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二章 凉薄如斯

叮——

脑海里似乎有根弦断了,乔安心手指顿在那里,她嘴唇颤抖了几下:“嗯。”

声音有些低,但好歹笑容还在脸上。

秦易风猛地伸手抬起她的下巴,强迫她与自己对视:“你,就没有其他要说的?”

乔安心歪头:“没了。”

他们原本的合同,其实是五年,一年前,乔安心找到秦易风,将合同改成了两年,这是她自己的要求,他应了她,履行了承诺,她该走得欢欢喜喜。

“让你多等了一年,委屈你了,”秦易风眼神晦暗不明,“一年前,你本来打算直接走的吧。”

他提起一年前,乔安心脸色苍白了下,很快说道:“是啊,多亏秦少大方,愿意多给我一百万,一百万换合作多一年,怎么算都值了。”

她笑盈盈说着,秦易风脸色越发不好,捏着她下巴的手越发用力,乔安心疼得轻哼一声,补了一句:“秦少不满意?对了,还要谢谢秦少这两年的照顾,跟你合作,很……愉快。”

秦易风盯着她,他的眼睛太深邃,深得让她沉溺,乔安心的笑慢慢僵硬在嘴角,手指攥得紧紧的,她觉得自己一定是精神不正常了,要不然,怎么还会差点迷失在他的眼神里……

良久,秦易风才收回手,薄唇微启,吐出一个字:“滚。”

秦易风的话,她从来都是听从的态度。

现在他让她滚,她绝对不会多待一刻。

“太太……”秦易风的助理小林话一出口,才意识到眼前的女人身份已经变了,他忙开口:“乔小姐,秦总说了,这房子归您,还有这卡,里面有三百万,还有,离婚协议您签一下。”

小林把东西递给乔安心,却见乔安心坐在椅子上,眼神胶着在空气中某一点,很明显走神了,他轻咳一声,重新唤道:“乔小姐,乔小姐?”

“额,哦,不好意思,”乔安心回过神,歉意道。

“没关系,这个,麻烦您签一下。”小林忙道,把手上的东西再次递过去,心里暗叹,人家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亲,这可真不是个好活儿啊。

乔安心接过,低头看着。

离婚文件已经弄好了,就像当初结婚时一样,简单得……让人觉得不太真实。

小林偷偷打量她,作为秦易风的贴身助理,他是为数不多的知道两人真实关系的人之一,乔小姐还是秦太太时,虽然看起来锋芒太利了总是杀得那些女人片甲不留,也总一副除了钱什么都不在乎的模样,但现在想来,她从未真的主动做出欺人的事,对这别墅的钟点工都礼貌温和的模样,秦总对她明明也……

“林助理。”

乔安心的话打断了小林的思绪,他赶紧正色道:“乔小姐,有什么问题吗?”

一幢别墅加三百万,难道不够?

不怪他小人之心,不过帮秦易风打发女人的工作,两年前可都是他在做的,但乔安心接下来的话却让他差点接不住了。

她说:“林助理,这卡我收下了,至于房子就算了,我不要。”

“乔……”

“请听我说完,”乔安心打断他,“三百万是我争取来的,也是我该拿的,至于这房子,”她笑了下,“住得起恐怕我也养不起,替我谢过你们秦总好意,我拿了钱,咱们就银货两讫了。”

“这……”小林为难的抓抓脑袋。

乔安心站起身,她穿着牛仔裤高领毛衣,拿过一边的大衣穿上,边穿边说:“林助理不必为难,我也只是就事论事,放心,我也绝对不会再拿着这事要挟什么,出了这门,我还是两年前的乔安心,跟秦总没有半分关系。”

她说得很平静,小林目光落到她脚边的行李箱,暗棕色的皮箱已经有些旧了,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还是两年前她住进来的时候带的那个。

身上的衣服,似乎也是两年前的旧衣服。

小林终于还是点点头,侧过身,见乔安心拉着行李箱就走,他忍不住多了一句:“今天已经这么晚了,乔小姐要不明早再走?”

“不用了,谢谢。”

女人朝后摆摆手,没有回头,带着义无反顾的味道,但那纤瘦的身形怎么都让人怜惜。

整个过程中,秦易风始终在书房处理公事。

乔安心拉着行李箱走得干脆,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听到那人的声音传来:

“小林,整理房间,该丢的东西丢掉。”

乔安心脚步一顿,这厮,还真是凉薄得可以。

……

这别墅区有一个雅致的名字,叫枫泊居,位置极佳,紧挨着夜城一处景点,乔安心出了枫泊居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旁边景区早就关了门,深冬的夜里,路上只有三三两两的行人。

她裹紧了大衣,拉着箱子在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她的手抄在口袋,摸到了那张薄薄的卡,像被烫到了似的,她蓦地收回手,这钱,不能动。

其实她也不知道可以去哪,这两年秦易风给的酬劳,她全都寄回了家里,秦易风是个很好的合作者,只要乔安心不暴露交易给他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他对于她的生活,可以说一点都不会干涉。

但秦易风的身份实在太显赫,保险起见,乔安心自觉地找了份文员的工作,几个月工资甚至都不够秦易风给她提供的一个衣服的价值,但她依然没有放弃这份工作。

或许,就是为了今天,交易结束的时候,还能养活自己。

她站在路灯边,微微低垂着头,脚下一团小小的影子,远处看,整个人显得更加瘦弱。

“咳咳,老板,要过去送一下乔小姐吗?”

对面街角,小林看着凝视着窗外乔安心方向的秦易风,小心的问。

秦易风没有说话,但周身越发冷冽,小林乖乖噤声,他实在搞不懂自家老板的心思,毫无征兆说交易结束把人赶走了,看着人拖着行李箱就这么走了,又这么不说话不远不近的跟着人家。

小林偷偷看向自家老板,却发现自家老板脸色变得更吓人了,随之而来的是对面乔安心一声尖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