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二十一章 神秘邮件

乔安心蓦地抬手,下意识往他脸上扇。

他没躲,她的手却停在离他脸侧两公分的地方。她看着他的眼睛,那里面没有嘲笑,没有羞辱,甚至没有一丝多余的感情,就像谈任何一场生意一样,他只是,淡淡的阐述自己要的东西罢了。

“你不愿意?”他挑眉:“不愿意的话,那晚又为什么爬上我的床。”

乔安心后退一步,脑海中那一晚的场景炸开了一样,各种片段瞬间挤入脑海,他明知道的……

明知道自己曾对他那么的……

明知道那一晚是他中了药……

他知道一切,他更知道如何才能刺痛她。

乔安心瘦弱的肩膀几不可察的缩了下,接着抬头,对着他笑了,她语笑嫣嫣,嘴里却语不惊人死不休。

她说:“因为我想上你。”

“大名鼎鼎的夜城秦少,秦氏家族的皇太子,夜城万千女人的梦中情人,叱咤商场的秦总,我只是遗憾而已,跟了你两年没能拿下你,我觉得遗憾而已,那么好的机会摆在面前,我怎么会就这么放过。”

秦易风的表情终于有了变化:“乔安心,不要试图激怒我。”

“你不是要我的身子吗?想来是我那晚表现让你很满意?”

“闭嘴!”

“怎么,秦总是害羞了?”

“乔、安、心!”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声音。

乔安心应了一声,道:“不就是床伴吗,秦总,这个交易,我做!”

秦易风蓦地欺身向前,将乔安心按在门上。

乔安心后背是冰冷的门,他的气息从上方传来,她脑子里乱糟糟的,他的表情很复杂,没有她想象中的气急败坏或者怒不可遏,只是很复杂。她听到他的声音:“乔安心,你就这么迫不及待?”

说着,他站起身子,左手依旧撑在门上,手心压着乔安心的几缕头发,右手落在颈下,开始解领带。

乔安心脑子里轰地一声!

他……要做什么……

“现在知道怕了?”

“你……你不会是要……”

乔安心退无可退,脸上一会白一会红,语无伦次道:“这……不行……”

以前周燃燃总是说她不作不死,尤其是在秦易风面前,她总是知道怎么能最快的激怒他,总是知道怎么能把自己伤得更厉害。

“交易已经达成,乔小姐是要反悔吗?”

他已经将领带解开,在解衬衫的扣子,声音更加低沉起来,嗓音带几分沙哑,他的左手,甚至暗示意味十足的在她耳垂上摩挲了几下。

乔安心一个激灵,蓦地伸手想推开他,他的胸膛硬的要命,她竟分毫没有推动,只得僵着身子继续道:“秦、秦总,我没有说现在。”

“乔小姐,这是交易,交易是双方达成的,不是单方面能决定的。”

秦易风扣子已经解开了几颗,隐隐露出健壮的身体,乔安心别过眼去,这才意识到自己到底答应了什么。

只要在秦易风面前,她这两年自诩的演技、圆滑、世故、伪装,都不堪一击了。

她张牙舞爪,她声色俱厉,她气急败坏,她……没有脑子。

身子贴着冷硬的门板,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转而道:“正如秦总说的,交易是双方的是,就算,就算我答应了做你的床伴,也是在秦总履行了自己的职责之后的事,你要先配合帮助我妈的治疗。”

这个时候提起陈凤兰,乔安心只觉得满心的羞耻和不堪。

要是母亲知道,她曾引以为傲的女儿,竟然跟人做了这样的交易……

乔安心不敢多想,她只知道,母亲是她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就算是被怎么唾弃和不耻,她都要治好她!

头顶传来一声笑,接着他的声音传来:“乔小姐未免太强人所难。我去疗养院一次,你陪我一次,这样才公平。”

乔安心心脏停跳了几个顿时。

“怎么样?是要我现在拿报酬,还是一次换一次,你自己选。”

这明显都不是她想要的选项,他是成功的生意人,更是谈判桌上的常胜将军。

乔安心抿唇,咬牙:“好,我答应你,一次,换一次。”

“咚咚咚”

敲门声突然传来,惊得乔安心一下从门上弹起来,却直直撞到了秦易风身上。

秦易风顺势揽住她的腰,不着痕迹的将她带到一侧,说了声:“进来。”

小林推门进去,万万没想到会看到那样的一幕……

自家老板领带解了下来,衬衫扣子解了大半,衣衫不整。乔小姐呢,满脸潮红,被自己老板揽在怀里……

乔安心“啊”地一声,从秦易风怀里逃也似的跳出来,急急说了句:“就按我们说好的,我会再联系秦总的。”

说完跟小林点了个头算是打过招呼了,然后急匆匆跑了出去。

小林看着自家老板恢复了惯常的表情,赶紧道:“老板,刚才安娜小姐回来了一趟,知道您在会客就没有要进来,只说安家老爷子马上回国,约您今晚见面。”

秦易风依旧面无表情:“你看着安排。”

“是。”

“那天利公司这边?”

“按原计划。”

“是。”

……

乔安心一路跑回了疗养院,接下来的几天她几乎都在疗养院里度过,陈凤兰的情况还是不好,医生不建议乔安心正面面对她,以免刺激到她。乔安心只能在远处看着自己的母亲,或者是母亲睡着的时候才能到房间看看她。几个中介那边她重新联系了一下,终于确定了住处,她就那么点家当,完全用不着搬家公司,自己拎着行李就搬到了城西的新住处。

乔安心租的单间有张单人床,一个小衣柜和独立卫生间,她彻底打扫了一边,把东西一规整,就这么算定下来了,但相反的,找工作的事却没什么进展,她投了不少简历,竟没有收到一个回复。

正当她打算去人才市场看看的时候,却收到了一封邮件,邮件上没有内容,只有照片,看到那些照片,乔安心背后一凉,冷汗都下来了。

那是她跟秦易风在一起的照片,有最近的,她因为母亲的事找到秦易风公司的,有之前的,她穿一身的名牌,烈焰红唇,软软的靠在秦易风怀里,旁边是另一个泫然欲泣的女人的场景,还有最让乔安心心惊的,是秦易风中药那一晚,套房门口,秦易风穿着浴袍,她趴在他怀里,他揽着他的腰,一组连拍的照片,将他们在门口一直到进入房间的状态都拍了下来。

夜晚、酒店、浴袍、投怀送抱。是人都能联想到后来发生了什么。

乔安心手指颤抖着移动鼠标,再往下,竟是她跟陈凤兰的照片……

她蓦地站起来,呼吸急促,其实在答应秦易风交易的时候,她就不在乎自己的名声了,还能有多狼藉?想起他们那个一次换一次的交易,乔安心扯起嘴角,毕竟那么不堪的事她都做了。只是牵扯到陈凤兰,她不能忍。

乔安心一直是跟着母亲长大的,很少有人知道,她年少时有段时间是跟着母亲在老家那边度过的,童年的记忆里,没有父亲这个人,只有母亲,那个江南柔弱的女子小心的抚养她,直到后来,她们才被她父亲接到夜城。

乔安心对母亲的感情,远远超过了父亲。

此时她满脑子的问号,到底是谁,是谁在偷拍,那人在算计什么?想要利用自己对付秦易风?不,不会的,夜城但凡有点身份的人,就算没见识过的也该听说过秦易风的性格,排在那些有头脑、霸道、冷冽再往前的,是凉薄。

这样的人,又岂是自己这种人可以算计的?

稍稍冷静下来,乔安心点了邮件回复:你是谁,你想得到什么?

那边很快回复:今晚七点,你会知道你想知道的一切。然后就是一个地址。

乔安心知道这是让她去那里见面的意思,而她,也没用退路。

乔安心拿着手机,手指落在秦易风的号码上,良久,还是没有按下去。

这几天,秦易风没有联系她,她也自欺欺人的没有联系他,一直陪在母亲身边,她是母亲的亲生女儿,只要母亲重新接纳了她,她跟秦易风那个荒唐的约定,就可以不作数了吧。她总归是要靠自己的,不能再跟他多有牵扯了。

她不确定那人是不是还在监视自己,也不敢贸然给周燃燃发短信,照目前来看,自己对那人来说还是有利用价值的,大不了先答应下来再从长计议。想明白了这些,乔安心估摸着时间差不多就出门去了那人说的地方。

那是夜城数一数二的会馆,表面看上去平淡了些,进去才知道里边另有乾坤,夜城上层圈都称之为“小江南”,不管是里边的园林布景还是氛围营造,都有浓郁的江南的气息,婉约、精致又带着一丝靡靡。

乔安心穿着长靴,外面套一件黑色大衣,那张小脸显得越发清丽动人,她在那外头一站,就收到一封短信,短信上说让她去302包间。

果然有人在跟着她。

乔安心心里一动,裹了裹大衣继续往里走,应该是打过招呼的,一路到了302门口,竟无人阻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