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二百零五章 近在咫尺

即便隔着层层叠叠绯色的纱幔,乔安心依旧能感觉到,纱幔后传来的,怨毒的目光。

她紧紧咬着唇,理智与身体的冲动抗衡着,她不知道这个刀疤男从何得来的这种茶,但她知道他的目的,他坐在椅子上,看着被绑在椅子上的林进,蜷缩在地上微微颤抖的乔安心,眼里恶意满满,蓦地,他起身,走到林进面前。

“哥,你干嘛!”单绪梅的声音传来,“你别伤他!”

刀疤男冷笑一声,“放心,现在我还不会动他。”说完,他抬手,一把将堵着林进嘴巴的东西撕开……

“安心!安心你怎么样?”林进径直对乔安心道。

但,如果可以的话,乔安心宁愿听不到他的声音……

他不知道,他的声音,与此时的他来说,无异于催化剂……

“我……还好。学长,你……不要说话。”她艰难的开口,身体微微颤抖着,脸上愈发红了起来。

但林进却不知她的感受,看着她的模样,反而越发担心,“安心,你是不是很难受?单先生,方才安心的话你也听到了,她根本没有要害小梅的理由,喜不喜欢小梅是我的事,与她无关,你们放了她,剩下的,跟我来谈!”

“小梅,”刀疤男转身,“看到了吗,这小子这个时候了还在护着她!”

“哥……你别说了……”单绪梅顿了下,“老师,只要你能受得住这个女人的诱惑,我马上让我哥放了你!”

她这话着实让人难以理解,也着实,荒唐。

林进皱了眉:“单绪梅!”

他语气严厉,连名带姓的称呼她。

“你要是还叫我一声老师,就听我的,不要再糊涂下去,只要你现在收手,我可以保证待你像以前一样,但如果你还是不肯悔改,不管今天如何,以后我们再也不会有关系!”

他话一出,单绪梅明显的怔愣一下。

刀疤男眼睛一眯:“小梅,不要听他花言巧语,今天的事已经发生了,我们本来就没有退路,难道你真的相信他还会像以前那样对你?别傻了,他说这些,还不是为了让你放了那个女的。”

“老师……你这是,为了这个贱人……要跟我断绝关系?”

林进眉拧得愈发厉害,只觉与单绪梅半句也无法说通。

乔安心能听得到他们的话,却不敢开口说一句话,她怕一开口,喉间的轻吟就会溢了出去……

体内翻滚蒸腾的强烈感觉,一波波侵袭着她的理智……

明知道不应该的,她还是不受控制的转了头……

目光落在林进身上。

热热的,眼底雾蒙蒙一片,欲语还休。

林进呼吸一滞。

刀疤男顺着他的目光,看到乔安心的模样时,喉结滑动,冷哼一声朝乔安心大步走去……

“你做什么!”林进急了,下意识要起身追过去,但身体被紧紧绑在椅子上,他根本动弹不得,只能厉声道:“你别动她!有什么都冲我来!姓单的,我告诉你,你敢碰她一下!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在他的厉声里,刀疤男还是走到了乔安心身边,他弯腰,一把扯起瘫坐在地的乔安心,“怎么,你以为我要对她怎么样?我告诉你,我现在碰她一下,恐怕都是她求之不得的,呵呵,不过你放心,我现在还不会碰她……我把这个机会可是留给你了,这么个美人儿,你小子要是男人,呵呵……”

说到最后,他伸出舌头舔舔嘴角,乔安心呼吸不稳,转头看他,正好看到这一幕,心底一阵恶心。

那男人双手拖着他,一直到了林进跟前,他猛地松手,乔安心蓦地跌落在地,手下意识抬起想抓住什么,她也当真抓到了什么,抬头望去……

却是林进的腿……

手蓦地松开来。

林进低头:“安心,你怎么样?”

乔安心朝他露出个安慰的笑,她知道刀疤男的目的,她的双腿已经没了力气,想要离林进远点几乎是不能的事,而在林进身边……

尤其是他不停关切的语气与自己说话……

甚至她的身子微微一动就能靠在他腿边……

距离近得……连呼吸都可闻。

她闭了眼,头埋在膝头,不去看他……

“安心?安心?你怎么了?你跟我说句话啊……”

林进还在不停的问她……

乔安心只觉自己的理智快要到了极限,甚至每一刻的,她都觉得已经是在极限了,每一次的忍耐,都是极大的煎熬,她的脑中开始混沌,甚至不受控制的开始出现一些画面……

灼热的呼吸、精壮的肌肉、有力的拥抱……

曾经刻意不去想起的记忆,碎片一般涌入脑海……

她的手,无意识的伸起,抓在林进的腿上……

细白的手指,紧紧抓在他的腿,轻轻震颤着。

林进愣了下……

“学……长……”乔安心的声音传来,断断续续,却无端的飘忽,飘着飘着,就能落到人的心尖上,让人不觉痒痒的、麻麻的……

“安心,怎么了?”林进顿了下,才道。

她抬头,脸色不正常的潮红,双目间的朦胧更甚,似乎整个人都变得不一样起来,手依旧扯着他的衣服,几乎是一字一顿的说:“你说过的……绝不会碰我……还……算数吗?”

谁都不知道,她是用了多大的力气才抑制住自己不受控制的疯狂的念头……

“算……算数。”

“你、你发誓!”她目光赤红,紧盯着他。

谁都不知道,她差一点,只差一点,就说出了相反的话……

林进在她的目光里,点点头:“我……”

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出,刀疤男啐了一声再次弯腰一把抱起乔安心……

这一次,她直接将乔安心,抱到了林进的腿上。

“唔……”乔安心嘤咛一声。

林进瞬间僵硬了身体。

也就在这时,刀疤男解开了绑着他的绳子。

做完这些,刀疤男后退几步,拂开帘子进了坐在了单绪梅床边,隐隐的,他们兄妹的对话传来……

“哥,你给他解开了……会不会……”

“如果这个时候他跑了,倒是证明他真的不在意这女人,但你看他的模样……抱着那个女人连手都舍不得放,别说是跑了,怕是送他走他都不肯了……”

单绪梅隔着纱幔,望着外面的人,手攥得紧紧的,几乎陷进了肉里……

林进的手,虚虚的的环住乔安心,却始终没有真的碰触到她,乔安心意识已经混沌,在他怀里,难受得扭动身子,下一瞬,却又清醒过来,强迫自己从他身上下去……

林进额头沁了汗,他将乔安心抱在椅子上,自己抬脚向一边走去,刚一迈脚,却被拉住了胳膊,回头,乔安心蜷缩在椅子上,低着头,手却拉住了他的胳膊。

她的力道……

他是能挣脱的,但……

鬼使神差的,在那一个瞬间,他没有继续动作。

只这么一个瞬间,那只抓着他的手便得寸进尺起来,她扯他一寸,他便走近一寸……

乔安心的理智,在无边的欲望里,艰难的明晰一瞬,身边紧挨着的,温热的触感……

抬头,那人近在咫尺……

她要推开那人的动作还未开始,理智便又淹没在无边的本能里,支离破碎。

林进呼吸一滞,任由她的手爬上他的胸口……

她抬头,眼睛润润的望着他,这是他……从来不曾见过的乔安心的模样,也是他……强烈渴望着的。

“安心……”他开口,声音沙哑得厉害。

似乎也还是知道他在叫她的名字的,乔安心眼波里的雾气微微散动,甚至还朝他笑了一下,下一瞬,她软软的开口,说的却是……

“秦……易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