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二百一十六章 耳朵酥酥

乔安心从来没有想到过,有一天,林进也会有这样的表情……

阴郁、愤怒、沉默、扭曲。

她身子不自觉就往后退……

“你怕我?”林进皱起了眉,表情阴郁更甚。

他已经站在了乔安心的凳子旁,一手撑在椅背,一手撑在桌子,将她固定在中间,镜片后的眼睛,死死盯着她,那种眼神……

莫名让她心底一颤……

她……确实有些,怕了。

但看着他的模样,她轻轻摇头……身子却不由的轻颤……

从没想到过,他原本略显瘦削的身体,也能罩下压力如此大的阴影……

“说谎。”他道,声音平静,目光却越发阴鸷。

“学长……你怎么突然……你,别这样……”她开口,声音喃喃的。

她颤抖的声音,似乎唤起了他的理智,他眼睛片刻的停顿,突然的,那两只手从她身侧拿开,抓着她的两只肩膀:“安心,你……你别怕!我不是……我刚才只是太担心你要走了,你别怕……我……我以后一定不会了。”

他边说,边在摇晃着她的身体,她原本就不舒服的身体,被他摇晃的更是眼前发黑,他终于注意到她苍白的脸色,蓦地停下,看着自己的手,“我……”

似乎不相信方才是他自己做出来的事,他怔怔退后两步,“安……安心……”

半晌的,沉默。

他退回了另一侧他的椅子上,胳膊拄着桌子,低头,扶额:“看来,我确实吓到你了。”

他的声音,恢复了正常。她抬头:“学长,你刚才……”

“安心,你能明白吗?”他苦笑一声,“一个人压抑得太久,真的有可能会憋疯的,刚才……对不起。”

他眼底,是浓烈的后悔和难过,看在乔安心眼里,她竟……也升不起厌恶,道:“我也有不对,我刚才……只是最近胃不舒服,不是因为你……”

方才,是她的干呕刺激到他了吧……

那些恶心的画面再次在脑中闪过,他强忍着心里的不适,与林进解释着,毕竟……她不能把照片的事告诉林进……

听她那般说,他眼睛亮了下,“这么说……你不会怪我了?”

乔安心强自笑了下:“嗯,你也不是故意的。只是学长,调组的事,我很抱歉……”

听到这里,他蓦地站起身,她后面的话骤然顿住,就听他继续道:“这件事……你再想想吧。”

“可是我……”

“安心!”他拔高声音,胸腔起伏明显……

下意识的,乔安心退后一步,瞳孔微缩。

林进的表情,瞬间僵住,他艰难的动动嘴角:“对不起安心……我只是,只是想说,这件事,你再想一下好吗?”

乔安心没有说话,他继续道:“就当是给我些时间,给我些……接受的时间,好吗?”

他看着她,目光隐隐带了祈求。

这种目光……

乔安心心里一紧,身体比神智更快一步的反应,她点了点头。

见她点头,林进眼里的欣喜毫不掩饰,他蓦地笑起来:“好……安心,你看着吧,我一定不会跟刚才一样了,也不会缠着你,你……你再好好想一下,多想几天……”

他说着,“时间不早了,你早点休息,我不打扰你了。”

说完,生怕她反悔一般,就往楼下走去,乔安心在他后面:“学长……”

他没回头,只摆摆手:“不用送了,你早点休息。”

乔安心还是跟他到了楼下,他穿了外套,带上风衣开门出去:“不用送,你进去吧,外面冷。”

乔安心站在门内,终还只是点点头:“好,学长……你,路上小心。”

“好,快进去吧。”

门关上,乔安心愣愣的……

她本来只是打算跟林进坦白调组的事,怎么就突然变成了……

刚才林进反反常的模样似乎还在眼前,这样的林进,是她从来没见过的一面,她万没想到,温润的书生气十足的林进,还有那种……让人不由心底发颤想要远离的时候……

这么想着,她深深一个呼吸,抬手揉揉自己的眉心,是不是真的是她自己太过自我了?是不是因为她从没考虑过林进的感受?

可是……

在这件事里,她最在意的……始终是秦易风的感受……

她虽然答应了林进要再想几天,但事实上,她知道她这是缓兵之计而已,她心底的决定,早已是做好了的……

叹口气,或许像林进自己说的,这也是给他一个接受的时间罢了,说不定,等她过几天再与他说这件事的时候,他已经接受了呢……

她抬脚,缓缓上楼,楼上手机震动的嗡嗡声越来越清晰,她脚下一顿,随即加快脚步往楼上跑去……

是秦易风的电话,她缓口气,接起来:“喂,秦易风。”

“怎么喘得厉害?”他张口,却是先问道。

乔安心顿了下,她虽然喘息不匀,但却也真的不是那么明显,没想到他一下便听了出来,便道:“没什么,刚才在楼下来着,听到手机响就跑上来了。”

“有心找你的人,不会因为多等几秒钟就挂了电话。”

电话那端,他突然如此道,她一下没明白过来他的意思,就听他继续道:“所以,以后就算手机不在身边,也不必那么急。”

原是……如此啊……

嘴角翘起,她答:“嗯,好,我知道了。”

“昨天你去枫泊居,是不是碰到三姐了?”他问道。

提起这个,乔安心顿了下,道:“嗯,是碰到了,三姐留我吃饭来着。”

“以后,如果不想吃,便不必留下,”他道,“你只需按照自己的喜好来,其他的,不必去管。”

耳朵酥了酥,她声音轻轻颤了下:“我……”

“我说过给你喜欢我的权利,所以,这些,也是你的权利。”他道。

心底一阵暖流,所以,他是知道昨天秦海灵与她说了些并不友好的话吗?是……张妈说的?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的态度。

“还有,以后这种事,要告诉我。”

她顿了下,“我本来打算告诉你来着……”

“可你直到我打电话之前也没说。”

“我是想到医生说的,不能让你太过操劳了,我想着你本来工作起来就已经很伤神了,这种小事就不必告诉你了。”她道。

“小事?”他重复:“乔安心,这不是小事。你知道吗……”

他突然的,放轻了声音,低低缓缓的,好似蛊惑般,莫名的,乔安心心底酥麻了一瞬,跟着问道:“知道什么?”

“不管多大的生意我几乎都可以迅速做出最正确的判断,可是面对你的时候,我常会心思不坚定,”他缓缓说着,“答应给你那个权力的决定,我做得……比做一单生意更难。所以,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这不算小事。如果你说这是小事,只能说你在质疑我的决定。”

她怔住,“我……我知道、了。”

“还有一件事,”他继续道,“这些虽然不算小事,但是还不至于让我太操劳,也不至于……连累到我的腰。”

说到后面,他声音低沉得好似每个字都敲打在她心上一般…

她握着手机的手指颤了下,被电到了一般……

这厮……

还在因为她说的那些伤口相连会伤到腰的话来说她……

她脸上热热的,道:“能不能连累到,谁知道啊……”

“乔安心,你知道你在说什么?”他低低笑了,“或许你自己不知道,但我把这个,便当做是邀请了。”

她张嘴就要反驳,下一瞬,在听到他下一句的时候,却好似被掐住了命门一般,嘴里的话,怎么都说不出,只愣愣的,脸上热得要命,心跳得无法遏制……

他说:“这,也是你的权利。也,只是你的权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