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二百二十三章 所谓真相(二)

话落,她一手拿开堵着林进嘴的东西,低头便亲了上去。

“滚!你个疯女人!”

林进猛地偏过头,避开了她,他的动作显然激怒了单绪梅,她猛地抬手,就要打在林进的脸上时蓦地停住,此刻的单绪梅,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混合了疯狂的带着绝望的浓厚的表情,她抬着的手慢慢移开,却是落在了自己的衣服扣子上……

她一边解着扣子,一边紧紧盯着林进,“怎么,没想到我会反咬一口?是怕那个女人知道真相吗?呵呵,林进啊林进,你看你现在的表情……卑微得……像只狗!”

爱得有多深,话说得就有多狠。

“乔安心,你好奇吗?好奇他为了得到你,到底做了些什么,你知道吗?他哪里是你眼前的那个衣冠楚楚的君子模样,他……其实,是个斯文禽兽呢……”

这样的话,自她嘴里说出,竟还带了绵绵的情谊……

她一手解着自己的衣服,另一只手轻轻落在林进的脸上,林进再次偏过脸去,转头对乔安心道:“安心!你不要听这个疯女人胡言,她为了离间我们,真是什么都做得出来!”

乔安心微垂着头,长长的头发落下,晦暗里,看不清她的表情,只听到她低低的声音,“单绪梅,你的话,什么意思?”

“安心!”林进骤然急促的声音,不过后面的话却没能说出,因为单绪梅一把掐住他的下巴,她手下的力道出奇得大,控制着林进的嘴巴,他剩下的话,便只是含糊不清的音节……

“看,他现在着急了,不过老师,你现在着急也没有用了,你以为我这一次,也会像以前那样听你的话配合你吗?”说着,她伸手丢下身上的外套,继续解着里面的衣服……

她转过头,“乔安心,事情太多,我都不知道从哪里讲起能让你更难受一点,不过我一向仁慈,倒不如……你自己来问,你想知道什么,你所有的疑惑,现在尽管问我,我一定……知无不尽!”

乔安心不自觉抿唇,脑中不断回响着单绪梅的话……

她说,“老师,你不是最喜欢这个女人吗?喜欢到……不惜利用我的地步……喜欢到,不惜让我毁了这张脸的地步……”

她说,“乔安心,你好奇吗?好奇他为了得到你,到底做了些什么,你知道吗?他哪里是你眼前的那个衣冠楚楚的君子模样,他……其实,是个斯文禽兽呢……”

她说……

乔安心手指收紧,鼻端是蜡烛燃烧的特有的气味,小腿和膝盖的疼痛刺激着她的神经,她极力控制着自己,才让自己出口的声音不至于那般颤抖……

“今天的事,跟他……有没有关系。”

她听到自己的声音,低低的,微微哑,积杂了太多沉郁的……

此话一出,单绪梅的动作微顿,然后就是一阵大笑,她笑得很大声,很放肆,指着林进,腰都直不起的那种笑法……

终于等她笑够,她擦擦眼角的泪,指着乔安心,对林进道:“老师,你看到没,这个女人,压根就是不信你的,不然……怎么会直接就问了这个问题!”

林进眼里迸发着极致的怒火,他瞪着单绪梅,似乎要吃了她一般。

单绪梅眼神微顿,避开他的目光,对乔安心道:“乔安心啊乔安心,我是真的没想到,你问的第一个问题竟然是这个……哈哈,既然你能这么问,就证明你之前就已经有所怀疑了的吧,呵呵,果然是贱人!当面一套背后一套,蛇蝎心肠!”

乔安心定定的看着她,“所以,你这是默认的意思,对吗?”

默认……今天,她被“请”到这个地方来,是……林进也参与了的。

单绪梅冷哼一声,并不否认,“你是怎么看出破绽的?”

乔安心呼吸轻得几不可察,胸腔里翻滚的情绪几乎就要压制不住,她轻轻开口,“如果是你一个人,恐怕是无法从医院逃出来的吧,这里面,想必,学长也起到了不小的作用……”

到这个时候,她还在叫他学长……

或许是习惯,但这一次,叫出这两个字,比平时,艰难……

“我确实不是一个人逃出来的,但你又怎么肯定是老师?”单绪梅说着,眉眼嘲讽的看向林进。

“衣服……”乔安心声音沉沉,“他里面套着的,想必是医院除医护人员之外的其他工作人员的工作服,还有……气味,你的衣服已经换过,如果只是脸上的绷带,不会有这样范围的气味……”

“就凭这些?”

“还有……”说到这里,她呼吸沉沉,似在极力克制,“这种气味……那天晚上,我在我的住处也闻到过,不过很淡很淡,我以为是错觉,但想在想来,……想必,那天,他请我出去吃饭时,去我那里做了手脚的,也……是你吧。”

话,终于说完。

她心底的沉闷,却不减反增。

怪不得,那天的那顿饭,花了格外多的时间

单绪梅愣了下,随即扬眉,“没错,就是我。不过老师,你应该没想到吧,咱们精心策划的计划,还是百密一疏呢……”

林进使劲朝着乔安心的方向摇着头,嘴里说着含糊不清的话,似乎在辩解什么。

单绪梅冷哼一声,转身从哪里掏出什么,猛地丢到乔安心面前。

空旷的房间,清脆的落地声。

乔安心看着眼前的东西……所有的疑惑,渐渐的,就连成了线。

其实,在想到秦易风说的,单绪梅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她就猛地将两件事联系到一起,不过,只有那么一瞬间而已,毕竟,依单绪梅的背景,安装监听装置这种事对她来说很可能可以接触甚至掌握,但,她住在高层,单绪梅再怎么样也是个女孩子,从露台翻进来这种事可能性太小了……

但,如果她……手里本来就有钥匙呢……

是了,这把钥匙,现在就躺在她面前。

“露台那里,是为了迷惑我?”

“没错,还是老师聪明,毕竟你房子里有人进去这件事,最容易进去的就是他了吧,为了不让你怀疑到他,他不惜提前那么久就布置了个疑阵,但没想到啊……”

“是真的吗?”她微红着眼,定定看着林进。

单绪梅眼神微眯,放开了控制着他的手,一松开,林进便急声道:“安心!你不要听她的!这个女人歹毒又狡猾得很!你的钥匙,我也不知道怎么会到了她手里,你相信我,你看,她现在还绑着我试图做那种恶心事,她这么说,肯定是为了离间我们,你信了她,就是上了她的当!”

这一次,单绪梅并没有阻止他的话,她站在一边,看着被绑着的林进,声嘶力竭的与乔安心说着那些话,眼眶,微微酸了下。

乔安心攥了下手指,“那么学长,你身上的衣服……你,能解释一下吗?”

那身衣服,乍一看,与普通人穿得无异,但乔安心却是听周燃燃提到过的,夜城那家医院,说是为了人性化,专门设计了一款类似常服的工作服,让保洁等其他工作人员穿,还特地给乔安心看过图片,其中,衣角处,白色的抽象鸽子图样,是最为有标示性的……

而现在,那只鸽子,就那么静静的,躺在林进的衣角。

林进一滞,在乔安心的目光里,短暂的语塞。

乔安心心底沉了下。

突然的,林进就笑了,他的笑,没有一丝声音,就只有面部表情,像一幅静态的图片般,只是嘴角的弧度还有面上的表情,怎么看着怎么扭曲……

“小梅,给我解开。”

他左右活动下脖子,对单绪梅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