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二百零六章 温暖的手

乔安心只觉好像做了个长长的梦。

梦里,她被丢进了滚烫的水池,蒸腾的炙热的水汽迷蒙了她的眼角,池边站着什么人,她伸手朝他求救,但,那人只是站在那里,不曾开口,也不曾离去,只是冷眼旁观。

热。

很热。

水热,她的身体更热。

或许,她会在这热里就这么死去,皮肤在灼烧,五脏六腑焦了一般,说不清哪里更难受一些……

这个时候,若是谁愿意给她一丝清凉,她……什么代价都可以付出。

隐隐的,混沌的意识里,她如是想。

手上似乎攀附到了什么东西,凉凉的,带着让她心悦的气息,她藤蔓一般,缠绕了住,但对方却将她推开来……

她紧攥着的手,被一根根掰开,她无意识的张嘴,吐出不满的句子,那人的动作顿了下,下一瞬,便又是毫不留情的推拒……

“安心……”

那人叫了她的名字,似乎后面还说了什么,但她已经听不到,眼前朦朦胧胧是那人的脸,他……

可真好看啊……

心弦荡开朵朵的涟漪,她再次伸手,身体的渴望越发的强烈……

耳边,是嘈杂的声音,似乎有很多人,脚尖声、怒骂声、杂乱的脚步声……

突然的,这些声音都不见了……

是谁?是谁捂住了她的耳朵?

那人……

始终不肯接受她的触碰,却独独伸手,捂住了她的耳朵,让她从那嘈杂里远离……

他的手……

可,真暖啊……

这个极长极长的梦结束的时候,浑身被疲惫包围,身上所有的力气都耗尽了一般,意识已经清醒,但她却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要积蓄好一会……

耳边有谁在叫她的名字,轻轻的,带着心急和关切的……

她努力的,终于睁开了眼睛……

“安心!”

迷迷蒙蒙的眼中,映出的,是周燃燃的模样,她站在床边,正欣喜的望着她:“你醒了?认得出我是谁吗?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说完,盯着乔安心等她的回答。

乔安心想开口回答她,但张嘴的动作都费力至极……

“小燃,不要担心,她醒来了就证明没事了,”一身白大褂的苏景晨走过来,俯身观察了下乔安心的状态,甚至还翻动了她的眼皮,道:“她没事,只是现在力气还没恢复,不要担心。”

他的话让周燃燃放心了一点,随即道:“她什么时候能恢复?她已经两天一夜没吃东西了,全靠打针了,如果不赶紧恢复……”

苏景辰抬手在她脑袋抚了下:“放心,很快了,三个小时之内应该就会恢复知觉和气力,我知道你担心她,但是你自己这两天里也只吃了一个面包,别她好起来你倒是倒下了。”

周燃燃目光落在乔安心身上,“嗯,我再等会,等安心一会好些了,我跟她一起吃。”

苏景晨知她倔强,不再多说,只道:“我就在隔壁办公室,有事随时叫我就好。”

说完,他朝乔安心说了一声,便出去了,把时间留给她们两人。

乔安心眼睛转动,想问什么,话到嘴边,却成了模糊的音调,周燃燃看着她:“安心,你别急,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你先别急,放松下来休息,我慢慢跟你说。”

乔安心眼神和缓下来。

周燃燃慢慢道:“你昏迷了两天了,这里是在医院,两天前,秦易风把你抱来的,那时候你好像发烧了似的,浑身烫得要命,一直抱着秦易风不肯放手,我以为你……后来才知道你是中了药…景晨给你打了针,折腾了好久你才安静了下来,却一直昏睡了两天才醒过来,你……吓死我了,这么一直昏睡着,要不是他们一直说没事,说这是治疗后的正常反应,我真得提刀跟那些人拼命了……安心,那天我不过是才出去那么一会,你怎么就被人抓了去呢……”

打针……

所以,她体内的药,终于可以解了吗?

说着,周燃燃眉间升起自责,“要是我没有离开就好了,要是那天我在那里陪你的话,说不定后来就没有那么多事了。”

她的手抓着乔安心没有输液的那只手,乔安心手指微动,想要反手握住她告诉她没事,但费尽了力气,却只是手指轻轻的颤动而已,周燃燃握住她:“我知道你想说什么,那天我说要去问苏景辰的事,他说他也隐约知道一点,说是与林进和你们公司有关的,我想回去告诉你,才知道你不见了,也才知道,是你们公司那个叫什么梅的疯女人搞的鬼!”

单绪梅……

乔安心心底一顿。

迟钝的脑中,那些并不遥远的记忆慢慢浮现……

单绪梅怨毒的话,刀疤男阴狠的模样……还有,林进……

她似乎……做过了什么,但混沌的记忆里,却找不出那些画面……

周燃燃咬牙切齿:“要不是那个女人现在被关了起来,我一定去找她算账,她是疯了吗,那么明显的栽赃都看不出来?还把你折腾成这样!”

乔安心艰难的扯扯嘴角,朝她露出个安慰的笑。

“这次,多亏了秦易风,”周燃燃叹口气,“之前他不让你出门,还在门口布置了两个人看着你,现在看来,这不是监禁,是在保护你啊……唉,你不知道,那个单绪梅的家里,有个哥哥,听说做的都是些见不得人的买卖,不过那人很狡猾,一直没有什么马脚露出,不过这一次,因为你这件事,顺藤摸瓜的扯出了他们家那么多的违法乱纪的事,我估计啊,他们单家,在夜城算是彻底完了,所以你要赶紧好起来,坏人都被抓起来了,你怎么能还躺着呢?”

单家兄妹……被抓起来了?

秦易风……

果然还是他,救了她。

“可惜我没看到当时的场景,据说单家那个场面,跟抄家似的了,那些个魁梧的男人,个个耷拉着脑袋,单绪梅要不是脸上还带着伤得住院,这会也在里头蹲着了,活该,坏人就该得到报应!”

周燃燃冷哼一声。

——叩叩

敲门声此时响起。

周燃燃起身:“等下,我去开门。”

乔安心的目光,随着周燃燃的动作,移到门边,会是……他吗?

周燃燃开了门,进来的,是安娜。她穿一身得体的套装,仿佛上一秒,还在参加会议处理公务的模样,看到周燃燃道:“你好,周小姐是吗?我是安娜,我们之前应该见过。”

周燃燃顿了下,点头:“你好,请问你是……”

安娜的目光落到病床上的乔安心身上,道:“我来看看小乔,她怎么样了?”

说着,她自然的朝里边走去,周燃燃皱了下眉,道:“她刚醒,医生说需要多休息。”

安娜笑了下:“好,我就待一会。”

她如此直接,倒让周燃燃语塞了。

安娜在床边坐下,“小乔,你好些了吗?”

乔安心微微做出个点头的动作。

安娜叹口气,“都怪我,那天就不应该跟你说那些话,我以为……是我错怪了你,幸亏你没事了,不然,我真是……不知道怎么跟易风交代了。”

“易风?你跟秦易风很熟吗?”周燃燃道。

安娜点头:“我们算是发小。”

“发小?青梅竹马?”周燃燃脱口而出。

安娜顿了下,“是发小。”

乔安心能感觉到周燃燃对安娜隐隐的敌意,更何况,聪明如安娜,又岂会感受不到,但她面色无波澜,只是与乔安心说了几句,便起身告辞离开。

她离开后,周燃燃立马道:“安心,你怎么还跟这个安娜扯一起了?你忘了她以前什么身份?你从夜城走后,秦安两家的婚约解除,虽然明面上没有什么,但暗地里谁不知道是秦大少不要她的?她安家的面子、她安娜的面子荡然无存,你觉得她能跟你交好?”

她语气急切,恨铁不成钢。

乔安心很想把安娜有隐情的事告诉她,但无奈此时却张不开嘴,只是轻轻做了个摇头的动作。

“你别跟我说别的,我告诉你啊,这次秦易风抱你来医院,我可是亲眼看到了,夜城大名鼎鼎的秦总裁,什么时候有过那副模样,可见对你是真上了心,待会,他来了之后,你们有什么就当面说开,好好的一起,再也不要闹腾了。”

乔安心眉眼和缓,若是……

再见到那人……

他原是为了保护她,她却说了好些过分的话……

她是不是,该与他道个歉?

可他……

为什么连对她好的事,都始终不肯说?

心思恍然,突然的,她不知该如何面对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