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二十二章 秦家叔侄

乔安心站在包厢门口,刚一抬手,那门就开了,蓦地伸出一只手,一下把她拉进了房间里!

乔安心一下没有站稳,差点跌到地上,刚稳住身形,不知被谁推了一下,力道很大,她一下跌坐在了地上。

包厢里的灯光很暗,鼻端充斥着烟味酒味还有女人的香水味,乔安心一边眯了眼睛不着痕迹的四处看,一边撑着身子试图站起来,但刚一动作,旁边一壮男就一下打在她的肩膀:“老实点!”

“阿威,不要这么粗鲁,乔小姐可是我们的贵客呀,你们先出去。”

声音一出,除了阿威,其他人都陆陆续续出了房间。

对这个声音,乔安心并不算陌生,不久之前她还听过,还跟他讨价还价过。

心思回转,她慢吞吞站起来,这一次叫阿威的壮男没有再拦她,但肩膀上的痛感可是实实在在的,她尽量做出淡然的表情:“张总,我想我已经跟天利公司没有关系了。”

没错,这人正是张天利。

“啪”“啪”“啪”

张天利拍着手从黑暗里走出来:“小乔,你这么说就太伤感情了,平心而论,我也没有亏待过你,现在老东家有难,你不会坐视不管吧?”

“张总,我只是一失业女青年,恐怕是心有余力不足。”

“呵呵,这事啊,只要你想做,就一定能成。”

乔安心不置可否,张天利继续道:“想必你也知道找工作到底有多难了吧,呵呵,不是每个公司都像我们天利一样有识人只能而不只是看学历的……”

乔安心一挑眉:“我找工作的事,也是你搞的鬼?”

“呵呵,不要说的那么难听嘛,我还不是为了留住小乔你这个人才。”

张天利说着,来到乔安心面前,目光盯在乔安心脸上,满是不明的意味:“小乔啊,人家都说了,能者多劳,就好比你跟那个周燃燃吧,我怎么没找她呢?她要是也有你这么一张脸,说不定找的就不是你了,说起来,还是你母亲基因好呀……”

“你闭嘴!”乔安心打断他,面色冷凝:“不要提燃燃,我母亲怎样也轮不到你来说。我们不如打开天窗说亮话,你这样的方式把我请来,又是跟踪又是恐吓的,想来让我做的也不是什么见到勾当,告诉你,不要打燃燃的主意,你应该知道我勾搭到过秦易风,我连那种男人都能搞定,你以为我凭的是什么。”

乔安心逼近他那张油腻的连,低声道:“我凭的,就是狠。”

张天利竟被她一瞬间的冷冽震慑到,他不自觉后退一步,反应过来后恼羞成怒,一脚踢在乔安心腿上,不待乔安心反应,一旁的阿威就控制了她的动作,乔安心忍着疼,很好,这说明戳到了张天利的软肋。她继续道:“所以张总,不妨直说您到底要我做什么。”

张天利一听这话,脸上的肥肉抖动着,表情急怒又隐忍,半晌,他阴测测的笑了:“小乔,不需要你做其他的事,只需要陪着吃一顿饭。”

“怎么,这次张总又打算给谁下药?”

“说什么下药,小乔话可不能乱说哈”,张天利狡猾得很,倒不肯承认这些肮脏事,只说道:“我也不瞒你,那位点名要你出面陪一顿饭,这对公司很重要,非常重要,小乔你应该知道我对公司的重视吧,要是错失了这次机会,我可是什么都做得出来的。”

关于天利公司,乔安心倒是听到些八卦,说张天利碌碌无为大半辈子,后来得贵人相助走了狗屎运勉力开了这间公司,这个前半辈子因为没钱受尽了白眼和不顺的男人,把天利公司看得比命根子还重要。

“阿威,带乔小姐去换衣服。”

“等一下。”乔安心抬手:“我这人张总您是知道的,死脑筋,一根筋,您说只陪吃一顿饭,我可就只会理解这字面的意思,再者,这一次算是还了老东家的情,以后的事……”

“放心,我张天利这点信誉还是有的。”张天利拍拍胸膛,又道:“小乔你是实在人,我说的又何尝不是实在话,呵呵。”

乔安心只笑笑,脑子里却是另一番计量。

阿威把乔安心带到另一个房间,是个套间,里面坐了好几拨人,什么服装师造型师化妆师一应俱全,哪里只是换一套衣服那么简单,乔安心不禁猜测张天利花那么大的心思要请的到底是谁,又会是谁,会点名要她陪一顿饭?

她本想套几句话,奈何里边的人除了让她配合扭扭脖子动动手的时候才会开口,其他时候一句废话都没有,显然是张天利防备得紧。乔安心任由他们又折腾了快两个小时,才终于达到了他们满意的效果,乔安心望着镜子里的自己,不得不说,张天利找的这些人确实有些本事,她已经很久没有打扮过了,以前配合秦易风演戏的时候,比起化妆,对其他女人来说,杀伤力更大的是秦易风的态度……

她轻轻摇摇脑袋,怎么又想起他了呢?

“乔小姐,这边请。”一个穿着改良小旗袍的服务员对乔安心道。

乔安心被她引着,到了包房门口,轻轻叩门进去,一进去,看清主座上那人后,乔安心愣了下,因为那人竟是秦启佑,辈分上来说,是秦易风的亲侄子。乔安心只在一年前秦家老宅见过他一次,但印象着实深刻,因为秦家老太太对这个秦启佑,宠爱得实在让人咋舌。秦启佑的爸爸,也就是秦易风的大哥,是秦家老太太最宠爱的大孙子来着,在秦启佑很小的时候就意外去世了,秦启佑在老太太身边长大,后来去国外留学几年,据说也经常惹是生非,没想到这位不食人间烟火的主儿竟然回国了,而且还点名要自己陪他吃饭?!

见乔安心愣在门口,张天利轻咳一声准备介绍下,结果刚一开口,就被秦启佑摆摆手打断了,张开怀抱就朝乔安心奔过来,乔安心吓了一跳,来不及躲闪就被他一个大力拥抱。

秦启佑把乔安心抱得紧紧的,然后在她耳边道:“好久不见,小婶子~”

那一声小婶子,喊得乔安心浑身的别扭,他说话的时候,温热的气息就打在她的耳边,更是让她不禁打起冷颤。

“呃,好久不见。”乔安心边说,边艰难地推开他,然后不着痕迹的打量下周围人,幸好,他那声小婶子说的声音特别小,没有别人听见,不然又是扯不清的麻烦。

“看来秦总监跟乔小姐是旧相识呀。”张天利道:“既然都是老朋友,那就更好说啦,秦总监,乔小姐,先坐先坐,咱们坐下慢慢聊。”

“是啊是啊,小……”

这个小字一出,乔安心心里一咯噔,行动快于思维,立马抬手捂住了他的嘴……

现场一片寂静。

乔安心蓦地收回手,瞪大了眼冲冲地看着秦启佑。因为就在刚才,她的手捂住他的嘴的时候,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他竟伸舌舔了她的手心。

秦启佑朝乔安心眨眨眼,面上一片无辜。秦家基因好,秦启佑长得极好,跟秦易风不是一个风格的帅气,如果说秦易风是让人不由心生膜拜,不由被征服的那种感觉,那么秦启佑就是亲和感极强的那种了,带着阳光大男孩的气息,这么个模样加上无辜的表情,怎么想刚才的行为都是无心的吧。

乔安心舒口气,学着张天利的样子称呼他:“秦……总监,好久不见,这个时候就不要叫我的外号啦,喊我的名字就行。”

秦启佑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随即道:“对、对,安心你说的对。”

终于相安无事的落了座,对于自己刚才的行为,乔安心一点都不关心在座的其他几个人是怎么想的,这些人都是张天利的心腹,毕竟自己是被他们半胁迫半威胁来的,想来他们会比自己对这件事更加保密。

“安心安心,你今天这么穿真好看,比我上次见你的时候还好看。”

因为秦启佑的要求和张天利的刻意安排,乔安心坐到了秦启佑的旁边,听着他如此直接的赞美,乔安心笑:“谢秦总监夸奖,这还得多亏了张总呢。”

“张总确实很有心,我就跟他提起说好久没见你了,这次回家跟别人打听也都没你的消息,没想到他就把你请来了。”秦启佑边说边笑,那笑容,怎么说呢,乔安心只觉得这是个受保护长大的孩子……

在秦易风脸上,恐怕永远不会出现这样的表情吧。

明明是同一个秦家,为什么叔侄俩相差就那么大?

责任,还真是个能压死人的东西。

张天利听得一身冷汗,生怕乔安心坏了她的事,赶紧道:“秦总监开心就好,开心就好,那咱们之前说的那件事……”

秦启佑皱皱眉:“不是很好办呢,我叔叔做的决定,一般人改变不了的,除非是奶奶,还有些可能。”

他叔叔?

秦易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