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二百一十章 四目相对

“苏医生,您让我特别注意着的乔小姐,在练习走路,但是……她往楼上去了,要不要阻止?”一个护士在苏景辰的办公报告道。

“往楼上走去了?”苏景辰身子后仰,靠在椅子上,手摸着下巴,摇头道:“不用阻止,让她尽管走,只要她情况稳定,不出意外,你们远远看着就好,注意,不能被她发现了。”

“是,苏医生。”

……

楼道里不时有人经过,但似乎并没有人注意到她,乔安心心底暗暗松口气,她走得很慢,在平地上走尚且费力,更不要说上楼梯,几乎两个台阶就要停下休息一下,抓着扶手的手始终紧紧的,但幸好这里是医院,她这幅模样倒是不会引人注目……

从她所在的楼层,到秦易风的楼层,一共有三层的距离,平常只要几分钟就能上去的距离,她却足足走了几十分钟,最后,在最后一个转角处停下了脚步……

上来时,她脑中并未想太多,只知道他在这里,脚步就不受控制的上来了,此时才想起周燃燃说过的,上面的这一层,只有秦易风一个病人,其他的,均是为他服务的,那么是不是说……

她根本就走不到他的门口,便会被赶下去?

上面隐隐传来脚步声,她身体一僵,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心脏扑通扑通跳着,在寂静的楼道格外明显,明明没有做什么错事,却这般心虚……

脚步声渐远,她往上看了一眼,还有最后一层的楼梯……

罢了,都走到这里,上!

若是……被赶下来……

那便,再下来就是。

咬咬牙,她抬脚往上走去……

这一层,很意外的,入眼所及,并没有人,她扶在墙角,一边稳着呼吸一边朝一边张望,秦易风的房间……就在尽头的位置吧……

来不及多想,她稍微休息下,便朝那边走去,意料之外的顺利,直到她到了秦易风的病房门口……

也并没有人出来拦她。

秦易风的病房,与她的布局有所不同,这个房间窗子开得比她的大了一倍,淡蓝色的窗帘拉住了,只除了……窗子的左下角,有个小小的缝隙,再无其他……

鬼使神差的,她蹲下身……动作有些艰难,她额头冒了细细的汗珠,从那小小的缝隙里,像个偷窥狂一般,朝里面望去……

秦易风正半躺在病床上,窗桌支起,桌子上一台笔记本电脑,他正对着电脑输入着什么,仔细一看,是单手输入,另一只手,还在输液……

他……伤了哪里?

从这个角度,她并不能看得全面,周燃燃和苏景晨也不曾告诉她他到底伤在了哪里,只说没有大碍,她嘴上没有继续问,其实心里到底还是放心不下……

不由的,她更加凑近了些……

他的脸,大部分都被挡在了电脑后,穿着病号服的他,看起来……与以前不太一样了……

突然的,他动了下,拿起旁边的一个类似对讲机的东西说了什么,难道是有什么需要所以叫人来?

心里一慌,乔安心蓦地起身,起得太急,虚软的腿已经麻了,越发使不上力,堪堪向后倒去,跌倒的一瞬,她还不忘紧紧闭上了嘴,只怕发出声音被人听到了……

要赶紧离开这里……

她一手撑在地面,另一只手扶在墙,正要使力离开,眼前突然的,出现一双鞋……

她愣了下,抬眼望去,却是个穿白大褂的医生,带着眼镜,年纪不算小,慈眉善目的样子。

“小姑娘,来看里面的人的?”

“我……”乔安心轻声道,最终在他的目光里,点了点头,“我知道这不合规,我……我现在就下去……”

说着,她再次起身,那医生弯腰将她扶起,“里面的人说了,让我把你扶进去。”

乔安心蓦地顿住,不可思议的望着医生。

医生笑了下:“怎么,不去见?”

“见!我……要去见……”她说着,脑子空了一片,被那医生扶着到了门口,眼睁睁看着他敲了门,里面传来那人淡淡的声音——进来。

医生推开门的一瞬,悄悄松开了她,“进去吧,小姑娘。”

门开后,门外,便只剩了她一个。

与病床上的那人,四目相对。

周身所有的一切都似乎消失,她的目光,紧紧落在他的身上。

他不说话,她便没有动作。

“怎么,宁愿在窗户趴着偷窥,也不愿意进来?”他终于开口,表情淡漠,说完,目光又移到电脑上。

“我……我就是,来看看你。”乔安心站在门口,不知该进该退。

“不进来,怎么看我。”他目光未变,嘴里却如此道。

这是……让她进去了?

没有多想,她抬脚朝里面走去。

他的模样她终于看清,昨晚,在她的病房,她只看了他几眼,那时,只觉他脸色不太对,并不知他已然受伤,还是枪伤……不然……

“你……你好些了吗?”她慢慢走近,忍不住道。

“嗯。”

目之所及的地方,并没有包扎的痕迹,那么……

“伤在哪里了?”她继续问。

他滑动鼠标的手顿了下,“身上。”

身上?

这算什么回答……

然而他的身上盖着被子,她并不能看到其他部位,慢慢靠近着,她抿抿唇:“身上是哪里?腿上?背上?还是腰上?”

他终于抬眼,眼神落在她身上,“我腰好得很。”

乔安心一愣,“我……”

“在这里,别乱猜了。”他抬手,在身上随意指了下,乔安心的目光随着他的手看去,那是肋骨往下的位置……虽然具体的不知,但与脏器相关的,想来并不是他们说的那般轻描淡写的没事,步子不由就快了些,心里急切,身体却跟不上,脚下一个不稳,身子一歪,斜斜就要跌倒……

“小心!”

她只听到秦易风的声音,下一瞬,身子倒下,却没有预想的疼痛,熟悉的气息……

她睁眼……

是他的脸。

比上次见,似乎苍白了一些,不过三天时间,脸上青青的胡茬明显了些,穿着病号服的样子,让他比往常多了些烟火气,脑中空白一片,她蓦地从他怀中离开,“你……你没事吧?!你的伤……”

“没事。”她的话没说完,他便打断了她,淡淡道。

但他说着没事,乔安心却看到他手背不断有血珠冒出……

他起身,弯腰将她带起,重新回到病床,拿起那个对讲机样的东西按了一下,说:“过来重新给我扎次针。”

说完,便关了那东西放在一边,乔安心挪动脚步,这一次,多了些小心,慢慢到了他的床边……

“坐,”他抬眼看她一眼,“要是再摔倒了,我可不想再重新扎一次。”

乔安心顿了下,他这里并没有椅子,想必是本就没打算让人探视……她只得挨着他的床边坐下。

“谢谢……”她道,“本来是来看你的,每次都给你添麻烦,对不起。”

“乔安心,你好像特别喜欢跟我说这两个词。”

她不解,望着他。

“谢谢,对不起。”他开口,道。

她愣了下,“有吗?”

他看着,不置可否,但目光里,显然是确定的意思。

隐隐的,她察觉到他说这话,带着异样的情绪。

正要说什么时,敲门声传来……

“进来。”他说。

门打开,几个医生进来了,带头的,是方才扶她起来的那个戴眼镜的医生。

“秦先生。”几人道。

秦易风点点头,“刚才不小心把针碰掉了,劳烦再扎一次。”

几个医生点点头,向这边走来,乔安心下意识起身。

“你起来做什么。”他一句话,让她站起的身子,又慢慢坐下去,只是换了个地方,确保不会碍医生的事。

戴眼镜的那个医生走到秦易风面前:“秦先生,我给你检查下伤口。”他心知肚明,输液的时候那针也不是那么容易就掉了的,秦易风那么说,显然也只是个借口而已,不过想来跟这个女孩子脱不了关系……

秦易风点点头,身子往后躺去,一听到伤口,乔安心下意识坐直了身子,目光紧紧的望着医生的动作……

医生将他的睡衣掀开一些,下面包扎着的伤口就露了出来,白色的纱布上,隐隐透出了血迹……

“医生……”她呼吸一紧。

“没事。”开口的,却是秦易风,他淡淡道,“伤口流血才是正常的。”

医生看他一眼,怎么会看不出这是突然剧烈动作引起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