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二百零四章 变态刀疤

门打开来,两个穿着黑色羽绒服的男人,站在门口。

门内,空荡荡的房间里,乔安心和林进,分别站在一边的墙边,两个男人对视一眼,便一人朝一个走去。

乔安心双腿依旧虚软的更加厉害,单是走路已经吃力,不雅说是再逃跑,林进始终担忧的望着她这边,两人被带着出了门,一出门,乔安心突然庆幸方才没能从窗口跳下,这间房子是建在院子里的一间平房,房子外头不是地面,而是硕大的一个池塘,紧紧挨着房根,不知是什么原理,但她知道,一旦跳下来,定然会掉进池塘……

一路穿过院子,两人被带着进了一间房,这次的房间,暖气显然是开着了的,但于乔安心来说,这暖气此时来得,正是不恰当……若是冷的时候,她体内的……还可以稍有抑制,而现在……

温暖的空气,酝酿着阴郁的怪物。

房间里很安静,这是个中式的房间,布置古色古香,右手边,是个大屏风,控制着她的男人朝屏风道:“大哥,人带来了。”

“带进来。”

“是。”

原来,人在屏风后……

两人被带着绕过屏风后,首先入眼的,是一张床,床四周围着绯色的纱幔,让她不由的,想到安家的那一间……粉色床幔的房间……

心底不适更甚。

床上隐隐可以看到躺着个人,鼻端是淡淡消毒水的味道,刀疤男就站在床外侧,见两人进去,对着床的方向,“小梅,我把他们给你带来了,你不是不死心吗?等会就看看这个男人选你还是选她吧!”

里面的,是单绪梅?

乔安心呼吸停顿了一瞬,“单绪梅……我是乔安心,我有话跟你说……伤你的,不是我……”

“你闭嘴!”

纱幔后,是单绪梅尖利许多的声音,她猛地坐起了身,隐隐的,乔安心看到她满脸包裹着白色的纱布,刀疤男一个箭步冲到乔安心面前,抬手就是一个巴掌:“贱人!给我闭嘴!你再敢刺激小梅,信不信我缝了你的嘴!”

他眼神阴厉至极,脸上的刀疤愈发扭曲,乔安心知道,他说得是真的……

“小梅……”林进却在这时开了口。

他一开口,房间里寂静一瞬。

“老师……”缓缓的,小梅的声音传来,声音里,那些尖利和怨毒消失不见,带着些痴缠的,她轻声道。

刀疤男动动嘴,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目光警告的看着林进。

林进不看他,只是看着单绪梅的方向,“小梅,你既还叫我一声老师,我想我就还有立场与你说这些话,你出了事,我很难过,也着急,想要早点找到真凶,可是小梅,这件事情,真的不是安心做的,安心她……”

“够了!”像是被突然刺激到一般,单绪梅尖叫一声,“安心安心安心!老师,为什么你总是这么亲密的称呼她?呵!因为她喜欢过你?别那个表情,我调查过了,这个女人在大学的时候暗恋过你,可……她喜欢你,我比她还要喜欢你啊!你以前,对我最好的,不管来的新人怎么样,你都对我最好的!但自从这个女人来了以后……就不一样了……”

她越说,声音越低,说到自己时,委屈与痴缠并存,每每提到乔安心,便是一阵的歇斯底里……

听在乔安心耳里,却是一阵复杂,一方面,她没想到单绪梅对林进的执念……竟然这么深,另一方面,她竟因为这执念将她调查了一遍……并且,这份已经过于执拗的念想里,太过偏执了……她自认林进对她,并未有多少特殊,甚至在洛城他与自己说那些话之前,她连想都没想过林进会对她……有什么其他念头的想法……

但,单绪梅,却那么敏锐……

“小梅,”林进拧眉,“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我跟你之间,我不止一次说过,只把你当朋友对待,我们之间的事不管其他人的事,更与安心无关。”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语气缓和了些,“我对你好,是把你当朋友,也当学生,希望你能更好的适应、进步,你是个好女孩,不要因为一时的意气……”

“一时意气?老师,你没看到那些照片吗?是这个贱女人……”

“小梅!”

单绪梅顿了下,随即便是更大的声音:“她!她毁了我的脸!我只是骂她一句就不行了吗?老师!是她害我在先,我怎么报复都不过分,今天,我就要让你看清她的真面目!”

她阴测测的笑了下,“你还不知道吧老师,这个女人,看起来一本正经柔柔弱弱的,其实骨子里最是淫荡拜金,她呀,早就被人包养了边说,还带着男人到你给她租的房子里!”

乔安心眯了眼,“你监视我?”

之前的话,她不是没有想说的,只是体内的欲望,在这间房子里,发酵一般的膨胀着,她所有的力气,都用在了隐忍上……

她知道单绪梅口中的包养,不外乎是指的秦易风,但……

她与秦易风个的关系,这个时候,她并不想解释,她在意的,只是单绪梅为何对她的行动了如指掌。

单绪梅冷哼一声,并不否认:“监视?随你怎么说,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自己做了婊子,就要做好被人骂骚的准备!”

她出口的话,已经口不择言,林进听得频频皱眉。

“也就是说,你真的监视我了?”

“监视你又怎么样?!”

乔安心冷笑一声,“既然是你监视我,如果我真的与人合计着要害你,你为什么没发现?”

“我……那是我疏忽了,没想到你这女人那么狡猾!”

“狡猾?那你倒说说,我害你的理由是什么。”乔安心目光沉静,她手指攥得紧紧的,手心的刺痛感让她保持着已经动摇了的理智。

“你!为了去洛城的名额!”单绪梅厉声道,“你嫉妒我要单独跟老师出差,你这个歹毒的贱人!表面上装作不跟我争,实际上背地里下手!”

竟是……因为这个……

她有多气愤,乔安心就有多想笑。

“单绪梅,第一,我不喜欢林进,所以你说的嫉妒之类根本就不存在;第二,就算是为了学习的机会,我告诉你,我如果真的想去,一定会跟你争。为了这个我冒着那么大的风险找人伤人?这恐怕是正常人都不会做的事。我再说一次,这件事不是我做的,如果你真的要报复,也报复错了人,与其在这里与我浪费时间,不如去找真正害你的人。”

她模样冷静,说出的话条理清楚,若不是脸色不正常的潮红,还有手心隐隐淌下的血滴,恐怕再也看不出异样。

“你!”单绪梅语塞。

“好了小梅,”刀疤男出声,“你不能动气,乖,我知道你的意思。”

说着,他转了身,“你这女人倒是伶牙俐齿,啧啧,怪不得引得这小子不喜欢我家小梅偏偏喜欢你,但我告诉你,今天,你就算是说出朵花来,只要照片的事还摆在这,我就不会善罢甘休,抛开这件事不说,单说你跟这小子的关系,小梅要让他对你彻底死心,今天恐怕你就不能全身而退……”

他说着,目光在她身上上下打量着,目光里的不怀好意明显又恶意。

“按理说,时间也该到了,”他抬手,“把这个男人给我绑起来。”

“你们……”林进只说出两个字,便被堵住了嘴,绑在了椅子上。

刀疤男看一眼,“你们都下去吧。”

“可是老大,这女人……”控制着乔安心的男人不放心的道。

“放心吧,现在就是让她跑,她也没力气跑了。”

果然,那人的手一松,乔安心便软软的倒了下去。

再多的不甘,不愿,也抵不过身体的变化来得猛烈。

“小梅,不要着急,好戏就要开场,今天,我就要这个男人亲眼看着他喜欢的女人,是怎么在众目睽睽之下发情!”他转身,眼底闪着变态的光,“还有,这个男人,但凡要是对你有一点喜欢,这个时候,他就不会有反应……如果他忍不住……那么小梅,你就能彻底死心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