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二百一十五章 绝不打扰

因为之前已经与林进说过暂时在家工作的事,所以第二天即便乔安心没去上班,公司那边也并没有联系她,打开电脑,林进给她传了一部分比较简单的任务,留言说不急,让她慢慢走,因为单绪梅的事,他们组的上色任务暂时由林进接过去了,所以组里暂时只有他们两个,连载的更新压力大都在林进身上,但他并未给乔安心任何压力。

乔安心看着他的留言,只觉要调组的事变得不太好开口,但这件事迟早要说,既然已经做了决定,还不如提前告诉林进好让他早些招人,……

这么想着,她便给他打了个电话,因为正是中午休息的时间,林进很快接了电话,“喂,安心。”

听到那边的声音,乔安心道:“学长……有件事,我想提前跟你说一下,你现在方便吗?”

“方便,什么事?”

“是这样的,我想着如果我顺利转正的话,我想以后……调一下组……”

提前做心理建设是一回事,真的这么说出来了,又是另外一回事,真到说出口的时候,她总觉得自己像个忘恩负义的恶人……

“调组?”第一个字,林进不由拔高了声音,后面刻意压低了声音:“安心,怎么突然这么想,是……我给你什么困扰了吗?”

“不、不是,学长,不是因为你的缘故,是我自己的原因……”话到这里,她顿了下,把想好的说辞说出来,道:“学长你的能力毋庸置疑,也是个很好的主笔,跟着你,能学到很多东西,如果可以的话,我很愿意继续待在我们组,只是现在……我自己的处境,跟这个有一些冲突,所以……厚着脸皮跟你提出这个要求……”

说到后面,脑子里再次闪过那些照片,她下意识皱眉,强迫自己不要再去想那些……

电话那端,林进沉默了下,“安心,我们见个面吧,今天晚上你有时间吗?我想……听你当面跟我说。”

乔安心顿了下,道:“好。”

“那下班后我去你那边街对面的咖啡店,到时候再联系你。”

“好。”

电话挂断,她怔了下倒是没想到林进会是这样的反应,他或许对她之所以做出决定的原因有些误会,那正好趁今晚,与他一并说清楚就好……

这么想着,她也不再继续想这件事,开始画画,不管怎样,手上的任务总是要好好完成,也不枉她在林进手下一次,总不能拖了他的后腿……

等她从画中出来,只觉肩膀僵硬,站起来活动了下身体,一看时间已经快要到林进下班的时间,拿起手机看了下,还没有林进的电话,倒是有周燃燃的几条消息,问她身体怎么样了,还跟她说了秦易风最新的检查结果,说是恢复挺快的,最后一条是她的吐槽:果然不是一般人,受伤的方式和愈合的速度都不一般。

乔安心看着看着不由就笑了,秦易风的身体恢复情况良好,她也单独与那位戴眼镜的医生聊过,医生让她多劝他一下,这段时间还是不要太操劳,怎么都是要好好休养才能恢复得更好,她虽然觉得自己说了未变有什么用处,但还是试探着跟秦易风说了,没想到……他倒是真的把她的话听进去了……当然,也是她用了点不一样的方式……

——这么怕我恢复不好?

——嗯,我上网查了,人家说了,你这个部位虽然不在腰上,但其实内里都是相连的,你要是不好好休息,到时候恢复不好了,就……会影响腰力……

现在想来,她也不知道当时的自己是怎么开得了那个口的,不过秦易风当时的表情……

想着想着,她嘴角又止不住扬起,手机的突然震动吓了她一跳,一看,果然是林进,便赶紧接了电话,林进说他已经到了楼下,外面正在下雪,让她不要下去了,他上来找她就好。乔安心转头一看,外面果然飘起了雪,便说好,边说边下楼准备着给他开门。他上来得很快,电话还没挂断,就听到了他的敲门声,她挂了电话打开门,就见穿着长款风衣的林进站在门口,风衣肩膀处已经有了点点的水意,显然是方才雪花落到上面化了留下的。

“赶紧进来,学长。”

林进进门,将风衣脱下挂在衣帽架上,道:“这雪花不大,但下得还挺急,这么一会儿衣服就湿了,我挂在这里晾一下。”

“嗯好。”

他脱了风衣,里面是件外套,房间里热,索性将外套一起脱了,便露出了他穿着的深灰色的毛衣,他擦擦眼镜重新戴上,这幅模样倒是跟大学的时候很像,他是那种书生气很足的人,尽管现在工作了,这种感觉还是并不弱,此时更加明显了起来,不过看到这样的他,乔安心不由的,就想起那封信……

想到信,那些照片紧随其后的在她脑中浮现,她皱了下眉,目光不太自然的从他脸上移开,“学长,上去说吧,我给你倒点热水。”

“好。”

两人一前一后上了楼,经过第三层台阶的时候,林进的脚刻意加重了力气,但台阶很是稳固,牢牢实实,他不由道:“这是你朋友给你修的?倒还可以。”

那是……

秦易风修的……

她顿了顿,轻轻点头:“嗯……”

上了楼,林进坐下,乔安心端来两杯水便坐了下来,两个人,沉默了一瞬,林进率先开口:“安心,我虽然不是那么的了解你,但对你的性子,多少还是知道一些的,你今天电话里跟我说的那件事,以你的性格来说,能讲出来想必也是做了很大一番心理建设的,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或者有什么难处了,所以才……”

“不是,”乔安心摇头道:“不是的,学长,并没有那么复杂,只是我……因为一些私人的原因,想要调个组。”

“私人原因……”他重复,镜片后的眼睛眯了下,“上次,你跟我说,你有了喜欢的人了,是……因为他吗?”

乔安心顿了下,他……怎么知道……

“看你的表情,看来我猜的八九不离十,安心,是不是因为他知道了我对你……所以不让你跟我一组了?”

“不……也不是……”乔安心道,“他……他一早就知道我们一组,他也没说过什么,是我……是我自己想要调组的。”

林进脸上一抹受伤,“所以,安心,是你在介意,介意我对你的……到底还是我给你造成困扰了吗?”

“学长,你别这么说,不是你的问题,是我自己的问题,老实说,我跟他之间,并不是特别顺利,我们要解决的问题很多,所以我想……尽量的先排除一些因素……”

“排除?”他脸上的受伤更甚,“安心,我是你要排除的因素吗?在你心里,我就是这样的存在吗?”

他说着,声音略微拔高了些:“我就是怕你会远离我,所以在你跟我说了有喜欢的人之后,尽量克制自己不要打扰你的生活……安心,这样还不够吗?”

“我……”乔安心一滞。

“还是说……因为单绪梅的事?你觉得我连累到你?安心,我……”他说着,眉眼敛下,抬手砸在自己心口的位置,欠身而起:“安心!我比你……还要难受……你不知道我看着你被他们抓进去的时候,看着你被他们灌药的时候……恨不得代你去受苦……是我没能力护住你……”

“学长,你……不是这样的,单绪梅的事,你也是受害者,我从来没把这件事怪在你身上,你不要这么想……”

听到她的话,他突然支起身子,双手猛地攥住她的手,“那你……不要调组,嗯?我会像现在这样,绝对不会打扰你,好吗,安心?”

乔安心不由往后抽自己的手,他的脸蓦然离她那么近……

脑中不受控制的,就想起那些照片……

“呕……”她一下抽出手,不由干呕。

林进脸色极为难看,“安心……我碰你,你觉得恶心?”

乔安心摇着头,想解释,但他起了身,步步逼近了她身边,看着他的身影,她胃里更加的难受说不出一句话……

而林进,已经走到她身边,他脸色难看,原本清秀的脸上,满是阴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