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二百一十九章 恐慌袭来

没有,露台外,什么都没有。

但,门却是开着的,只是一个小小的缝隙,若不是突然起了风吹进来,想必她都感觉不到。

她僵立在原地,强自镇定后转身朝房间快步走去,一把抓起手机,想都没想就拨通了秦易风的电话,手机只响了一声便接了起来:“喂。”

只一个简单的字,因着有了他的声音,她突然的,心就定了下来……

“秦易风,我觉得……我这里好像不太对劲,就是……露台的门,我明明记得关好了的,但刚才突然开了缝……我今天晚上心神不安的……”

“二十分钟。”

“什么?”

“我大概二十分钟后到你那里,这段时间,哪里都不要去,我到你门口了给你打电话,其他人,不管谁敲门,都别开。”

他声音有条不紊,能听得出是边走边在说,他的话是带着紧张感的,但声音语气却无端让她觉得安定,她点点头,一一应下。

“我的电话不挂,有什么随时跟我说。”

“好。”她道。目光落在门外露台的方向,那种感觉弱了些,但始终还是存在,她不确定是不是真的有什么不对,但上一次她有这种感觉的时候……

那时,她在学校,正在上课,下课后就接到电话……

她父亲的死讯传来……

现在的感觉,相较于那时减弱了不少,但也始终让她难以忽略,她握着手机,眼睛不自觉四处看,时不时与秦易风说话,这个时候,能让她觉得安定,也只有他了吧……

可是!

“秦易风,你现在是在路上吗?”

“嗯。”

“你!你怎么从医院跑出来了?你的伤……”

“已经没有大碍。”他声音淡定,仿佛这是再平常不过的一件小事。。

乔安心却是无法淡定,她刚才是在想什么?在他说二十分钟到的时候怎么就忘了他还在住院?虽然他一再说没有大碍,但……

那毕竟是枪伤啊……

如果真的没有大碍,他又怎么可能在医院住着……

想到这里,她声音越发急了:“秦易风,你现在回医院吧,我这边……我一会给燃燃打电话,让她过来陪我一晚上,再怎么,不也还有苏景辰吗,我们可以让苏景辰帮忙看下有什么不对,你就别过来了,你现在……”

那边沉默了下,半晌,秦易风的声音淡淡传来,“你,在担心我?”

“是,我在担心你!”乔安心毫不犹豫道:“你不要拿自己身体开玩笑,如果可以出院的话医生肯定愿意让你走了的,还让你住院肯定是有住院的必要,你,你不要急我了,现在就回去好吗?”

说到后面,声音带着轻颤,现在,那些个不舒服的感觉什么的,都仿佛自动消失,她满脑子担心的,都是他……

“我不会让自己出事的,”他道,“如果我出事了,再有这种情况怎么办?放心,今天正好与医生聊过了,本来打算明天出院,只不过一晚,没事。”

“可是……”

“没有可是。”

他又恢复了那个习惯命令的男人,道:“我还有十几分钟过去,你先跟我说说,具体怎么回事。”

“嗯,是这样的,林学长请我吃了个饭,然后……”

乔安心便把今天发生的事一一与秦易风说了一遍,秦易风听完,当即说一会联系几个人去她那里一趟,乔安心一一听着。

十几分钟的时间,因为有了一直在通话中的电话而变得不那么难熬起来,终于等到他到来的时候,开门的一瞬,乔安心呼吸沉沉,一下抓住了他的衣袖。

听声音是一回事,真的见到了又是一回事。

这几天,他们也只见了一两次而已,乔安心不想打扰他工作,虽然每次她去医院看他,他基本都是放下手里的工作,但正因如此,她知道等她走后,他会为此忙到更晚的时间,这么想着,她便让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到画画上去。

此刻,真真切切抓着他,她的心,才算彻底安定下来。

他抬手,在她头发上抚了下,什么都没说,但比得过所有的言语。

“我联系了人,一会来检查下。”他道,“以后再有这种情况,第一时间跟我说。”

乔安心点头,又想到什么,道:“可是如果什么情况都没有呢,如果只是我的错觉呢?”

“那自然更好。”

秦易风与她上了楼,简单看了下,不过一会,他的电话就响起,他接了后对乔安心道:“他们到了。”

来的这些人,乔安心从未见过,也从未见过他们手里陌生的工具,秦易风对那几人道:“情况刚才跟你们说过了,时间不是问题,关键是要检查所有的地方。”

看着那几人将工具拿出,在房间各处搜索一样的东西,乔安心心有纳闷,秦易风仿佛知道她的疑惑,道:“这些人是专业的搜索团队,对可以侵犯人隐私的各种设备的搜索能力都很强,先从这个方向,检查一遍,若是没有异常再进行下一阶段的。”

侵犯隐私的设备?

乔安心手指微颤:“你是说……我这里可能被装了东西?”

“不排除。”这么说着,他抬手拍拍她的手,无声的安慰。

正说着,很快的,就有一个带着帽子男人过来:“秦先生。”

只是喊了他,但那个眼神……

秦易风点点头:“带我过去。”

乔安心心底一惊,难道……

拳心握紧,脑中空白一瞬,如果是真的……

被监视……

她日夜住着的地方……

身体不由颤抖着,突然,手被温热包围,她抬眼,秦易风正站在她身边,与戴帽子的男人说着话,手却握住了她的手,她眼底一顿,他抬脚跟那人走过去,乔安心自然的,也抬跟着过去……

他们过去的地方,是……在衣柜……

衣柜处,有一面镜子,乔安心望过去,并没有什么异样,那人得到秦易风的指示,当着秦易风的面,那人把手伸进衣柜,两只手同时放在镜子上同一个位置,乔安心紧紧盯着他的动作,心提了起来……

房间里,很安静,随着那人的动作,一个细微的声音响起……

乔安心眼中一闪,心跟着一颤。

下一瞬,那人的手离开镜子……

原本完整的镜子上,已然多了一个圆形的缺口。

戴帽子的那人直起身,另一只手从衣柜里拿出,摊开手,“秦先生,您看。”

那是个圆柱形的东西,是黑色的,只是有一面是与镜面一样的东西……

这……

乔安心身子不由退后一步,“这是……”

那人看秦易风一眼,道:“是监视器的一种。”

乔安心蓦地瞳孔收缩,抬手就要去拿,秦易风伸手,将她的手挡住,“别碰。”

乔安心愣了下,这才注意到那人手上还带着手套,很薄,透明的,比常见的那种一次性手套更轻薄一些。

“这上面或许会有对方的指纹等,您现在不要碰。”那人解释道。

秦易风眼神沉了沉:“将所有的地方,一个不落的检查一遍,这里面的东西,提取之后交给我。”

“是,秦先生。”

那人将那个黑色的小小的监视器装在了袋子里,乔安心望着那个,发愣。

“什么事情都不会有。”秦易风突然道,他转身,面对着他,眼神深深地望着她,“这里面的东西,不会出这个房子,什么都不会发生,只除了……背后的那人。”

说到最后,他眼底一闪而过的凌虐让她心底一颤。

“可是……”

会是谁?

这些东西,是什么时候装上的?

别人会不会已经……

蓦地恐慌包围着她,脑中千千万万的念头,全都是阴郁消沉的画面,唯独没有一丝光彩的……

秦易风望着她,终于,伸手……

将她抱住。

“别怕,你担心的,都不会发生,我向你保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