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二百二十二章 所谓真相(一)

那声音……

是……

“你个贱女人,不过才几个小时没见老师,就忍不住打电话了?看你长了一副狐狸精的模样,还敢说自己没有勾引老师!你这个害人精!毁了我,还勾引老师!”

女人几乎歇斯底里。

不过瞬间,乔安心脑中闪过各种的念头,虽万万没想到单绪梅会以这种方式出现,但也许是有了心理准备,很快的,她便恢复了冷静。

单绪梅对林进的执念,已经到了病态的地步,即便在单家,他们被刀疤男控制的时候,她依旧不让刀疤男动林进,现在恐怕也是……

那么她的目标……还是她吗?

思绪微冷,她开口:“单绪梅,你想怎样。”

“呵!”听到她的话,单绪梅发出一声极为不屑的声音,下一句话,应该是对林进说的:“怎么样?看到了吧老师,你都到这个地步了,这个女人还这么冷静,老师……但凡她要是喜欢你一点,就绝对不会是这么个反应,你怎么……”

林进应该是被她控制起来了,乔安心并没有听到林进的声音。

单绪梅对林进说话,对乔安心阴测测笑了下,道:“乔安心,你问我想怎么样?我不想怎么样,我只是想见你一面……而已,就是不知道小乔你愿不愿意赏这个脸了。”

说到后面,她故作姿态的声音,格外的让人不舒服。

乔安心声音不变:“当然。”

说着,她身子慢慢移动着,一手依旧握着电话,另一只手在电脑上操作着……

秦易风才说过这段时间不让她出去,现在想来,或许多少与单绪梅的事情有关,单绪梅的身后,是她不了解的势力,那是不是代表着,秦易风早已经知道了一些……

这么想着,她一只手迅速打开与秦易风的聊天界面,简明扼要的输入着……

电话那端,单绪梅声音尖利的又说了些什么,末了,道:“我警告你,你少给我耍花样,不然我可什么都干得出来!”

说着,震慑似的,不知对林进做了什么,林进那边明显的闷哼声……

虽然大概知道单绪梅此举的目的,但她还是不由升起担心,目光落在电脑屏幕上,秦易风并没有回复……

那端,单绪梅也并不傻,倒:“你现在就出门,手机不许挂断,告诉你,我自有办法知道你现在的位置,现在照我说得做,快点!”

乔安心眼睛一眯,“最起码你要告诉我去什么地方吧。”

“你是聋了还是傻了?别废话,现在就出门,我告诉你怎么走你就怎么走!别想着拖延时间!”单绪梅的声音不由拔高,“你知道我哥是什么人了吧,我们单家的人,可不止是你见到的那样,我数到三,你再不出门,我就在老师身上捅一刀,看是你先到,还是他的血先流干净!”

乔安心心底一颤,不知为何,她有种感觉,单绪梅,并不是在说笑……

带着鱼死网破,一无所有后的疯狂,她……不是在吓唬她……

“一”

乔安心再次看向电脑屏幕,与秦易风的对话框依旧什么都没有,她目光一定,在电脑上又打了几个字……

“二”

时间瞬间便过去……在那边的单绪梅再一次张嘴,隔着电话,乔安心几乎都能听到她的气息,她立马道:“等一下,我刚穿了下外套,我现在就出门。”

回应她的,又是一阵阴测测的笑。

她一手拿了外套,一边下楼,张妈正在厨房,听到她的声音,出来道:“小姐,今天要出门吗?先生说……”

另一端的单绪梅显然已经听到,几乎是同一时间的,她便出声,乔安心一手捂住张妈的嘴,一手将手机贴到她耳边……

“不许多嘴,快给我出门!敢耍心机你就死定了!”

她的声音隔着电话,乔安心也能听到,张妈的眼睛瞬间睁大,乔安心迅速拿过手机,张嘴无声对张妈道:找秦易风。

张妈立马明白了她的意思,朝她大力点点头,见她急匆匆往外走,立马又去拉她,乔安心朝她摇摇头,开门迅速出了门。

“现在,出小区!”

乔安心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能看到自己的位置,不过这个时候,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等她越走越远,车子也越开越远时,她开始相信单绪梅是真的能看到她的位置的,因为车子停下时,是在一座小山头底下……

单绪梅给她指了一条很难发现的偏僻小路,让她上山……

山上,有个别墅样的屋子,这个地方……

她心底一颤。

熟悉感……

比起认知,似乎身体对这里更有熟悉感……

她朝着那房子跌跌撞撞爬去……

等到终于到了那门口的时候,脚步慢慢停下……

耳边,手机已经发烫,她一路都在想的秦易风到底到了那里,这个时候也在脑中片刻的消失,她看着这扇门,失神2了一瞬。

“呵呵,请进吧。”

乔安心手下一颤,一咬牙,推开了那扇门……

厚重的门在这个冬日,格外的冷硬,明明是不错的房子,偏偏是好久没有住人年久失修的模样,随着门的打开,除了那吱呀声,还有扑面而来的尘土的气息……

眼前,漆黑一片。

灯没有打开,不知为何,明明是白天,却是漆黑一片。

她下意识眯了眼。

“进来!关门!”单绪梅狠厉的声音。

她脚步微动,眼前的一切都在慢慢呈现……

这所房子,能称之为房子的,也只有那个外壳罢了……

里面并不是寻常别墅的布置,进门后的感觉,反而像是进了偌大的一个会场的感觉,长长的空旷的走廊,尽头处是个舞台一样的台子,巨大的落地窗,却盖着厚厚的窗帘,将房间裹得密不透风,也裹得没有一丝光亮。

她的脚步,慢慢就停下了,这个地方……

“怎么样,眼熟吗?”

单绪梅的声音蓦地传来。

身后,门重重关上的声音。

空旷的房间里,她的声音格外尖利得明显。

乔安心没有说话,目光直直往她的方向看去……

那个台子上,一站一坐,站着的那个,是单绪梅,脸上依旧裹着纱布,手上一把刀子明晃晃打眼,坐着的那个……是坐在椅子上,嘴被绑起来,身子也被绑在椅子上……

是林进。

但这场景……

何其相似。

曾经的她,被绑在这里,被……灌了那该死的药……

那是一个导火索,一个让她奔波去了南城的导火索,如果不是被带到这里,如果不是被灌了药,或许……

她神思猛然收住,语气淡淡道:“熟悉,所以呢?”

她静静的看着单绪梅,隔着视线里渐渐散开的夜一样的颜色,就这么看着她。

椅子上,林进特别激动,似乎想告诉乔安心什么,他不断试图挣脱绑着他的东西,嘴里呜呜呜的朝着乔安心的方向说着什么。

“老师!”单绪梅尖叫一般,身子一动,挡住了林进的视线,让他再也看不见乔安心的身影……

“我们终于把这个贱人等来了……你放心,我马上……”

她说着,低头亲亲亲吻在林进的脸上,亲完,兀自红了脸。

乔安心心底一阵不舒服,她开口道:“单绪梅,你让我来,我也来了,你要怎么样才让我跟他走?”

“走?”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单绪梅笑得不能自已,偌大的屋子里,都是她渗人的笑声……

随着她的笑,乔安心的身后,她看不到的地方……

渐渐走出的身影……

“给我把这个女人抓起来!”

单绪梅话音刚落,乔安心胳膊便被极大的力气向后折去,那个架势,似乎要给她掰断一般……

几乎同时的,小腿被狠狠踢了几脚,她不受控制的跪倒在地上,额头已经沁了汗,猛地抬起头……

便是单绪梅得意的模样……

“你到底要做什么!”

来之前,她已经有了心理准备,知道单绪梅定然是要让她吃一番苦头,但无论如何,这一次,她的最终目标,应该是在林进身上……

是她……疏忽了吗?

但下一瞬,她知道自己没有想错……

因为单绪梅,在她的目光中,伸手扯下了脸上的纱布,她的脸上……

依旧是略显黝黑的皮肤,但却……满是交错的伤疤……

并不深,却因着纵横交错密密麻麻,让人背后发凉……

单绪梅在自己的脸上抚摸了一把,露出的笑容配着她的样子……格外骇人,而疯狂。

“你不要冲动,”乔安心强自镇定,“不管怎么样,也不至于拿着自己的脸开玩笑。”

“这张脸啊……”她又伸手摸了一把,乔安心已经适应了这晦暗的光,那台子上,不知何时点了一盏红色的蜡烛,映着光,乔安心能看到她脸上有些正在化脓的伤口,随着她并不温柔的抚摸,粘稠的汁液流出……

她目光微顿,单绪梅却完全感觉不到一般,转身,低头,对着林进,她混合着血和脓的手,在林进脸上轻轻抚摸,情人一般,低喃:“老师,你不是最喜欢这个女人吗?喜欢到……不惜利用我的地步……喜欢到,不惜让我毁了这张脸的地步……”

“呵呵,那我偏偏就在这个女人面前,让她跪在我们面前,看着我们是如何……”

“做一对真正的夫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