,道:“不杀了她,我们不管跑到哪里,都是不安全的。”

林进眼中,比这个地方还要晦暗几分。

乔安心看着他,“你要杀我吗?”

他眼睛危险的眯起来,“安心……是你在逼我。”

单绪梅眼神注意着他的神情,道:“老师,我们动作要快点,这个女人不见了,姓秦的一定会找的,如果是我自己的话无所谓,我已经做好与她同归于尽的打算,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我们得赶紧解决了她好赶紧离开这里!我哥准备的车子,大概也快到了,老师……”

说完,望着他,无言的催促。

在她的目光中,林进点点头,那把刀子上,还淌着的,是他自己的血,现在,他举着这把刀子,对着的,却是乔安心的心口。

刀子起落间,烛光透过隐隐的投射过来,她的眼中,一瞬血色。

“在这之前,我还有疑问,”乔安心盯着他,“就算要我死,也让我死个明白!”

眼底的那份倔强,始终让人忍不住想要摧毁……

林进呼吸急促,身上的刀伤也在刺激着他,他点头:“好,你说。”

单绪梅看着他,嘴唇动动,嘴上被咬伤的地方刺痛传来,她顿了下,把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照片……”乔安心吐出两个字,“照片的事……你,知道吗?”

“什么照片?”林进愣了下。

他的反应,不像是假的,他是……真的不知道那假照片的事吗?

那么……

“信呢?”

林进皱眉:“什么信?”

“看吧,我就说她在拖延时间……”单绪梅小声嘟囔着。

乔安心却是忍不住蹙眉,照片和信的事……林进竟然不知道?

到了这个时候,所有的事情都摊牌,所有的丑恶由阴暗的地底滋生到了地面,慢慢将人淹没的时候,林进已经,完全没有说谎的必要……

单绪梅的话落在她的耳中,她迅速道:“没什么,既然这两件事你不知道,那么……在我的住处安装摄像头,你到底要做什么!”

她此话一出,单绪梅便鄙夷的看她一眼。

乔安心自然知道她眼神的意思,一个男人,在女人家中安装那种东西,除了偷窥……便是变态得多,而她与林进……

恐怕……是林进要满足自己的私欲罢了……

很简单的一个问题,很容易想明白的,她这么问,很大程度上……是为了拖延时间……

眼前的林进,是陌生的,陌生到,她甚至不能把这个名字与记忆里那个温润的男子联系起来……

而到了这个时候,更让她悲哀的是,她竟没有太多对林进变成这样的痛心,她心底,更多的,是思考着如何逃出去……或者,如何拖延时间到秦易风找到她……

从前,秦易风说过,乔安心,你总说我冷漠,其实,你才是最薄情的一个,你永远都会画一个圈子,圈子里的人,你拼命的保,而圈子外的人,怎么都到不了你心里。

那时候,她不信。

现在,却觉得……或许,秦易风说的,有一些道理的……

林进并没有像单绪梅那样,他看着她,眼底集聚着什么,道:“为了看你。”

他顿了下,继续道:“没想到吧,其实我从听说你要找房子搬家的时候,就有这个念头了……什么所谓的朋友外派空下来的房子,什么所谓的让你帮忙临时搬家……其实都是骗你的,那个房子啊,是我租着的……”

他笑了下,“说到底,还是我没钱,不像姓秦的那样,在市里最好的别墅里住着,不用其他,只需要一个电话,你就可以乖乖自动送上门,而我呢?费尽心机耍进手段,却还是落得个输的下场!”

他抬手掐住她的脖子,“有钱,就那么好?”

单绪梅轻咳一声,“老师……”

身后,隐在晦暗中的黑衣人,虎视眈眈。

林进使劲掐着她的手送开来,目光落在自己另一只手上的刀刃上,似乎有一瞬间的,他忘了自己的处境……

他朝单绪梅笑笑,转而阴沉了脸对乔安心道:“你的死,也只是你自作自受,如果那个男人真的在乎你,凭借他的本事,恐怕早就把你带走,但现在,你还不是沦落到我手里,落得个任人宰割的下场,安心,你现在,后悔了吗?”

乔安心看着他,轻轻的,摇摇头。

“他不是我的金主,也不是包养我的人。他是我喜欢的人,林进,这就是我的选择,我没有选择你,从来不是因为你有没有钱。我选择他,只是因为,他是他。”

她平静的说着,林进的眼底却是狂暴翻滚,“既然如此,你就活该……死在我手上……”

单绪梅的嘴角,轻轻扬起,但下一瞬……

林进的刀,却抵在了她的脖子……

她一个怔愣,仅仅是一瞬间,林进手中的刀,极快的从她脖子移到腹部,狠狠给了她一刀,整个屋子里,都是单绪梅痛苦的尖叫……

林进的刀,又回到了她的脖子,这个时候,她已经完全没了反抗的力气,黑暗处,乌压压十几个男人,迅速包围了他们所在的区域,于此同时……

林进一手掐着单绪梅的脖子让她说不出一句话,另一只手拿着刀子迅速割开了乔安心身上的绳子,他动作极快也极为用力,被割开的,除了绳子,还带着乔安心的一缕头发……

“起来!”他吼一声,然后乔安心的身子被他扯开,他控制着单绪梅,缓缓退后,那些人看着几乎翻了白眼的单绪梅,不敢轻举妄动。

直到身子抵到了墙,林进才停下,将乔安心扯到身后……

身后,是坚实的墙壁,眼前,是林进的背影……

“你……”

鼻端的血腥味格外猛烈,林进的话,顺着这些味道,狠狠的攥紧她的五感,“要想活命,在我后边待着!”

他没有回头,只是那么说着。

“林……”单绪梅从嗓子里挤出几个字,“杀了我,都得……死!”

乔安心知道她的意思,林进受伤在身,再怎么……他们定然不能全身而退,除非……

林进没有回她的话,微微转头:“安心,你看,我虽然得不到你,但是好歹,跟你同时死的话,我们之间,是不是也算是有缘的?”

乔安心敛了眉。

“呵呵,我知道我做什么都晚了,毕竟为了得到你,我做了那么多恶心的事。”

“为什么,”乔安心看着他的背影,“为什么救我。”

他顿了一下,身前,单绪梅的挣扎大了一些,他蓦地收紧了锁着她脖子的胳膊,另一只手,在她身上又是狠狠扎了一刀,单绪梅痛得几乎昏死过去,周围的黑衣男,更是凑近了些,晦暗里,乔安心看到……他们,都拿着枪……

林进没有回答,却道:“你可能不知道,大学的时候,我很喜欢你,却始终觉得我不够好,配不上你,你那么好看……呵呵,后来,过了那么久,才知道你家里出的事,那个时候,我特别恨我自己,恨我没有钱,没有能力护住你,也恨我自己当时什么都没有对你说过……”

“后来,再见到你,呵呵,你大概以为那是巧合吧,实际上,我要进我们公司,甚至……你要做我的助理,这件事,我比你知道得,要早得多,不光是我……”

“你身边的其他人,也是知道的……”

乔安心呼吸一滞。

“我那么渴望着你,渴望到了变态的地步,你知道吗,我身下的,不管是哪个女人,我的脑子里都是你的脸……”

黑衣人渐渐围了上来,他们的枪,已经端到了脸前……

——砰!

乔安心心底猛地一颤,屋子里,瞬间的亮了起来……

门被打开了来,门外,清一色端着枪的人,应该是便衣警察,而在人群最前面,乔安心只一眼,便看到了那人……

围着他们的黑衣人,瞬间枪口朝了外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