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二百二十章 头皮发麻

“我……好怕,到底是谁……”

第一次的,她这样依靠着他。

秦易风眼底莫大的情绪翻滚,他抱着她的一只手抬起,在她后背轻抚:“我保证,很快,就会把那人找出来了,这种事,再也不会发生了,安心……”

“嗯……”她轻轻颤抖着,声音也是不由自主的颤音。

她应了他,却没有听到他继续的声音,正要抬头,额间温热润湿的触感……

她一顿……

他……在轻吻她……

细细密密的吻,落在她的额角,头顶……

她抬头,一眼,便落进他深深的眸子里,她……从未见过他这般的眼光。

“我记得,”他开口,注视着她,道:“以前你说过,说我最善文字游戏,但现在……我第一次,不知该说些什么。”

“秦……”

他抱着她的手,紧了些:“不如你告诉我,我做些什么,才能让你……不再害怕?”

“我……”乔安心张嘴,却始终说不出完整的句子,他的怀抱,还带着淡淡消毒水的味道,他身上的伤,是因她而来,那……他眼底的情思呢……

也是,因为她,吗?

“我想到的最好的办法,是……把你带在身边,乔安心,这个夜城,如果我护不了你,便再没有能护得了你,你说……是吗?”

眼睛蓦地睁大……

她不可置信的望着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把她……带在,身边?

她张张嘴,“你……是说……可是我们之间……”

他们之间的关系,早在那一纸婚书作废时就已经断裂,没有了那一张纸的证明,她现在,该以何种身份……待在2他身边?

他深深望着她:“不愿意吗?”

她看着他,缓缓地、轻轻的,摇了摇头,“不,我愿意,只是……”

脑中闪过许多,外界的看法,旁人的话,如果母亲回来如何交代,秦家那边的态度,还有许许多多,脑中杂乱一片,却最终一一化去,眼底,脑中,只剩了他的模样。

“这件事,于我们,其实也是一个契机,”他抬手,把她额前一缕碎发别了下,道:“之前的调查已经有了进展,但也到了瓶颈期,这次的事,正好让我们可以顺藤摸瓜,如果没有推断错的话,这次的事件,跟单家的事,是同一伙人所为。”

“一伙?不是……一个吗?”

“一个人,很难在短时间内完成这些,”说着,他的目光落在一旁的桌上,桌上,已经放了好几个透明的袋子,每个袋子里,都放着形状不一的东西……

这些……都是从她这里找出来的?

她手指颤抖得厉害,下意识攥紧了他的衣服。

“秦先生,这几个分别是在一楼厨房和大厅发现的,其中,这两个是在二楼发现的,分别在走廊和卧房。”那人指着桌上的东西一一道。

乔安心听得心惊胆战,她几乎不敢想象,如果不是她突然感觉到不舒服,进而发现了露台的门开着,如果……这些东西发现得再晚一些……

她这段时间,几乎都要整天待在家里……

如果没有发现,岂不是……相当于在别人全方位的监视中生活着?

一想到自己的所有都将落在暗处一双眼里,她忍不住头皮发麻。

秦易风对那人点点头:“跟刚才的一样处理,还有露台,重点检查一下。”

是了,露台,露台不止一次开过的门……

“先带着随身要用的东西,一会去我那边,剩下的东西检查过后明天我派人来搬。”

乔安心看着他,轻轻点了头,余光里,那些东西还落在眼里……

那些人将几台笔记本在桌上打开,连接了什么东西,过了不一会,便于秦易风说,现在可以确定的是,这些东西是刚装上去不久的,可以确定时间在十个小时之内。

十个小时……

白天里,她没有出过门,这里只有她一个人,如果真的有谁进来了,她绝对不可能不知道,但……

如果是今晚装上的,今晚来过她这里的,只有周燃燃一个,但绝对不可能是周燃燃,她见过的其他人,是苏景辰和林进,苏景辰只是见了一面,接了周燃燃就走了,那么林进……

林进根本就没有上楼……

她是在与他吃饭回来之后,那种怪异的感觉才出现的,所以……是在那段时间,有人曾经进入过这里吗?

那端时间里……

虽然只是一顿饭的时间,但其实时间用得并不少……

她与林进,因为点菜的事争了一番,上菜的时间并不快,最后两道菜,更是上的慢,林进还说上菜速度这么慢,多亏他们并不怎么饿,不然怎么等得住,后来……他去结账时,好像临时出了点什么状况,也是好一段时间才回来,回来与她说的事刷卡的机子突然坏了,当时她也在想消费水平这么高的餐厅,刷卡机突然坏了肯定很麻烦……

这么一想,那个时候用掉的时间,或许真的可以有足够的时间让人把这些东西装好了……

可是林进……

不,她怎么会怀疑他……

一阵自我厌恶的情绪,她一阵心悸,她怎么就怀疑到了林进身上……

“怎么了?”秦易风揽着她,温声道。

乔安心稍一犹豫,便把吃饭的事与他说了,方才与他说时,她并未说得这般详细,自然……她说不出她那瞬间的怀疑……

秦易风听完,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交代了人立马查下那个餐厅,电话挂断,他看着乔安心:“不要多想,清者自清。”

他……果然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轻轻点点头,她道:“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明知道不应该,还是把人……往恶意的方向去想,我……好像,总习惯把事情往坏的方向去想。”

“这样没什么不好,”他声音淡淡,“至少,最后得知真相的时候,往往是惊喜,就算不是惊喜,至少也做好了接受最坏消息的准备。”

她愣了下,第一次的,听到有人对她这么说……

从前,因为她的不乐观,母亲不止一次的与她谈过,从没人说过她这其实不是什么坏毛病,尤其是在这种时候……

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现在多需要他的肯定……

或许,她心底深处,那些紧绷的神经从没有放松过,母亲的病,一天天在变好,她却是无法守在她身边,母亲一日不回来,她的心始终还是悬着,单绪梅的事……照片还有那封信,秦易风的态度以及以后……

再怎么样,她也改变不了骨子里的性格……

连日来的事情,让她一度怀疑自己,她只是……

想要与他在一起,为什么好像……全世界都在拦着她……

那些从来没有想到过的事,也一一在她身上发生,现在竟然……还差点被监视……

她垂了眼,不知道在想什么。

秦易风看了一眼忙活的众人,接触到他的目光,他们再一次,自觉的转了身继续工作。

秦易风抱住她,“这件事是个契机,只要扯住这根线,真相就会慢慢浮出水面,很快就会过去了。”

她在他怀里,轻轻点点头。

“秦先生……”

戴帽子的那个男人突然进来,对秦易风道。

乔安心下意识从他怀里挣,他松了怀抱,握着他的手却始终没松,那人也愣了下,应该也是从未见过这样的秦易风,愣了下才道:“露台那里,搜索到足印和指纹,正在提取。”

“好,我知道了,继续检查。”

“是。”

那人说完,便匆匆出去,乔安心心底一震,这是不是意味着……

很快就可以找到那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