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二百一十二章 极度恶心

这一觉,意外的睡得安稳。

她醒来时,秦易风已经醒来,那只被她枕着的手依旧在她颈下,另一只手拿了手机在发着信息,她微微一动,他便放下了手机,道:“醒了?”

乍一听到他的声音,乔安心依旧迷糊,揉揉眼睛,抬头看着他,昨晚的记忆才慢慢恢复……

身体僵硬了一瞬,她缓缓低下头,“嗯……早……”

说着,她抬起头,将他的胳膊从自己脖颈下拿出,“是不是都麻了?”

他活动下胳膊,淡淡道:“麻了才正常。”

乔安心微微别过头,她才刚睡醒,模样一定……不太好看,她不想让他看到自己这个样子……

“我……我先去洗漱!”说着,便下床,这一觉醒来,她又恢复了不少,不知是昨天的输的液起了作用,还是她心情愉悦的缘故……

身后传来低低的笑声,她轻咳一声,进了洗漱间。

她出来后,秦易风也进去洗漱了下,出来后看了下时间,道:“按理说,医生快来了。”

医生快来了?

乔安心顿了下,“不行,我得赶紧下去了。”

要是让医生知道她……

不行不行!

抬眼,就看到他似笑非笑的眸子,“没关系,估计他们昨晚就知道了。”

乔安心蓦地睁大眼睛。

“不过……他们不会说什么,不必在意。”

这算是……什么安慰……

乔安心一听,更加坐不住了,“不行,我还是先下去了……再说了,燃燃一会就来了,我也还是个病人呢,苏景辰也该过去了……”

边说边往门口走去,到了门口的时候回头看他,见他正望着她,脸上表情虽无大变化,但眉眼间却是和缓不同以往的,心底颤了颤。

“那……我先下去了。”

他点头。

她便出了门,但没想到,一出门,便碰到了昨晚的几个医生……

“……早、早安……”乔安心嗫嚅一般,说完低头离去,幸而她已然恢复不少,不然以昨晚的速度,在这些人的目光里,她肯定羞愤不知何处……

让别人知道她在秦易风的病房待了一个晚上……

真是……

不知该如何面对了。

果然是晚上做的决定到了白天就会后悔吗,若是白天,她肯定不会答应下,毕竟他还病着……这样,太不合适。

一边想着,她以最快的速度下了楼,路上,只祈祷周燃燃和苏景晨还未去她的房间……

到了房间,里面空空如也,与她昨晚离开时一样,她轻轻松了口气,在床上躺好,等他们的到来,眼神却落在窗外,神思不断回想着昨晚发生的事……

至少……他是不讨厌她的。

至少……他也是亲近她的。

这么想着,就不自觉露出了笑,一想到他也在这栋楼,就在离她不远的一个房间里,心底升起异样的感觉,仿佛连医院这种地方,都有了归属感似的……

接下来的几天,她时不时便上去看他,楼上的医生已经习惯了她的存在,时间似乎也过得格外快起来,她的身体也很快的恢复着……

三天后,苏景辰说她可以出院了,只不过出院后还不能太劳累,但已经不需要再住院了,还调侃说让她不能为了跟秦易风见面就浪费医院的资源。

周燃燃接乔安心出院,将她送回了住处,还买了好些的食材给她放在冰箱,只说天气这么冷,让她尽量不要出门了,在家好好休息,以免再冻着了生病。乔安心一一应下,心里却还惦记着一件事。

秦易风说……

枫泊居,他书房,左边上面数第二个柜子里,有个文件袋。

他说,那是要让她看的东西……

自那天后,她便一直记得。

周燃燃走后,她在家待了一会,打开了电脑,也无心画画,满心都是那个文件袋的事……

到底秦易风要给她看的东西,是什么呢?

看了下时间,下午六点,这个时间还不算晚,现在去枫泊居的话,回来也不过是八九点……

这么想着,她重新换了厚衣服,出了门。

下了地铁,打车到枫泊居,时间也还早,枫泊居一如往常,她站在门口,只觉陌生又熟悉,曾经,是她住过两年多的地方,现在,离开不过短短时间,却突然觉得陌生起来……

整理心绪,她按了门铃,很快的,张妈来开了门,见到她便道:“小姐,你可算是来了,先生一早就通知我说你这两天可能会过来,我就一直等着呢,终于把你等来了。”

果然……秦易风知道她会如此……

“张妈。”乔安心笑起来。

张妈看着她,也乐呵呵的,与乔安心说了一会话,乔安心才去了楼上秦易风的书房。

书房的门没有锁,她一推,门就开了。

她慢慢走近,站在书桌前,目光落在左手边第二个抽屉上……

抬手,缓缓打开。

果然,一个文件夹便露了出来,整个抽屉里,只有这么一个文件夹,好像是,专门给她准备了似的。

心下一顿,她抬手拿起,打开缠着的扣,伸手进去……

那触感,感觉像是……照片?

照片……

一想到这个,她就不由的想到刀疤男给她和林进看的那些照片……

背后还是一凉,她敛了眉,伸手拿出了一张……

里面的东西缓缓露出了真面目,果然是照片,但……

看清上面的内容后,乔安心却是几乎连呼吸都已然忘记……

她手指不受控制的颤抖着,那照片随着她的颤抖也在晃动,映着照片上的画面,越发……恶心。

没错,就是恶心。

照片上,是一男一女两个,虽然隐私处做了处理,但依然明显的能看出,赤裸的男女,在床上,交缠。

从这一张里,只能看到那女人的脸,赫然是……她自己。

她几乎眼前一黑,不知是不忿还是其他情绪更多一些,猛地抬手,将文件袋里的东西通通倒在桌面上……

——哗啦

袋子里的东西倾泻而出,一张张,全是照片……

入眼,全是赤裸的雪白的肌肤和……难堪的姿势。

每一张,都不尽相同,唯一一样的,就是女主角的脸,都是她,乔安心。

胃里一阵翻滚,她捂着嘴干呕起来……

恶心!

真是……恶心……

除了这个词,她脑中一片空白。

虽然明知这些都是假的,但亲眼看到自己的脸,出现在这样的照片上,她只感到极度的恶心……

她吐不出什么,因为这恶心更多的精神上的……

恶心过后,便是莫大的委屈。

秦易风他……对她反常的冷淡,就是……因为这个?

但……

他明知道的……

他,该知道这些都是假的啊……

他怎么能……不信她……

想到这些,方才的那些恶心,便也抵不过现在的难受了。

她浑身颤抖得厉害,强忍着这些情绪,再次拿过那些照片……

她眉间皱得紧紧的,强迫自己去看这些照片……

直觉的,她觉得没有这么简单,如果……如果只是她的脸出现在了这样的照片上,秦易风他……不会那般的就让她自己来看……

他……不会那样的。

她呼吸沉沉,将那些照片翻起,直到……

从其中一张照片开始,照片上的人,换了姿势……主角之一的,男人的脸,也就露了出来……

是……

林进……

她猛地退后一步,手里的照片落在脚下,她怔怔的……

怪不得……

怪不得他在林进的事情总有反常……

原来,是因为……

纵然他知道是假的,但毕竟是看到这些的,她在他面前一而再再而三的提起林进,想必他也会……不舒服吧。

可是,这些照片哪里来的?

眉心皱的更厉害,余光里,这些照片中,有个不一样的东西露了出来,那是……

她伸手拿过……

这是……一封信。

她拿在手里,莫名的……熟悉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