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二百一十八章 背脊发凉

那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她站在门边,莫名的,背脊发凉。

黑暗中,被窥视的感觉……

她抬手,极快的开了灯……

目之所及,一切如常。

她深深呼吸,或许是她太过紧张了吧……

正想着,手机突然响起,她拿出一看,是周燃燃的,说她下班了,一会来她这里玩会。看着信息,乔安心回了消息,回复完之后,再抬头,那种背脊发凉的感觉渐渐削弱,松了口气,她脱了外套走到冰箱旁,开了冰箱看了下里面的东西,水果和零食都不算少,她挑着周燃燃喜欢的吃的洗了一些,切好放在盘子里,又拿了些零食上楼,做完这些,不过一小会,门铃声就响起,周燃燃已经到了。

周燃燃一进门就吸吸鼻子:“乔美人,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切水果了?我已经闻到它们的香味了,快说,藏在哪里了?说了就赏你跟我一起享用。”

乔安心一下被她逗笑:“启禀大王,您的水果已经切好放在楼上了,就等您来享用了。”

周燃燃挑眉,做出一副无赖样伸出一根手指挑着乔安心的下巴:“我的水果在楼上等我享用了,那我的美人呢?有没有等我享用?”

乔安心朝她眨眨眼:“已经等不及了。”

“好啊你,乔安心,什么时候变得能接住我的段子了?哎哟喂,是谁带坏了我的乔美人啊……”她边说边上来挠她痒痒:“快说快说,快说是谁。”

乔安心边笑边躲,又是讨饶又是说好话,周燃燃才停下了手,停下来后两人对视一眼又笑起来,“燃燃,人家上班一天回来都累得不行,我怎么见你什么时候都精力十足的?”乔安心边笑边道。

周燃燃一边拉着她往楼上去一边道:“说到这个啊,自然是你家秦总裁领导有方了,上班的时候工作用动力不觉得累,下班之后……都下班了还不嗨,哪有空喊累。”

说着,到了楼上,两人窝在沙发里,周燃燃边吃边道:“我跟你说啊安心,其实我今天来,是带着情报来的。”

“情报?”乔安心扬眉:“什么情报?”

周燃燃看她一眼,带着得意:“是……关于安娜的,想不想听?”

安娜的?

乔安心顿了下,倒是真没想到会是关于安娜的,毕竟……周燃燃所说的情报的意思,很大程度上指的就是八卦,但八卦这两个字,她很难与安娜联系起来。

这么想着,她脸上就带了些不信,周燃燃一看,坐直了身子:“不信?这次我还真得拿出点干货出来啦,安娜跟你家秦总裁的婚约作废后,你知道她现在的感情生活咋样了?”

乔安心心里一顿,安娜的感情生活,她多少是知道一点的,不久前,安娜还与她说过,她的那位男朋友似乎跟他的初恋又遇见了……总之,并不是很顺利……

但这种事,她不好跟周燃燃说,便道:“隐约,知道一些……”

正想着如果周燃燃继续问该不该全部告诉她,就听她道:“我知道你应该知道一些,反正这个圈子里也没什么秘密,她有新欢不是关键,关键啊……我听说,那个男人是个吃软饭的……”

“吃软饭?”乔安心不由皱眉。

“嗯,今天有人听到了,安娜打电话,似乎是那男人最近花钱越来越过分,反正两人的电话里提到了这个,据说当时安娜的情绪难得的波动大,安娜可是夜城名门闺秀的典范,从未失态过,所以这件事一出,之前只是传言她有新欢的传言,这次可是坐实了。”

“那她现在……”

周燃燃重新窝回沙发:“据说今天与她有关的会议都推迟了下,都猜着可能是因为这件事她受到影响了,老实说,我之前一直对她没什么好感,上次她去医院看你的时候就是,我总感觉……怎么说,她对你怪怪的……”

“哪里怪了?”乔安心笑道。

周燃燃白她一眼:“你可不信我的直觉,有时候啊,女人的直觉真是准的可怕,其实我也说不出到底哪里怪,但……你没觉得,她对你,亲近得太过了吗?就算她说对你家总裁没什么,你就信了?还有啊,我可听说她往秦家那边去得可勤了,你跟秦易风的关系才变好,别只顾着这边的感情升温,忽略了后方的建设,小心人家趁你大意的时候,就给你农村包围城市曲线救国去了。”

“什么农村包围城市曲线救国,燃燃你真是……”乔安心哭笑不得:“好了好了,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是她去秦家的事我是知道的,而且啊,你都说了人家有男朋友的了,她跟我亲近这个,我觉得一方面是觉得倒还投缘,另一方面,她跟秦易风毕竟是朋友,还是多年的朋友……”

“你这么说也有点可能,不过我的感觉可跟你的理智完全不同,总之啊,你还是多长点心,”说着,她靠到乔安心身上,“唉,你说我会不会可能只是心里潜意识在嫉妒呢?也不是嫉妒,就是单纯的想让你跟我最好,嗯?你说呢?”

“可能是真的。”乔安心点点头,“你这么一说,你跟我说你跟苏景辰的事之后我也有点排斥来着,可能就是这种想法。”

两人聊着,越说越远,说着说着,乔安心便把自己打算调组的事跟周燃燃说了,周燃燃听后直说好,还说她这次可算是做了个正确的决定,说到这里,乔安心突然想到秦易风说的,便道:“燃燃,还有一件事,单绪梅逃出来了。”

“啊?!”她一下直起身子,“不是吧?不是在医院被看着了呢吗,怎么还能逃出来?安心,这下她会不会来找你报仇?!”

乔安心拍拍她:“我也不知道,但我就是不太明白,她怎么就一直咬着我不放,她被伤的事已经证明了不是我做的,那张照片也是p过了的,她就算要报仇……难道不是应该找罪魁祸首吗?”

周燃燃摇摇头:“不对,你这么一说,我突然又想到一个问题,照理说那个单绪梅就算再怎么蠢,都到这个时候了,也该知道伤她的事情不是你做的了,但话说回来,如果这次她真的目标是你,我也觉得不对劲了,难道是因为林进对你太好让她嫉妒了?可是嫉妒能让人做到这样?你也并没有跟林进怎么样啊,我觉得这里边肯定还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事。”

她摸着下巴,皱着眉道。

乔安心递给她一块水果:“好了,不要愁眉苦脸了,单绪梅的事,其实我也想不太明白,如果她真的找来了,你说我是不是可以从她身上解开这些疑惑?”

“呸呸呸,你可别乌鸦嘴了,她现在是个什么情况还不一定呢,要是真找来了,有你好受的?你呀,还是老老实实画画得好,那些事,就交给你家秦总裁了。”

说完,她重新躺在乔安心身上,再次道:“听见没,最近好好待在家里啊。”

乔安心点头,周燃燃又聊起公司最近发生的一些事,两人到一起,总有说不完的话,即便安静只吃水果的时候,也并不会觉得尴尬,直到周燃燃的电话响起,苏景辰打来电话问她在哪里,得知在乔安心这里后便说来接她,说找她有些事。果然不久后他就到了楼下,乔安心将她送到楼下,看她上了车,才转身上楼……

这一次,再重新开门进到房间,那种不舒服的感觉依旧存在……

她不由得四处看,周燃燃在的时候没有感觉,她走了之后这种感觉又来了,她坐立不安,房子里四处看,出了卧室,一阵凉风吹来,她一个激灵,一看原来是露台的门又开了……

又开了?

上一次送走林进后这门开过一次,当时她没在意,只以为是没关好,因此特意好好关上了门的……

她明明记得有关好,而且今天并没有风,怎么会……

背后一凉,她抬脚朝那边走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