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二百二十一章 你个贱人

秦易风将乔安心先送到了枫泊居,直到等她睡着了,才再次与负责调查此事的人联系,那边已经将搜索到的信息发给了秦易风,秦易风打开,看到监视器里的画面,眼神冷得骇人。

监视器里,是乔安心的身影,有她去厨房拿东西吃、切水果的模样,有她在电脑前工作的模样,他放大了看,甚至连她电脑上的内容都能看得清,最后的……

是她在衣柜旁……换衣服的样子……

外套脱了下来,毛衣脱了下来……

毛衣里面,是一件打底的衣服略微紧致,将她的曲线衬得圆润而美好……

秦易风看着,周身的气息是从未有过的暴虐,幸而……

幸而只是到此为止,幸而……

早早发现了这些东西。

眼底风暴沉寂,他拨了个电话,道:“视频里的内容,另外做出一份,将最后一段删除,明天早上之前给我。”

挂断电话,他看着最新发过来的调查报告,目光落在一个名字上,久久的,嘴角缓缓扬起一抹笑,那笑容……任谁看了,也只会心颤无比……

这世上的事,就算做得再隐秘,只要做了,便会有漏洞。

……

乔安心这一夜,睡得并不安稳,梦里一会是偷拍她的视频被曝光,一会是她身边与她正走在一起的人,突然给了她一刀子,她甚至还握着那人的手,只是梦里,怎么都看不清那人的脸,最后的最后,是秦易风,跟她说什么事都不会发生,却砰地一声传来枪响……

她看着血从他身上不断流出,纯白的衬衫瞬间的,就变了颜色,她冲过去,手触摸到的地方,全都是粘腻的血……

“不要!”她猛地睁开眼……

入眼,是浅浅的灯光。

小夜灯还开着。

她睁着眼睛,大口呼吸着,思绪渐渐恢复,这才想起是在枫泊居……

几乎是立刻的,敲门声传来,然后便是秦易风的声音传来,“安心?”

乔安心稳了下气息,半撑着身子,“没、没事了……”

说着,门锁转动,他推门进来,迎着温温的灯光,乔安心看到他还没有换衣服,看那个样子,是忙到现在,目光落在旁边小桌的闹钟上,现在已经是凌晨四点钟……

“做噩梦了?”

乔安心点头,“嗯……时间那么晚了,你怎么还没睡?”

“快了,刚有些事忙了些,”他道,“还有,拍到的视频画面提取到了,只是日常生活的一些画面,不用担心。”

一听到这个,乔安心下意识的紧张,声音不自觉拔高,“真的吗?可以……给我看一下吗?”

秦易风点头,“等我下。”说完出了门,再次进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个笔记本,他拿着电脑坐到乔安心床边,点开一个视频,乔安心的目光紧紧盯着画面……

视频一点一点的播放着,直到结束,也并没有她担心的画面……

她长长舒了口气,“其实,我最在意的,是衣柜镜子上的那个,我……我记得在换过一次衣服,所以……”

“几个监视器安装的时间略有差异,并且工作的时间其实是有延迟性的,大概因此没有拍到。”他道。

说着,合上电脑,“现在放心了?”

“嗯……”

“时间还早,再睡一会。”

她点头,身子重新躺下,却见他依旧坐在床边,“你不去睡吗?”她道。

“一会便去,你先睡。”

灯光太暖,映得他眼底似乎也温柔起来。

她心底轻颤,点头,慢慢闭上了眼睛。

他伸手,将小夜灯调的亮度更低了一些,乔安心闭着眼睛,身体却在自动感知他的存在……

他的气息萦绕在周围,他坐在床边,她似乎能感受到他的温度……

睡不着……

眼睛悄悄睁开……

他的电脑放在了旁边桌上,已经打开了来,他正看着屏幕上的什么,乔安心只看到密密麻麻的文字,目光轻轻移开,到他的侧脸……

似有感知般,他微微转了头,她来不及躲闪,被他抓了个正着……

“睡不着?”他开口。

乔安心点头,“不知怎么,这会反而睡不着了,要不……你先回去睡……”

他眉尖微挑,彻底转过身,眼底,是她躺在床上,被子盖到脖颈,只露着一张小脸看着他的模样……

“乔安心……”

“嗯?”

“我有没有跟你说过,不要用这种眼神看一个男人。”

她眉眼微动,刚要说话,他却俯了身,双手撑下,吻住了她……

乔安心愣住……

“闭眼。”

他声音低低的,含着她的唇瓣,带着些微的含糊,说话时,带给她的唇瓣轻微的震动感,酥酥痒痒的……

她轻轻闭上眼睛……

这个吻,比之以往,格外的多了温柔,也格外的……时间久……

一吻结束时,她早已经气息不稳,略显苍白的脸色添了酡红,眼里更是多了几分水意,他双手撑在她两侧,俯视着她。

“再这样看我……”

他的话还未说完,她便闭上了眼睛,这次,动作倒是快得多了……

他低低的笑声传来,随即,温热的手指轻轻落在她的唇,“不愿意我这样吗?”

她脸上的酡红更多了些,在他的注视中,紧闭的眼睛睫毛轻颤,几不可察的……摇了头。

他呼吸一沉,“那么,为何不敢睁眼了。”

他话说,她便轻轻睁开了眼睛,只是目光未敢直视他,轻声道:“不是……你的伤……”

目光落在他受伤的位置……

他眼底的温度高了些,“原来这般隐忍自己,是因为担心我。”

隐忍……

莫名的,她听出了调笑的味道,瘪瘪嘴:“什么隐忍……我又没有想什么,哪里来的隐忍一说。”

他点点头,“那便是我在隐忍了。”

他……在隐忍……

乘着她的那句话,意思就是说……他……在想什么了……所以才会隐忍。

脸上温度升高,她轻咳一声:“以前不知道,你……其实也挺污的。”

“实话而已。”

他面色如常,仿佛这是件再平常不过的事,她眼神飘了下,“好了,你快去睡吧,明天不还得上班吗,本来就刚出院,快去好好休息。”

她难得的,语气带了些软软的意味。

他眼神微眯,“本想着等你睡着,我再出去,但目前看来,怕是只会适得其反。”

说着,他抬手,在她脸侧抚了下,“睡吧,你所担心的那些,也只会跟这场噩梦一样,醒了就会发现,都只是假的罢了。”

她一怔,他其实……

是知道她的担心的。

点头,再一次闭上眼睛,这一次,心底多了安然。

不知他何时离开,只是模糊的记忆里,似乎有只手,一直牵着她……

温温的,有力的。

乔安心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八点多,秦易风早早出了门,张妈说他走之前给她留了话,说让她醒来后跟他联系。

乔安心洗漱好后便给他打了电话,电话里,秦易风只让她在枫泊居等他,说饭菜他已经跟张妈交待好,让她今天暂时不要出门,说到最后,又加了一句,就算是工作的事也不要出门……

乔安心没有多想,想着她也没有需要出门做的事,便一一应下。

吃过饭,照例开了电脑等林进的任务,但反常的,林进却没有给她发送任务,头像也显示灰色,未上线,她便给他发了个消息提醒了他,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林进那边还没有消息……

难道是临时有事请假了?

这么想着,她便问了下公司的人事,人事却说没有收到林进的请假的消息,她有些纳闷,或许因着昨天的事,心底多了些警醒,在看到人事的回复后,她当即拨了林进的电话……

电话响了好久,直到她快要挂断的时候,电话才接通,“喂,林……”

后面的话还未说出,电话那端,便传来一声尖利的女人的声音……

——乔安心,你个贱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