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二百零九章 贼心不死

第二日,乔安心醒来,想起昨天的事,瞬间的恍惚,看着门口的方向,似乎还能看到昨日秦易风的影子……

门锁转动……

她下意识睁大了眼,进来的,是周燃燃,周燃燃进来,说一会有个人来看她,乔安心问她是谁,她顿了下,才说是林进。

林进……

昨天一时那么多的事,她竟然忘了问林进的消息……

“林学长怎么样?没事吧?”乔安心问道。

周燃燃的目光带了点奇怪,“安心,他没事,不过我倒是有点好奇,你怎么对他……格外的关心?”

格外关心?

“有吗?”乔安心道,“昨天我都忘了问他的消息,你说哪里有这样的格外关心?”

“可是……”周燃燃吸吸鼻子,“你的手机给你收起来了,他说打不通你的电话,所以打到我这里来了,说一会来看你,还问了好些你的情况,我总觉得……这个林学长对你……是不是贼心不死啊。”

“贼心不死?这个词哪里是这样用的,”乔安心笑了下,“他对我,从来没有过贼心,何谈不死。燃燃,你不要想太多。”

周燃燃眯了眼,“安心,你不会是……真的不知道吧……”

“知道什么?”

“其实,当初你退学的时候……”

——叩叩

敲门声响起,两人对视一眼,周燃燃抬脚向门边走去。

开了门,来的果然是林进。他手里提了好多东西,大包小包,进门看到病床上半躺着的乔安心,与周燃燃说了几句话,便匆匆朝她走来,边走边道:“安心,你怎么样了?好些了吗?”

乔安心赶紧坐起身子,“我好些了学长,倒是你,没事吧?”

说到这个,不知是不知她的错觉,总觉得林进的眼里,一闪而过的晦暗。

他摇摇头,笑了下:“没事,没事,我能有什么事。本来昨天想来看你,可是医生说你需要静养,昨天不允许探病。”

“谢谢,”乔安心道,“昨天清醒过来也不早了,刚醒来也是昏沉,按说该跟你联系的,可我还是不小心忘了。”

“无妨,这些都是小事,只要你没事就好。”林进笑道。

周燃燃慢慢走过来,“学长,你这么放着公司一堆事不管,就这么来看安心,会不会耽误你的事?”

“公司的事?”乔安心重复。

林进不甚在意的道,“不是什么大事,就是之前单绪梅留下的一些琐事,需要配合调查什么的,都是正常的流程,不用担心。”

乔安心点点头:“那就好,不管怎么说,这件事要不是我,也不会闹到这个地步,学长,公司那边……”

林进抬手,挡了她接下来的话,道:“公司那,你不用担心,这件事,你是受害者,也只是受害者,你只管好好养伤,公司那边的事,不用担心,有我呢。”

说着,周燃燃给林进倒了水,“学长喝水。”

“谢谢。”林进接过,左右看了一下,道:“一直是燃燃在照顾安心吗?”

乔安心点头:“嗯,一直是燃燃在照顾我。”

“辛苦燃燃了。”林进道。

周燃燃撇撇嘴:“学长,我怎么听你这话怪怪的,安心病了,在这个夜城我难道不是最应该照顾她的人吗?你这么谢我,怎么好像是你跟安心更亲近似的?”

她这话说得直白,还有点冲,乔安心看她一眼,“燃燃……”

“你说的没错,”林进推推眼镜,“是我这话欠妥了,不过有你照顾安心,我就放心了……”

正说着,他的电话响了,他说了声抱歉,出去接了个电话,再进来时便说公司那边有事找他,他下次再来看乔安心,说完便匆匆离开,周燃燃去送了他,回来时,朝乔安心撇撇嘴:“安心,我怎么看林学长,都觉得他对你心思不简单。”

乔安心笑了下,“就算不简单也不能怎样,燃燃,你知道的,我对他,没有感觉了。”

见她不甚在意的模样,周燃燃凑过去,“我说安心,你可别不放在心上,我刚才不是跟你说吗,当初我们都以为是你单恋他,但你退学那时候,他在学校各种找你,找了好一阵,后来找不到你的联系方式,只能作罢,但听说反常了好长一段时间,所以啊,我觉得他在那个时候也喜欢你了,时隔两年,又是你的顶头上司……”

她顿了下,“我知道你现在满心都是秦易风,但正因此,你我觉得你更应该跟林进划清关系,否则,万一秦易风知道了你们以前……还是跟林进划清距离得好。“

乔安心一愣,“你是说,他会在意这个?他……不会吧。”

周燃燃白她一眼:“你说你,平时里很聪明的一个人,怎么一牵扯到秦易风就老犯糊涂,你们家秦易风啊,最是闷骚,是那种就算是心里在意也肯定碍于面子啊什么的绝对不会说的人,就好比这次吧,以前我还不确定他对你到底是个什么想法,也不见得怎么跟你表达吧,但关键时候连挡枪子这种事都做的出来,这下,谁要是说他不喜欢你,打死我也不信,所以啊安心,为了你俩以后好好的,你也长点心,别他那边闷着在意了也不说,你这边还以为人家完全不在意。”

她这一番话落在乔安心耳里,她突然明了了一般,是啊,他都已经为她做到了这种地步了,难道还能是真的对她一点感觉也没有?

嘴角轻轻扬起,身上依旧不舒服着,但心里却点点的甜意,只不过,想到他的伤……没有亲自确定他没事之前,总隐隐还有不安。

“你说得对,”她点点头,“等做完手上这个作品,我会再做打算。”

现在想来,她不止一次的在秦易风面前提起过林进,他虽然面上并无异常,但给她的感觉上却总有些变化……

等做完手上的连载画作,如果她可以转正的话,可以跟公司申请换组之类的,想来林进会理解的。

“这才对嘛,”周燃燃敲敲她的额头,“你们俩啊,就是不让人省心,今早我也问过景晨了,你家秦易风没事,甚至人家还把办公的东西搬进了病房,工作住院两不误,倒是你,病蔫蔫的,看着越来越瘦了。”

“他……已经工作了?”乔安心不由道。

“嗯,已经在处理事情了据说,果然是我们总裁啊,能管理那么大的秦氏,必定不是一般人。”

乔安心眼神一闪,拉住她的手:“燃燃……你能不能把他的病房号跟我说下……”

周燃燃挑眉:“干嘛?现在就想去看他?我告诉你啊,你现在可还不能下床呢!”

“没……我就是想知道,你就告诉我吧,我什么都不知道,心里老不踏实,我只是想知道他的房间号,以后再去见他……好不?”

“真的?”

“真的!”

“也罢,我就告诉你了,反正你现在虚的床都下不了,告诉了你还能刺激你赶紧好起来。”周燃燃说着便把秦易风所在的房间号与她说了,末了道:“安心,你可别动歪脑筋偷偷去看他的啥的,他住的病房,整个楼层都是为他服务的,你连他门口都到不了,所以别动歪脑筋,等你好了,我跟景晨送你过去。”

整个楼层啊……

乔安心轻轻点了头,被子下的手脚动了动,比昨天的状态好了些,到还是不能太能用得上力气,她敛眉,尽管没有食欲,但还是将周燃燃带来的早餐吃了大半,周燃燃满意的收拾了东西,除此之外,她还带了好些书给乔安心解闷,但为了不让她太伤神,乔安心看到一定的时间她就会收走书,强行让她休息……

有周燃燃的照顾,今天一天苏景辰来检查时,都说乔安心的状态恢复不错,直到晚上,周燃燃房子那边出了点事房东一直叫她回去,她嘱咐了护士帮忙照看乔安心,这才急匆匆回去了一趟,她走后,乔安心想去厕所,她试探着动了动,虽然腿上力气还是不足,但好歹站起来能慢慢走路了,便没有叫人帮忙,自己扶着墙慢慢出去了……

回来后,周燃燃打电话回来说有点麻烦,今天回来看她可能就比较晚了,乔安心说没事,让她太晚了今天就不要过来了,毕竟不安全,又说她刚刚自己走了一段路已经没事了,周燃燃听了,放心一些,又叮嘱一会便去忙了。

挂断电话,乔安心白天睡多了,这会反而睡不着,索性下了床慢慢练习走路,苏景辰也说让她尽量多下床走走,这样对恢复有好处,她出了门……

走得很慢,不知不觉,走到了楼梯边……

周燃燃说的,秦易风的房间,就在顶楼……

她这里,楼层本就不低,离顶楼并不算远……

鬼使神差的,她双手抓在扶手,缓缓上了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