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二百零三章 逃离不得

没有人比乔安心更熟悉这种味道。

这是她曾经很爱的味道,在作为秦太太的两年中,还曾特意学习过泡制方法,后来,在安家……喝过安娜父亲那一杯,再后来,在南城,喝过了蒋明乐给的那一杯……

之后,她便对这种味道避之不及。曾经的最爱,变成了无法下咽的东西……

“安心,他门给你喝的,到底是什么?”林进担忧道。

乔安心手指微颤,声音低低的,“是茶。”

“茶?”

想必她的反应,在他看来,如果是普通的茶,本不该是这种反应才是……

她点点头:“没错,就是茶,普通的茶,而已。”

她如此说,告诉林进,更是告诉自己。

那刀疤男说,你应该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吧,呵呵,为了你,我也是费了好大一番心思!贱人!你就慢慢享受吧!

味蕾和理智都告诉她,他们灌到她嘴里的,恐怕是……

可……

如果她能忍得住……

手指收紧,短短的指甲也刺痛着手心,脸颊、脖子、被踢到过的腿,都疼痛着,再加上房间里刺骨的冷,她眉尖一凛,就算是……或许这次,她也能忍得住……

秦易风曾说过,她体内的东西是阶段性的,每一次外物的诱导,条件达到时便会发作,而每一次的发作,意味着她必须……

秦易风……

无意识的,她的心中开始期待他的出现……

他曾,不止一次的,救她于水火……

这一次,安娜说过,他在为她的事忙碌,那么他……是不是会知道,她被关到了这里?

那么他……是不是可以……再……救她一次。

她抬头,目光恍然的望向窗外。

“安心……”林进靠近了她两步,“坐在地上更凉,站起来吧。”

他靠近了她,似乎想要伸手扶她,大想到刚才她的抗拒,还有他的承诺,他终于还是放下手,声音更轻了些,“安心……起来吧?”

乔安心有些恍然的回头,点点头,撑着身子站起身。

“学长……”

“怎么了安心?”

“我其实……”她抿抿唇,“他们给我喝的,我也不确定到底是什么,不过……左右不是什么好东西就是了,万一……万一我有什么不当的举止或者不受控制失去理智的话,你……你干脆打晕我。”

“事情还没到那一步,先不要多想。”他说着,应该是想缓和下气氛,道:“况且,打晕一个人哪是这么容易的,你学长我不过一介书生,手无缚鸡之力……”

说到后面,带了些自嘲的意味。

乔安心摇摇头:“手无缚鸡之力的君子,总比孔武有力的莽夫要强。”

两人说着,气氛倒是缓和了一些,林进捡起地上的外套,拍落上面的灰尘,披在乔安心身上:“虽是书生,到底也是男人,身子底子比你好些,安心,这个时候,就不要跟我犟了。”

乔安心动动嘴,最终还是没有再拒绝,她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这个时候,她要是先倒下了,才是拖累了林进……

“学长,你说,会有人来救我们吗?”

“当然,之前这伙人在公司闹过两天,我们报过警了,警方那边有数,一旦发现我们不见了就会找上他们的。”

乔安心心里定了定,“学长你跟……你跟单绪梅之间……”

林进叹口气,苦笑一声:“说起来,这件事我也有责任,我刚认识小梅时,她是个有些叛逆的女孩子,但偏偏话很少,不爱与人交流,甚至是抗拒的,总之,有点孤僻了,但她画画倒是还好,我就想着多少总得让她适应公司的工作生活才是,所以对她照顾得也就多了些,哪知道因此就让她……我跟她说过,我只把她当朋友,她当时似乎听进去了,但现在看来,当时恐怕也只是应付我了……”

他凝着的眉间,都是自责。

“学长,你才是,别多想,再怎么,你也不能左右她的想法,我现在就是想不通,那照片到底怎么回事,那件衣服,跟我的那件简直一模一样,可我今天早晨还在衣柜里看到了,衣服并没有丢,到底是什么假装成我,做了这种事?”

“安心,你好好想想,你有没有什么得罪的人?”

得罪的人?

她苦笑一声,“如果说得罪的话,那……真的是不少……”

过去的两年里,她做着替秦易风挡桃花的工作,单是那个时候,得罪的女人恐怕就不止两位数了吧……

脑中一张张漂亮却不甘的脸快进着闪过,那些人的模样都已经模糊,记忆里,都是妆容精致的模样,除此之外,剩下的就是她们看着秦易风的眼神,热烈的、爱慕的、期待的、势在必得的……

再有就是被她赶走时的不甘。

如果把这些算起来,她怕是数不清了。

林进顿了下,嘴唇微动似乎想说什么,但最终没有问出口,只是道:“不管是谁,总是假冒的,安心,总会真相大白的。”

他这么说着,不知是说给乔安心,还是说给自己。

时间分分秒秒过去,房子里依旧冰冷彻骨,窗外吹进的风似乎一次比一次的凌冽,而乔安心的身上……

却是不正常的温度升高着。

她手脚冰凉,偏偏体内不断涌出燥热……

这种感觉,她并不陌生。

曾经不止一次的,她经历过。

她的发作,是有一个过程的,而现在,正是那过程的开始阶段。

她抿唇,看着窗外的方向,突然起身。

“安心?”

乔安心没有说话,走到墙边,仰头看着窗口,这是个不大的窗口,开在很高的位置,这个设计,好像本来就是为了囚禁人而设计的,她退后几步,目测一下窗子的大小,缓缓道,“学长,你说这个窗户,我能通过吗?”

林进愣了下,懂了她的意思,也抬头朝那窗户看去,半晌,道:“如果除了身上的外套,或许可以,安心,你是想?”

乔安心点点头:“嗯,学长,我不能待在这里。”

“不行!”他突然道。

乔安心转头,他神色严肃,“就算你从窗户出去了,外头定然是什么都没有,这么高的距离你落下去你想过会是什么后果吗?安心,相信我,我被他们抓走前留下了信号的,说不定我们不见了的事现在已经被发现了,说不定他们现在就在救我们的路上了,这边的情况,我们暂时还算安全,现在不是冒险的时候。”

乔安心听着,摇摇头:“你说的我都懂,可是学长……我必须要跟你分开,我……他们给我灌的东西,好像……要发作了。”

林进神色一僵。

“你是说……”

乔安心点点头,“嗯,我能感觉到,不过应该是刚开始,我可以控制自己,但我不确定再过一会我会变成什么样子,所以趁现在,学长,我必须要出去。”

窗户的高度,如果借着林进的肩膀,她可以够得到,外面的情况虽然还不知道,但……

她已经别无他法。

无论如何,她都不能与林进……

不,不光是林进,谁都不可以……

除了……

身上的感觉越发强烈,外界的温度还有身上的痛楚,总归还是盖不过那股由内而外升起的,强烈的感觉……

她步子虚软一瞬,幸而伸手扶住了墙,深吸一口气,她看着林进:“学长,拜托……”

“安心……”他边说,边朝她靠近,乔安心却下意识后退……

他后面那句“你相信我”就这么咽了回去,看着她,终于点点头,走到墙边,蹲下身子,“安心,上来。”

乔安心走过去,扶着墙,慢慢踩到他的肩膀,保险起见,她的外套已经脱掉,她牙齿不断打着冷颤,双腿也在打颤,似乎每一个动作都耗费着极大的力气,终于站起了身子,手扒在了窗边,带在此时,门外说话声传来……

“大哥说,将那两个人带过去,小姐要亲自看着。”

“小姐亲自看着?咱们大哥给那女人据说喂了的东西能那啥……嘿嘿,小姐确定要看?”

“哎哟,小姐再怎么也是女人嘛,女人呀,一旦陷入感情里啊,是不到黄河心不死的,估计大哥就是让小姐彻底死了那份心。”

“啧啧……别说,里面那个女人……倒真有几分姿色……”

“别废话了,快开门吧!”

——咔哒

门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