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二百零二章 离我远点

原来,单绪梅出事的事是真的。

在那天他们开完会后的当天晚上,她就出了事。据说下班后她回到家不久,便有人敲门,打开门迎接她的,却是冷冰冰的刀子,水果刀在她脸上一连划了几刀……

后来,通过小区的监控,伤人者被查到,据调查,伤人者与单绪梅没有一丝牵扯,精神方面也无异常,唯一的可能性,便是那人受人指使,而指使者……

林进犹豫了下,“安心,我相信你与这件事没有关系,但不知道哪里来的消息,他们就认定是你做的,还说……”

“还说是因为你,对吗?”乔安心开口,替他说完未出口的话。

林进轻轻点头,“这真是……荒谬……”

“学长,这件事……闹了多久了?”

“她被伤的第二天早上就有人去公司找你,我怕影响到你,就没有告诉你,后来咱们出差两天,回来我问过公司的人,他们说这事非但没有结束,反而愈演愈烈,所以……”

“所以,你才不想让我这个时候去公司的……”她轻轻接口。

那么……

秦易风也是因为这个吗?

他……不让她去公司,甚至将她反锁家中……却无论如何都不说的原因,就是……这个吗?

“可是……不是我做的……”她开口,呢喃般的说。

“安心……”林进的手搭在她的肩膀,轻轻拍了两下,“我信你。这些人将我们抓来这里,肯定还会出现,到时候我会与他们解释,不论如何,我会让你安全离开。”

乔安心淡淡笑了下,心底却依旧沉重,这件事哪里有林进说得这般简单,如果与这些人能讲得清道理,恐怕他们现在也不会这里了,她现在想知道的是,为什么这些人如此笃定事情是她指使的?

那个伤了单绪梅的人,又到底是为什么陷害她?

夜城的冬天本就冷,加上现在已经是晚上,风从窗子里吹进,房子里更是彻骨的冰,乔安心不由一个冷颤,林进看在眼里,脱下了自己的外套披在乔安心身上,他里面穿的是毛衣,在这样的房间里并不起到多大的保暖作用,乔安心立马把外套拿下来:“学长,这里这么冷,你快穿上吧。”

“我没事,倒是你,身子那么弱,你穿上……”

“不,我还好,学长……”

——哐当!

门被踹开,乔安心和林进的动作顿住,两人好保持着推拒的样子,门口站着的,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脸上一道长长的疤格外明显,因着这道疤,让他看起来格外的凶狠,他身后,还跟着几个男人。

乔安心和林进下意识起身。

“我呸,大哥,你看这一对狗男女,在这个时候了还他妈你侬我侬呢,咱们小梅可还是躺着呢!”之前被称作二哥的男人撸起袖子就要朝他们走过来。

刀疤男抬手:“退下。”

那二哥不甘的退了回去,不过眼神依旧保持着随时准备出手的模样。

林进挡在乔安心身前,“这位,想必就是小梅的哥哥了吧,关于小梅的事,我很遗憾,但我想你们一定是误会了,因为不管是我还是乔安心,都与小梅被伤的事没有关系,我明白你护妹心切,但单先生,精力放在我们身上反而是浪费了时间,让真正伤害小梅的人逍遥法外,小梅是我的助理,也是朋友,她出了事我们都很痛心,如果有需要的地方,一定在所不辞。”

听完他的话,刀疤男冷笑了下,“林进……呵呵,好一个林进啊,这张嘴倒是能说会道,想必小梅就是被你这张嘴骗了的吧,可惜现在你说什么都没有用了,不管是你身后的女人,还是你,你们俩一个伤了她的脸,一个伤了她的心,你们俩都该死!放心,你不用担心你身后的女人了,毕竟你自己都自身难保了!”

“那么……”乔安心突然开口,“我很好奇,我们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单先生何以如此笃定?凡是都讲求证据,单先生你说呢?”

“证据?”像是听到了笑话一般,刀疤男大笑一声,“你跟我讲证据?好,我就让你死个明白,老三,把‘证据’给我摆上来!”

“是,大哥!”

那人答后便退了出去,房间里的气氛,却依旧凝滞。

林进动了下,将乔安心挡得更严了些,“别怕。”他对乔安心轻声道。

乔安心轻轻点点头。

她深知林进不是这些人的对手,但此时,只能寄希望他们所谓的证据,并不能站得住脚……

很快,去取证据的人回来了。

早有人抬了椅子给刀疤男坐下,那人拿来的东西,装在一个信封里,他双手将信封交到刀疤男手里,刀疤接过,撇一眼里面的东西,然后伸手砸在了林进身上,“你们不是要证据吗?看看吧!”

信封里的东西露出来有些,那是……照片?

她俯身,捡起信封,抽出里面的照片……

第一张,上面是个陌生男人,穿一身黑色衣服,戴着鸭舌帽还有口罩,正鬼鬼祟祟的在楼道里……

下一张,是那人到了一个门口,而门口的,除了他,还有另一个人,单绪梅……

这是一组单绪梅被伤的照片……

透过并不是特别清晰的照片,完整的还原了当时的场景,看到后面,单绪梅被伤了脸,血滴落在地上满满的溅到她的鞋子上……乔安心拿着照片的手微微颤抖,但她知道,这些还不是关键,这些,只是那个男人伤了单绪梅的证据,而有关于她的……

翻到下一张,她的手顿在那里。

照片上,依旧是那个男人,而画面上的另一个……

只有一个背影……

身形纤弱,长长的头发披在身上……

与她,神似至极。

“怎么会……”林进皱眉,“这是……”

乔安心知道他的意思,纵然他是相信她的,但这个背影,凡是认识她的人看到,便一定会认作是她,再有就是……

那人身上的衣服,与她的一套一模一样,而她的那一套,是……

手工定制的。

是她在回来夜城之后,秦易风送她的。

手工定制,世上,独此一件。

她呼吸不稳,猛地抽出下一张照片,照片上,依旧是“她”与那个男人,这一次,“她”很明显的给了那个男人什么,下一张照片,便是放大的细节图,上面显示,“她”给的东西,是一张银行卡……

“我们查过了,那张卡,确实是以你的名义办的。”刀疤男起身,“怎么,死心了吗?”

他说着,上前,林进再次挡在乔安心身前:“单先生,虽然这照片摆在这里,但现在什么都能作假,照片更是能ps,不能单凭这个就……”

“少废话!”刀疤男不耐的打断他,“让开!”

林进自然没有动作,便有人上来,强行将他拉到一边,他身后的乔安心,微垂的头慢慢抬起,“这照片的人不是我。”

刀疤男眼睛一眯,抬手,蓦地掐住她的脖子……

“贱人!还嘴硬!老子就知道你刚才不过是拖延时间而已!”

窒息的感觉……

“住手!你放开她!”林进急声道,不过很快没了声音,应该也是被控制住了。

刀疤男扼住她的脖子,力道掌握得……不会让她窒息而死,却恰恰是让人最为难受的程度……

乔安心眼前发黑,手无意识的掰着他扼住她的手。

“我告诉你,伤了我妹子,你们都得付出代价,咱们的账,一个个来算……”

说着,他手上用力,将乔安心甩在地上,“把东西拿上来!给我灌!”

乔安心跌坐在地,手扶在脖间,大口呼吸着,还未反应过来,便再次被人控制了动作,另一人捏住她的鼻子,她本能的张嘴呼吸,下一刻,温热的东西入喉……

脑中一个激灵,喉间的触感,唤起了她曾经的记忆,她蓦地反抗更甚!

“给我老实点!”那人一脚踢在她身上,尖利的疼痛感,她额上冷汗连连,只是一个瞬间,那些东西便顺着喉咙滑进了身体……

桎梏她的人放开了她。

她手指抠在喉咙,疯了一样干呕,想要吐出来……

“呵呵,没用的。”刀疤男狞笑,居高临下的望着她,“你应该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吧,呵呵,为了你,我也是费了好大一番心思!贱人!你就慢慢享受吧!等小梅看到你们肮脏的一面,也就死了心了,等她死了心,老子有的是办法招呼你们!”

她已经听不清那些话,满脑子只知道现在必须吐出那些东西……

门慢慢关上,林进急忙跑过来:“安心安心!你怎么样!还好吗?他们给你喝了什么?”

他的手碰到乔安心的胳膊,她触电一般蓦地退后,声音尖利:“不要!离我远点!”

林进动作一顿。

乔安心坐在地上,双臂环膝,脑袋埋下,低低的声音断断续续,“学长……不管待会我怎样,你答应我,都……离我远点。从现在开始,一点都不要碰到我……”

“可是……”

“答应我!”她猛地抬头,看着他,双目赤红,眼底却灰白一片。

林进嘴唇动了动,“好,我答应你。”

但,并不是所有的承诺,都能践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