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二百零七章 恍然如梦

苏景辰说的没错,她在两个小时后,便恢复了力气和知觉。

苏景辰说,在第一次,她在安家被秦易风救回来之后,针对她体内的药的研究就一直没有停过,后来,她在南城再次中药,那些茶的残渣被收集了起来第一时间送回了夜城,自此,针对于此的研究才慢慢有了起色,而实际上,直到她此次的发作前,那药其实并不是完全确保无误了的……但,他们除此之外,已经别无他法,只能铤而走险选择如此。

她的人,是秦易风救回来的,体内的药,是苏景辰打下的针解了的。

“那……他呢?”她抬头,问道。

苏景辰顿了下,“他还有其他事要做,让我和小燃先照顾你。”

这样啊……

说不清什么滋味。

朝苏景辰笑了下:“不管怎么样,这次都多亏了你,谢谢你了,苏景辰,不然……一想到身体里还有隐藏的那种药,我就浑身别扭。”

的确,那药,是她的一块心病,只不过,在这件事之前,这段在夜城的日子里,让她几乎快忘了这件事……

但,遗忘并不代表不存在。

幸好……

“那么以后就不会发作了是吗?”

“这个……还需观察,你体内的药,副作用并不明确,安心,我建议你此次在医院,至少要住一周观察。”

乔安心点点头,在这件事上,她别无选择,只是这一次,让她下了决心,无论如何,都要解决了身体里的那些东西,毕竟……

想到她不受控制的失态的模样……

她恨不得……

苏景辰出去忙了其他事,周燃燃买饭回来,一一在桌上摆好,乔安心认出这些饭菜里有几道是她常吃的营养餐的模样,便问了周燃燃,周燃燃说这次检查,一并也检查了她的肠胃,发现她身体恢复不少,这营养也再吃几天就不用吃了。听到这个,乔安心不知怎么,还有些微的失落感……

因为这营养餐,秦易风说要与她每天晚上一起吃饭,也因为这个,他监督她吃饭比她自己都要准时……

而今,她很快就不需要吃这些了,他……是不是也就没了理由……

“安心,安心……想什么呢?”周燃燃抬手在她眼前挥了几下,“快吃饭,再不吃就凉了。”

“额……好。”她回神,拿起筷子,慢慢吃起来……

她的身体说是恢复了,其实还是虚弱得很,苏景辰说这是正常的反应,而且她这几天除了虚弱,还会嗜睡,所有出现的这些情况都是正常的,让她不要担心。

果然,吃饭后一个多小时后,周燃燃陪着她说了一会话,她便又昏昏沉沉了,周燃燃便让她躺下再睡一会,躺下不一会,她就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乔安心意识渐渐苏醒,似梦非梦间,感觉有人站到了她的床边……

那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虽然眼睛是闭着的,虽然意识尚未清醒,但她脑中就是知道,知道有人在她床边站着,且,目光落在了她身上……

她静静躺着,连思维都放缓,没有要睁眼的意思……或者潜意识里,是她的身体根本还不想清醒过来……

脚步声响起,是皮鞋踩在地面的声音……并不大,但她听得明白,这是……她很熟悉的脚步声……

是,他的。

然,脚步声渐远……

他……要走了?

身体比理智更快的反应过来,她混沌的意识一个激灵,层层的雾气散了去,重新清明一片,她蓦地睁开眼……

他正走到门口,手放在门把手……

“别……”

她张口,声音哑得要命。

“别走……”她又说。

他动作止住,该是听到了她的话。

心底微微松了口气,她挣扎着试图坐起身,“秦易风……”她喊他的名字。

在她的目光里,他终于转过了身,在门边站着,没有要过来的意思。

乔安心眼神散了一瞬,再见到他,只觉……恍如隔世。

“谢谢你……又救了我。”她听到自己的声音。

原以为,再次的见面,第一句话会是很难的开口,原以为,再次的见面,她甚至不知该以何种的姿态面对他……

但这些问题,在真正见到了他的时候,在他真真切切站到她面前的时候,都已经不是问题了。

她那么的……想要见到他……

在这个前提下,所有的问题都已经迎刃而解。

她道谢,他没有说话。

“之前,是我误会了你,”她抿抿唇,继续道:“对不起。”

她道歉,他依旧没有开口。

甚至那只手,还放在门把手的位置,立时要走的姿态。

乔安心一滞,他……怎么……

“除了这些,你有其他要跟我说的吗?”他终于开口,却是如此的话。

其他的?

这句问话,她隐隐觉得熟悉,似乎在什么时候,他问过了她一次的……

好像,在等她主动说些什么一样……

“我……我不知道你要听的是什么……”她坐在病床上,脸色苍白,本就纤瘦的身体越发病弱,说出的话,呢喃一般。

秦易风眼中,万千情绪终归于平静。

“没什么。”他说,“你好好休息。”

说完,手上微用力,门便打开了来……

直到他的身影消失不见,直到门再次关上,乔安心怔怔的坐在病床上,都分不清自己到底是不是做了一场梦……

但,针管还插在手背,药瓶里的液体滴滴的下落,她的另一只手上,手心里指甲的掐痕……一切的一切,都明晰而正常,她显然,是在现实里。

咔哒——

门再次打开,她猛地抬头……

“安心,醒了?”周燃燃道。

乔安心点点头,表情有些木然,“燃燃?”

“嗯?”

“你刚才……有没有遇到……秦易风?”

周燃燃摇头:“秦易风?没有。”

没有……吗?

“可我刚才看见他了……”

“不可能!”周燃燃立马道,回答的速度不正常的快。

乔安心顿了下,“为什么不可能?我刚才明明看到他了,他就站在门口,不过没有待很久,很快就走……”

“怎么会?他自己还在病房里怎么来看你……”

话说到此,后面的话不用再说,房间里便是一片寂静。

“你……”乔安心身子前倾,眼睛瞪大,“燃燃,你刚才……说什么?”

周燃燃的脸上,瞬间的僵硬,不过很快干笑一声:“没……没什么,我是说,你在病房里,他离你那么远,怎么可能这么快赶来……”

“燃燃!”她呼吸急促,“不要骗我……你刚才,分明是说……他自己,都在病房里……”

话到后面,低低的,缓缓的,带一丝颤音。

周燃燃顿住……

“燃燃,你跟我说实话……”她说着,一把扯掉手背的针管,也不管滴下的血滴,掀开被子就要下床……

周燃燃一下跑过去按住她:“安心,别,你别这样……”

“所以,他真的是在病房里,是吗?”

如果当真是她理解错了意思,周燃燃她断然不会是这个反应……这么多年,她对她这点的了解还是有的,况且……她分明听得清楚……

“他……到底怎么了?燃燃,你告诉我,算我求你……”她双手抓在周燃燃的胳膊,“如果……如果是苏景辰出了什么事,我瞒着你,你该有多难受……”

周燃燃眼底的犹豫终于散去……

“其实,我本来就想告诉你的,你……有知情的权利,但他们说,你现在的情况还不稳定,让我……先瞒着你……”

“我知道,我都懂,燃燃,我保证不管听到什么,都会冷静,所以,你告诉我,好吗?”

周燃燃抿抿唇,“安心,秦易风他……受伤了……”

“救你的时候,被单家的人打伤的。”

“枪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