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二百二十四章 所谓真相(三)

接触到他的目光,单绪梅愣住,在他的目光里,甚至还轻轻退后一步。

“怎么?不听我的话了?”林进眼睛微眯,直直看着单绪梅。

单绪梅的犹豫,乔安心看在眼里,她已经顾不得脑中那些滚翻的情绪,大声道:“单绪梅,你不是说了,要告诉我他是怎么利用你的吗?”

话音落,单绪梅的手顿住,然后在乔安心的目光中,收了回去。

乔安心眼睛瞪得大大的,如果她没猜错的话,截止到方才为止的,单绪梅的表现来看,她是真的在反抗林进……

但现在,林进只是变了语气,这命令的模样一做出,她便变了模样……

乔安心的脑中,便不由自主想象着……那些她看不到的时候,单绪梅……是何等的屈从林进……

说不清心理什么滋味,她的怀疑是一回事,亲眼看到……林进的变化,又是另外一回事……

看着单绪梅的退后,林进骤然冷了脸,“小梅!”

他声音拔高,眼神……骇人……

是的,此时乔安心能想到的词,就只有这么一个,林进……还是那个林进,带着窄框无边的眼镜,模样斯文俊雅……

林进也……不再是那个林进,他镜片后的眸子里,不再是温润如玉,而是目眦欲裂,眼底的,全是阴狠,连带着他的表情,让人不觉退后……

“学长……”

乔安心不由出声。

声音低低的,几不可闻,语气里,是复杂不可解的压抑,林进表情微顿。

只这瞬间,落在单绪梅眼里,便又是极大的催化剂,她蓦地转身,歇斯底里一般:“老师!这个时候了,你还想要让我听你的话?!老师你真当我傻?从始至终,你从来没打算跟我真正在一起过!你说过的那些只要让你对这个贱女人死了心就会跟我在一起的话,都是骗我的!”

林进脸色极为难看……

“小梅!”

“你不要说了!”单绪梅呼吸急促,声音里沥血一般,“你看她的眼神……老师……你看她的眼神……骗不了人……”

“你跟我说,今天是最后一次了,让我假装绑架了,把这个贱人骗来这里,如果她不肯救你,你就会彻底死心的……可是老师,如果真的是那样,你为什么要报警……”

报警……

乔安心猛地抬头,从她的角度,看不到林进的表情,只听到他微顿的声音,“小梅,我没……”

“呵!不肯承认吗?”单绪梅说着,从身后拿出什么,甩到林进面前,“老师,你还认得吗?这就是你派去在‘合适的时机’报警让警察来抓我走的那人的……手,左右手腕上的痣,想必你不陌生吧……”

林进呼吸骤然急促。

“老师,你嘴里的合适的时机是什么?是在那个女人救了你之后,再把我一脚踢开吗?哦,对了,所谓的救你啊……”她蓦地转身,对乔安心阴测测笑道,“你知道你的学长,定了个怎么样的计划吗?”

说着,她抬手,乔安心看到她手里一个小小的瓶子,她把那个瓶子朝乔安心晃了晃,“看到没,就是这个瓶子,你的学长啊,说在必要的时候,让我把这个灌进他嘴里,然后他没有女人的话就会死,那个担任着救他性命的人,就是你……”

乔安心瞳孔蓦地缩紧,一只看不到的手攫住了心脏般,说不出一句话。

“到时候,即便是你不愿意,但他是中了药的啊,就是强奸了你,你还能报警不成?”她阴测测笑着,转头:“老师,这是你的原话来着对吧?”

“你给我闭嘴!”林进的话,一字一顿,咬牙切齿。

他的话,与单绪梅,正是让她疯狂的催化剂,她攥紧了手心的瓶子,继续道:“乔安心,是不是觉得这个戏码很熟悉?呵呵……没错,上次,在我家,你被灌的那东西,就是你的学长提供的……至于目的嘛,不过是……为了上你罢了。”

“只不过,上一次灌给你的,是真能让你发疯的,而这一次的……不过只是普通的水罢了。”

“他就是要借中了药的幌子,在清醒的状态下……上你罢了。”

震惊、失望、后怕……

各种情绪翻搅着将她包围……

似乎到嘴边的,全都是阴郁的情绪,那些要出口的话,反而拥堵着无法出口……

“他说……只要得到了你的身体,他就不会再对你感兴趣了,就会……一心跟我一人好了。”单绪梅目光移到林进身上,痴痴的,黏黏的,她身上的衣服脱了大半,这个房间并不暖和,那些暴露的肌肤在昏暗里战栗着,控制着乔安心的那些人,早已训练有素的别过眼去,仿若不存在般。

“她……说的……是真的吗?”乔安心看着林进,道。

那一声学长,再也无法叫出口……

她……无论如何,无妨将上次的事,也联系到林进身上……

她的怀疑,只在他那次的反常之后才有的……

但他……难道从那么早的时候就……

细思,背脊发凉。

林进脸上的表情落在阴影里并不能看清楚,只听到他的声音……“安心,这都要怪你……”

他舌尖在唇上扫了下,似在回味什么美味一般,“谁让你要走的?如果你老老实实待在我身边,老老实实跟着我,我也不会出此下策。”

乔安心紧紧攥了手,“单家的事发生之前,我好像并没有说过什么要转组的话,那个时候,我并没有那个念头。”

“呵呵,安心,这更要怪你!”他的声音,在沉得压抑的语调里轰鸣一般,“在洛城时,你跟我说,你有了喜欢的人……呵呵多么可笑,我惦记你这么多年,甚至不惜……你呢?不光有了喜欢的别的男人,还跟人上了床……我那时,其实是给你一个机会,如果你肯回到我身边,我会好好待你,谁让你……死不悔改……”

他说着这些话,质问的、指责的,甚至带着不屑的。

乔安心听在耳里,恰似雷霆,半晌,她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你!你简直……我们从未有过什么关系,若说有,不过是大学时我暗恋过你,但事情早已经过去,这两年我们也不曾有过什么联系,我的感情如何,与你何干?我喜欢谁更是我的自由……”

“自由?”林进声音蓦地抬高,“因为他是夜城最有钱的男人吧!安心,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早就傍上了姓秦的,我长得并不比他差,你选择他,还不是因为他更有钱?我承认,你最困难的时候我没能帮上什么,但现在不同了,你不是要钱吗,我也有啊!”他眼睛红得吓人,瞪着眼,绑着他的椅子是固定在地上的,不然,他的力道毫不怀疑会挣脱了开,他死死瞪着乔安心:“姓秦的能为了你抛弃安家大小姐,想必……你的滋味让他流连忘返了吧……”

“林进!”乔安心厉声道,身子骤然要起来,不过被死死压制着动弹不得,如果可以,她毫不怀疑自己甩手就是给他一个巴掌!

“如果说,刚才我还心怀侥幸,那么现在……林进,我看不起你。”她冷冷的望着他,“你知道吗?我现在觉得,我这辈子做得最正确的一件事,就是当初没有跟你表白,没有跟你在一起!你……让我觉得恶心。”

刀子一样的话自她嘴里说出。

单绪梅蓦地笑了,无声的,不过很快的,她收回了表情,对林进道:“老师,你看到了吧,这个女人,根本就是一丁点都不在乎你,最在乎你的,还是我啊……为了你,我这张脸,都可以毁了,我也不介意帮你得到这个女人让你死心了,”说着,她蹲在林进面前,双手捧着他的脸,“现在、现在只要你回心转意,只要你答应跟我离开这里,我们还可以像以前那样,我哥早已经给我准备了后路,我可以带着你一起逃,去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就我们俩……”

“滚!”林进眼神厌恶的看着她,甚至还啐了一口,“你这张脸毁了就毁了,长那么难看我能看你一眼就不错了,你知道吗,我现在看到你的脸,只会觉得恶心!”

许是被乔安心的话刺激,他也没了理智,反而……说出了心里话。

单绪梅的手,慢慢挪到自己脸上,呢喃一般,“我……我这张脸……还不是为了你毁的,你说要逼真一些才能激怒我哥……你说……我的脸毁了,你会带我重新整容,呵呵……我知道你不是真的喜欢我,却没想到,你……这么……厌恶我。”

她看着将她避如蛇蝎的林进,眼里的愤怒、不甘、深情、绝望疯狂席卷着,她好似疯了一般,一会哭一会笑,模样癫狂又骇人……

“既然如此……老师,你就去地下跟这个女人做一对冤鬼鸳鸯吧!”

她猛地吻上林进,手里,一把刀子却蓦地捅进林进身体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