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二百零八章 她想见他

“他……”

只一个字,后面的话,乔安心便无法说出。

或者说,她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

现在想来,他方才身上穿着的,也并不是一贯的西装革履,他穿着休闲装,她……竟没有看出他的异样……

“安心……”周燃燃担忧的望着她,“你……没事吧?”

“我没事,”乔安心摇摇头,“燃燃,你……你能把知道的,都告诉我吗?我知道你们不告诉我是为我好,我知道我的身体,不管做什么我都会量力而为……我只是……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目光里破碎的东西无端让人心痛,周燃燃说不出拒绝的话,她点点头,猛地站了起来,“你等着!我去把苏景辰叫来,这件事我其实也不是特别清楚,但他当时就在现场,我让他来跟你说!”

说完她跑了出去,再回来时,果然带了苏景辰一起,看苏景辰的样子,显然周燃燃已经把乔安心知道了的消息告诉他了。

“你确定要听?”苏景辰看着乔安心。

乔安心点头,周燃燃皱眉:“你别卖关子了,快说吧。”

苏景辰无奈叹口气,道:“从安心被抓走,到易风将她救出来,时间并不算短,按理说,足够易风前去救她了,甚至在乔安心从房中逃走时,便应该有了预兆,但偏偏,他到的比较迟,甚至可以说……是在最后一刻才赶到,你们,知道是为什么吗?”

“为什么?”乔安心不觉道。

苏景辰看她一眼,目光复杂:“单家的事,并不是你们相信的那么简单,燃燃应该跟你说了,这一次,单家被连根拔起的事,但其实,单家被盯上,已经是多少年的事了,却一直没有露出什么马脚,这一次的行动牵扯很广,秦氏有参与,易风知道单家的据点并不奇怪,但若非要行动的话,并不只是他一人说了算的。”

周燃燃皱了眉:“你的意思是……要对付这个单家,并不只是偶然,而是早有预谋的?只不过安心恰巧在这个时候被他们抓走了而已?”

苏景辰点头:“可以这么说。这件事,还有上面的在压着。”

“那也不能这样啊,安心还在他们手上,他们就算是有所取舍,也不能枉顾人命吧!”周燃燃气愤道。

苏景辰拍拍她的手:“先别急,听我说。”他看向乔安心:“若是按照上面的计划,要救安心的时机……恐怕还是要往后,但,易风那边,到底是不同意的……”

“他执意要先去就安心,甚至说了‘不惜秦家一切代价’这样的话出来,秦家的势力,上面也不能不顾及,在他迅速重新制定了新的方案后,他们无奈,只能由他去,但……但风险太大,除了易风这边,他们并没有参与营救。”

乔安心心底颤了颤。

眼前,仿佛出现了那人的样子,他神情冷漠,眉眼间全是坚定,他说,不惜一切代价……

“单家的底子不薄,关系错综复杂,但我们的准备也已充分,易风的部署也不错。”

“那他的伤……”乔安心开口,嗓子干涩,钝钝的疼痛感。

苏景辰顿了顿,“那是之后……见到了你,他刚抱起你,那人便开了枪,正好打在他的胳膊……”

他说得轻描淡写,隔着这些淡漠的句子,乔安心努力想象着当时的惊险万分……

“其实,以他的身手,当时可以躲得开。”

淡淡的,苏景辰又加了一句。

乔安心蓦地瞪大了眼睛。

“只是如果他躲开,那个方向过去,打到的,恐怕就是你了。”

他说。

病房里,死寂。

三人,谁都没有说话。

只有清浅的呼吸声,可闻。

“他……”半晌,乔安心开口,这一声,恍然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她干涩的唇微启,“他,在哪?”

她想见他。

现在!

立刻!

马上!

想……见到他。

她紧紧望着两人,睫毛微微颤动,似乎下一个瞬间,就有温热的液体要流出来一般……

周燃燃忍不住,开口:“安心,你别担心,秦易风也在这个医院,不过你们不是在一个科室,有景晨在,他已经没事了,你不是说,刚才他还来看你了吗?如果真的有事,他肯定也没法过来的。”

顿了下,她拉着她的手,温声道:“我知道你这个时候肯定想见他,但你想啊,他既然自己不说,又在见到你之后立马走了,表示他不想让你知道他受伤的事,他……肯定也是担心你的,怕你知道他受伤后影响身体,安心,你听我一句,我们姑且,就先当做不知道这件事吧,这样……他也能好好养伤不是?”

周燃燃的话缓缓入耳,乔安心的理智渐渐回笼,她知道她说的有道理,可是……

她抬手,蓦地扯住苏景辰的白大褂,“他……当真没事了?”

苏景辰道:“没有大碍了,只需好好休养就好了,小燃说得有道理,既然他不想让你知道,定然有他的道理,这个时候,还是让他安心养伤的好。”

终于,乔安心点点头,“好,我知道……我会装作不知道的样子,景晨,他……就拜托你了。”她声音低低的,道。

苏景辰点头:“放心。”

对于乔安心来说,知道与不知道这件事,都是同样的难熬……

在被单家兄妹带到那间房,在她无法控制自己的时候,她心底,最后的希望,是他……

不管如何,在那个时候,她心底却没有绝望,依旧是有希望的,而那个人,就是她的希望……

时间分分秒秒过去,当那人始终未出现时,她的理智已经无法思考其他,只是这希望,也在渐渐淹没,那时,她难熬。

而现在,知道他并未放弃她,相反的,还是那般的救了她,她……心底情绪复杂,感动、心疼、后怕,还有……开心,但这些复杂的情绪,最终混杂成的,是想见他的念头,她从未如此强烈得渴望见到他……

从未。

但她不能。

所以,依旧难熬。

她躺在床上,身体已经疲累,眼皮沉沉,但意识却依旧不想睡去,她睁着眼睛,周燃燃坐在床边,看了下她重新打上针的手背,道:“睡吧安心,我问过了,秦易风那边没事,你放心睡吧,早点休息,早点康复了,就能亲自去看他了不是?”

周燃燃的温柔,总是在这种时候格外明显。

乔安心转头看她:“我很累了,可还是……睡不着,他,真的没事了吗?”

“没事了,景晨刚去看过。”见乔安心依旧睁着眼睛的模样,道:“安心,还有件事,是我无意间听到他们谈的……”

“什么事?”

“还是单家的事,我听景晨跟秦易风说话的意思,好像是……单家在这个节骨眼上绑了你,并不是偶然的,你被陷害的事,是早有预谋。”

乔安心背后一凉,“可是,即便如此,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周燃燃摇摇头:“不知道,他们也并未确定,只是,我比较在意的一点是,他们提到的,要处理单家的事是谋划许久的,如果真的是要将你牵扯进来,一定是对两边的计划都知道一些的人才能办得到,他们怀疑……要害你的人,离你并不远……”

说到这里,她不觉皱了眉,“所以,我很担心你。安心,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养好身体……在那之后,咱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都好,只是你现在这么虚弱……”

乔安心消化着这些消息,如果是她身边的人……

她身边的人并不多,最近接触到的,更是屈指可数,如果真的是……

不由一个冷颤,她反握住周燃燃的手:“燃燃,我懂你的意思,你放心,我一定好好养身体,只有这样……以后的事,才能应对得来。”

周燃燃点点头。

乔安心闭了眼,强迫自己睡去。

病房里,重新恢复了安静。

黑暗里,关着的怪物,蠢蠢欲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