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二百一十三章 不如从命

大学时,她暗恋过林进,这件事,周燃燃她们是知道的,但……

很少有人知道,她当时,其实……

还给林进写过一封信。

用的,是淡绿色的信纸,娟秀的小字,写了满满五页……

或许与成长经历有关,越是那种时候,她越是说不出心里的真实想法,反而很喜欢用文字去表达,后来,她给秦易风也是如此,写了好多的信,几乎是一天一封,遇到林进时,是懵懂的情愫,到了秦易风这里……

他是毒药,亦是解药。

她弃不得,舍不了。

但……似乎每一次写信,都没有什么好的结果。她给秦易风的信,被他撕碎了扔在脚下,而……

她曾经打算,给林进的信,却……

以这种方式的,再次回到了她的手里。

是的,这信,是她打算给林进而最终没能给成的。她记得清清楚楚,这封信,她始终没有交到林进手里,因为……怯懦……

关于这封信的最后的记忆,已经记不太清楚了,是什么时候从她身边遗失了的?

她离开学校的时候,正是迄今为止的人生里最艰难的时候,那个时候的很多记忆都已经记不清,后来她隐隐想起过这封信,再也找不到的时候,便以为是在那个时候遗落在哪里了,却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这封信,竟然到了秦易风的手里,还是……

与这些照片一起。

大学的她,情窦初开,生活没有什么压力,除了上课学习之外的,在对林进有了好感之后,满心的,便都是了细腻的情思……

在那种状态下,即便是不打开这封信,她也知道当时的自己写出了怎样的句子……

现在看来,那个时候,天真得傻气,但也因着这份傻气,反而让那份一个人的感情,显得更加动人……

至少,从文字里看来,是那样的。

所以,秦易风才会突然那样……

即便不相信,也……

做不到毫无芥蒂的吧。

这么想着,她便懂了他的反常。

但之后,便是更多的疑惑,这些照片,是哪里来的?曾经遗失的信,又到了谁的手里……

还有周燃燃说的,听到的苏景辰与秦易风的话,他们说在她的身边可能就藏着要害她的人……

这些事件的背后,是否都是一人,如果是,那人的目的又是什么……

这些念头在脑中翻滚着,她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将手里的东西放下,手颤得几乎抓不住手机,她使劲攥了一下手,等稍微平静一些,重新抓起手机,拨通了秦易风的号码……

电话很快接通,仿佛在等着她似的。

“我……在你书房……”她轻轻开口,“你抽屉里的东西,我看到了……”

“原本,没有打算给你看。”他道。

“我知道……”他什么都不打算说的,只是,她一直不肯罢休,一定要打破砂锅……

“那些东西,是邮寄过来的,我查到寄件人,却发现只是个流浪汉,据他说是别人给他钱让他拿去邮寄的,至于那人的模样,他也已经说不清,他每天见得人太多,且年纪很大了,很难描述出长相,只说是个年纪不大的男人,去的时候还带着墨镜口罩之类,想来也是早有准备。”他声音无波澜,顿了下,又道:“这件事我会查。”

乔安心知道他最后一句话的意思,是叫她不要担心,但……

“可我总觉得有些可怕,那些照片可以作假,但那信呢?信是我写的……但早在两年前已经遗失,如果那人是要害我,不至于从两年前就知道两年后的事情所以早早预备下那封信,如果不是,又是怎么大费周章找到那封信……只为了……让我不好过?我想不通对方的目的。还有……这件事发生在单绪梅的事情之前,我……我甚至不知道这两件事是不是有所关联……”

电话那端沉默了下,“单绪梅的事,指正你的那个男人没有招,但是……在狱中突发疾病,送医检查后发现突然精神错乱,已经再失去了审讯的价值。保险起见,你这段时间,在家画画,暂时不要去公司。”

说完这句,乔安心正要回答,就听他又加了一句:“你觉得呢?”

她愣了下……

以前,他从来不会这样带着商量意味的与她说话……

他,是习惯了下命令的……

愣怔之后,她开口:“好,我觉得也是如此,还有,照片上的,是我跟……林学长……我打算这几天就把要转组的事先跟他说一下,你……”

后面的话,犹豫了下,道:“那封信……你看过了吗?”

问完,不觉抿了唇,如果可以的话,她真的不希望……

“看了开头,”他道,“知道是什么之后,后面没再看。”

原来这样……

她顿了下,“其实以前我……”

“不必解释,”他打断她,“那些不重要了。”

他如此说,她便再开不了口说她与林进的事,只点了头,道:“那……我就不说了。”

刚说完,乔安心就听到那边有人在叫他,似乎是医生,她忙道让他先做自己的事,电话挂断,她深深呼吸着,脚边散落了一地的照片,手边是那封信,现在再看到那些信,初见时的恶心感已经有所减退,但她仍旧做不到直视而面不改色,蹲下身子,目光落在一边,手下迅速将这些照片重新捡起,连手指的触摸,那些照片落在手上的感觉,都让她心里不适,她动作尽量快的将照片装进文件袋,剩下的……便是信了……

莫名的,她不想将信与那些照片再放在一处……

——叩叩

敲门声传来,随即是张妈的声音,“小姐……”

反射性的,她将那信装进了自己的口袋,道:“怎么了张妈?”

门外,张妈的声音犹豫了下,“小姐,秦女士来了……”

秦女士?

能让张妈如此称呼的,怕是只有……

秦易风的姐姐,秦海灵了……

心下一紧,她立马道:“好,我知道了,我马上出来……”

下意识整理下身上的衣服,她开门出去……

门外,张妈站在门口,脸色不太好,眼神示意她……

乔安心顺着她的目光,看向楼梯处,就见秦海灵上来了,她依旧是利落却不失优雅的短发,看着乔安心,微微皱了眉。

“秦女士,您怎么上来了。”张妈迎过去。

“怎么,我弟弟的家,我连上个二楼都不行?”她模样娴雅,与说出的话不同。

张妈道:“当然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刚跟乔小姐说了,乔小姐正打算下楼去。”

“秦女士……”乔安心朝她笑道,自上次见面后,秦海灵算是与她撕破脸皮之后,她那声“姐”就怎么也叫不出口了。

秦海灵并不应,只皱眉看她:“你怎么又来这里了?而且,我看你的样子,是从易风书房出来的?你进他书房做什么?”

她皱着的眉,脸上的表情,无一不显示着她的嫌弃和质疑,说完,转头对张妈道:“张妈,你是怎么回事,易风不在,让你在这里,就是好好看管这个家,你倒是可以啊,什么人都敢往里放,还直接放进书房了,你知道易风的书房有多重要吗?要是泄露出去什么,你拿什么弥补?”

乔安心知道,这话到底是说给谁听,她维持着微笑的表情:“是秦易风让我来的,张妈也会是奉命行事,秦女士若有话,不妨直接对我说。”

秦海灵脸色微顿:“易风让你来的?让你进他的书房?”

她点点头。

这本是事实,她若不信,大可现在就联系秦易风,但她知道秦海灵也不会那么做,书房的事,怕只是她的借口罢了……

“我的事情已经办完,就先告辞了。”说完,她抬脚想走。

“站住。”秦海灵道,“既然来了,还是易风让你来的,不妨留下一起吃个晚饭,正好我约了人来这里,张妈,还不赶紧去准备。”

她根本不给乔安心拒绝的机会,直接道。

张妈转头看了下乔安心,无奈只能下去厨房准备。

秦海灵笑了下:“你也不必推辞,我约的人是安娜,想必你也认识,你们年纪差不多,也能聊得来,安心,你不会这个面子都不给我吧?”

乔安心也笑:“不敢,既然如此,那我恭敬不如从命。”

她大概知道秦海灵的意思,但不管如何,她都不会退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