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二百一十一章 你别乱动

乔安心在门口,等待着,病房里,医生正重新给秦易风包扎伤口,她倚着墙,看着对面紧闭的门,她不是傻子,方才,秦易风那么突然的冲过来……让她不至于跌倒,他那么突然的动作,一定是那个时候扯到的伤口吧……

这一次,她不知道为何,他总是对她淡淡的,不对,是从她从洛城回来后,他便对她淡淡的,脑中想起周燃燃的话,或许……真的是与林进有些关系吗?

她轻轻叹口气,从前,她总对他的冷言耿耿于怀,但现在……比起这些,她更在意的,是他的行为……

他,总是护着她的……

单凭这个,她就升不起远离他的念头。

心里胡乱想着,对面的门,突然打开了,她一下站直了身子,看着领头出来的戴眼镜的那位医生,急声道:“医生,医生,他……他的伤口没事吧?”

医生朝她笑了下:“没事,放心吧,已经处理过了。”

“谢谢。”

“应该的,”医生说完,跟她点点头就要走,走了两步,回头又加了一句,“手术才完成不久,那个,还是注意下,动作……不要太大。”

说完便离开,留下乔安心慢慢理解他的话,不知为何,脸色红了一红。

再次回到房间,有淡淡消毒水的味道传来,他身前的电脑桌重新摆了上去。

他半躺着,脸色看上去并不算好,微闭着眼睛,乔安心缓缓走进,声音低低的,“燃燃和苏景辰,都跟我说了。”

“嗯,我知道。所以你才会在这里。”

是了,什么都瞒不过他的眼睛,所以他才在看到的时候一点惊讶都没有。

“我……我没想到。”乔安心抿抿唇,在他床边坐下。

“没想到我会救你?”他睁开眼,目光直直望着她。

她摇头:“不是。我是没想到会害你受伤……”

在她的意识里,总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不会受伤、不会流血、不会难过,更不会有任何疏忽,他……是无坚不摧的。

顿了下,她继续道:“我、我一直相信你会来,救我的。”

他目光微动。

“我也不过凡夫俗子,受伤很正常,”他微微支起身子,调整了下姿势,道:“当时的情况,即便不是因为你,也难免受伤,不要多想。”

这与苏景辰说的并不一样,他这么说,不过是,怕她内疚。

乔安心明白他的意思,不再说这个,道:“我当时……应该很狼狈吧,我已经都记不起了……”

说起当时,他眼神里凌冽一闪,道:“还好,只是神志不清了。”

她不知道他这个还好里包含的意思,想到方才在门外想的事,抿抿唇,“还有一件事,我想跟你说。”

“什么事。”

“我打算,好了之后,尽快做完手上的连载作品,然后跟公司申那边协商调组,不在现在的组了。”

说完,紧紧看着他,略微紧张。

“你觉得现在的公司怎么样?”半晌,他终于开口,没有回答她,而是如此问。

乔安心思考了下:“我觉得挺好的,工作环境比较简单,没有那么多勾心斗角的事,能够专心画画,怎么了?”

“没什么,既然如此,那就换组吧。”

她顿了下,“你……很希望我换组吗?”

他眯了眼:“想说什么。”

她抿唇:“你,是不是不想让我跟林进一组……”

或许,如此直白的问,并不是最聪明的做法,但她已经不想考虑其他,现在的她,只想确定他对自己反复的原因,然后,解决。

“林进……”他重复道,淡淡咀嚼着这个名字,道:“以前没有。”

以前没有,也就是说,现在有了?

乔安心眼神波动,轻声道:“那我就换组。”

他神色微动,嘴唇微启:“枫泊居,我的书房里,左边上面数第二个抽屉,有个文件夹,你出院后,去看看。”

文件夹?

她看着他,面露不解,但他的模样,显然没打算解释,她便也不再多问,点头道:“好。”

说完这些,他抬手揉揉眉心,乔安心道:“你累了吗?也是,这么晚了,我先下去了。”说完就起身准备走,还没站起来,他便拉住了她的胳膊。

她看向他,他力道不大,但她想起医生的话,也不敢挣扎,只任由他拉着,一时不明白他的意思。

“上来。”他说。

乔安心眼睛睁大,就见他挪动身子,抬手按了个什么按钮,那电脑桌便自动合上收了起来,床上的空间一下就大了起来,他看着她,又看一眼自己身侧的位置,意思明显。

“可是……”

“上来。”

她看着他,终是听了他的话,坐上了他的床……

他抬手,把被子盖过她身上,带着他体温的温暖,她悄悄看向他,却见他也正看着她,接触到他的目光,她一阵被抓到的心虚,却始终没有移开目光。

“乔安心。”

“嗯?”

“以后,不要这种眼神看一个男人。”

“嗯?”

“如果我没有受伤,你就知道为什么了。”他薄唇轻启,淡淡道。

语气淡漠,眼底却是波涛汹涌。

她几个神思,才明白了他的意思,瞬间,移开了目光,脸上,由耳根处,渐渐升起的红色。

“秦易风……”过了一会,她喊他。

“嗯。”他应道。

“我刚进门的时候,你对我一副冷漠的样子,”她语气轻轻的,眼神微微放空,似在认真的回想,语气缓缓道:“但我并没有任何退却的想法……以前,我问过你,你是不是喜欢我,那个时候你说……说你没有那么廉价的感情……但是现在,我不想问了……”

他目光微沉。

“不管你说什么,都抵不了你救了我的事实,秦易风,我本来就喜欢你……”她转头,直直看着他,“现在,更喜欢你了。”

“你说,给我喜欢你的权利,这权利并不是谁都有的,那么我想……在我还有这权利的时候,好好的利用。”她目光坚定,带着一丝执拗,“我不问你是否喜欢我,只问你一句……”

她顿了顿,呼吸深深:“秦易风……你,讨厌我吗?”

目光,依旧坚定,这坚定的意味是,除非他是讨厌她的,否则……

他沉默。

她等待。

半晌,他望着她,眸底沉沉:“不。”

她脸上的表情,渐渐的就笑了,伸手,攥住了他的一根手指,紧紧的。

他只觉心底也跟着颤了颤,似乎她那只手攥住的,并不只是他的手。

“放手吧。”他突然道。

乔安心一滞,蓦地僵住,他……

看着她的表情,他无奈叹口气,“我输液完了,该拔针了。”

额……

她目光落到药瓶里,果然见药已经打得差不多了……

脸上腾地红了,她一下松开他的手,他抬手去给自己拔针,在她看不到的角度,嘴角微扬。

“你、你自己拔针?我……我去叫医生……”

“不用。”他道,说着,他几个动作下,利落的拔掉了针,舒展下那一只胳膊。

“小心点,小心伤口……”

他回头看她一眼:“这种程度的动作,还没事。”

他说到这个,乔安心便不由想到那个医生临走时的话,脸上的红色尚未褪去,便又加深了些。

她扶着他,去洗漱了下,说是她扶着他,她走得那般慢,更多的时候,是他在顾着她。

“你也洗漱下。”他道。

“我回去洗漱就好。”

他摇摇头:“今晚,就在这里。”

“可是……”

“周燃燃那边,应该已经知道了,”他看她一眼,“不然你以为你怎么上来的?”

“你是说……苏景辰?”

“还不算太笨。”他淡淡道。

“你受伤了,我……”

“去。”

她看看他,终于进去洗漱。

简单洗漱下出来,他还在门口,见她出来,抬手:“走吧。”

“额……哦……”

她躺在他没有受伤的那一侧身边,小心的跟他隔开了距离,生怕不小心碰到他的伤口。

“你这样紧张,恐怕今晚无法睡着了。”黑暗里,他的声音淡淡传来。

“我怕碰到你的伤口。”她轻声道。

他没有说话,过了一会,突然道:“抬头。”

“嗯?”疑惑的瞬间,她一并抬起了头,就觉得后颈处,他的胳膊伸了过来……

他长臂一揽,揽着她的胳膊朝自己的方向带了带,她便被带到了他的身侧,挨到了他的身体……

“秦……”

“别乱动,小心碰到我伤口,”他声音落在她的耳边,低沉如蛊惑般,“睡吧。”

她缓缓枕在他的胳膊,听着他有力的心跳声,闭上了眼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