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二百零一章 羊落虎口

公司大门已经关上,后门还开着,不过楼道里,零零散散几个人,关着的门口旁边,地下零碎的一些纸的碎屑,都是红色的,在白色的地面格外惹眼。

她站在楼道里,下意识退了几步,正在这时,另一个电梯打开了来,几个男人从电梯中出来,手上拿着的,是红色的的纸,这些纸……

乔安心目光落在不远处地上的红色碎屑上,果然,这些人朝公司门口走去,在大门处停下,手中的纸铺展开来,准备往门口贴的样子,乔安心也看清了纸上的字……

——交出伤人恶女乔安心!

她呼吸一窒,下意识后退……

怎么会……

她……伤人?

方才司机的话再次在脑中回响,两女争一男、毁人容貌……这些字眼不断刺激着她,她终于知道心底的隐隐不安来自哪里……

“喂,你们干嘛呢!”

楼道里的一声大喝,让乔安心和正在门口贴横幅的人均是回头,就见穿着制服的保安正横眉看着他们:“又是你们几个,赶紧给我出去,我告诉你们,再不听劝在这里闹,信不信我现在就报警?”

“呵!报警?有本事你报警啊,反正咱们人多得很,今天哥儿几个进去了,马上就有其他人来继续闹!只要这破公司不交出那贱女人,我们这事就没完!”

这种状况显然并不是第一次发生,那些人对保安的话并不在意……

但落在乔安心耳里,她背脊一凉,下意识后退……

但在这时……

“哎,你们看那个女人!”

门口其中一人突然指着乔安心,“你们看她,像不像小梅给我们看过的照片上的女人?”

小梅……

那些人的视线瞬间就朝这边聚拢来,乔安心脑中空白一瞬,反手按了电梯,电梯恰恰停在这一层,门一打开她立马进去,手指不停在关门键上按着,力道很大,手指都生疼,空白的脑中只剩了一个念头:离开这里!立刻!马上!

但电梯的反应时间却是固定的,不可能为她的意志所转移,脑中片刻的空白后,她听到外面的叫嚷声……

“就是她!给我抓住她!别让她跑了!”

“你们干嘛!给我住手!”

“你走开,我告诉你,少管闲事!不然连你一起教训!”

乔安心呼吸急促,门已关上了大半,她目光紧紧盯着门……

只差一点……

只差一点就能离开……

——啪!

一只手蓦地伸过来,电梯门感应到这只手,在乔安心瞪大的眼中,缓缓分了开……

外面,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人,狞笑着,不远处,那保安挣扎着,却无奈被两人控制了动作。

“你们是谁?”乔安心拧眉,“你们要做什么!”

“哈哈,我们是谁?”最开始分开门的那男人率先走进电梯,随后,其他人也走了进去,那人一把捏住乔安心的下巴,抬起她的脸,“你就是那个姓乔的贱女人吧,瞧瞧这张脸,还真是好看,比照片还好看。”

说完,他恶意的笑了下。

电梯门缓缓关上。

乔安心脑中飞速转动着。

“二哥,长得好看有什么用,还不是个黑心肠的恶毒女人。”后面一个男人道。

乔安心眯了眼:“虽然不知道你们找我做什么,但我确信你们找错人了。”

“找错人?”那人手下用了力,见乔安心扭曲瞬间的模样,抬手在她脸上就是一巴掌,“贱人,还敢装蒜,老子不管你是谁,也不管你是干什么的,但谁让你惹了我们大哥的妹子,还弄伤了她的脸?告诉你,这一巴掌,是先让你适应下,待会有你受的!”

脸侧火辣辣的疼,嘴角隐隐的腥甜,她知道应该是出了血,手指微微攥起,“你们大哥的妹子,是谁?”

啪!

又是一巴掌,那人面容狰狞:“还给老子装蒜是不?我们大哥姓单,他妹子叫小梅,你他妈还敢装蒜不?!”

“二哥,先别打了,”后面一个男人道,“待会让大哥来处理她。”

“滚你丫的,到了大哥那里还有她更惨的!”

“是,正因为这个,我不是怕这女人被你打得一会不经折腾了吗?”

那人一听,冷哼一声不甘心的放下了手,却依旧在骂骂咧咧……

乔安心顾不得脸上的疼,依着这些人的意思,还有之前那司机的话,受伤的人,应该是单绪梅无疑,而且恐怕还是被伤到了脸,但问题是,为什么这些人咬定是她做的?

那司机说的两女争一男……单绪梅喜欢的人,是林进,也就是说……

她为了林进,伤了单绪梅?

简直……荒唐……

所以,之前,安娜与她说的那些莫名的话,也是以为这件事真的是她做的?

那么……

秦易风呢?

安娜的意思,秦易风正在为她处理这件事,所以,他……也是认为她做的?

可她分明什么都没有做!

电梯的楼层一点点降低,脸上的疼痛持续传来,耳中嗡嗡一片,那些人谩骂似乎已经屏蔽在外,余光里,她盯着下降的楼层……

这里是夜城的市中心,这个时间,外面依旧灯火通明,还有方才的保安,应该有办法联系到自己人,到了外面,她一定……不能随他们这样走了……

电梯门打开,就是她的机会!

她敛了眉,暗暗蓄力,不论如何,她一定要跑出去……

电梯已经下到三楼,她手指微微攥起……

被称为二哥的男人挪动脚步,乔安心警惕的看着他,他咧嘴,乔安心下意识后退,直到身子抵到了电梯侧壁……

“给我把她抓过来。”

“是,二哥!”

“你们放开我!”

乔安心不由慌乱!

那人继续笑着,在她的目光中抬起了手,“待会见了,乔小姐!”

不!

他是要……

意识到他要做什么的乔安心,蓦地睁大了眼睛,她摇着头,使劲挣扎着,但身侧固定着她的两人力气大得超过她的想象,其中一人掐住了她的脖子让她动弹不得……

电梯已经过了二楼……

那人抬手,迅猛用力的朝乔安心的后颈落下……

失去意识只是一瞬间的事,乔安心没想到,她会被同样的伎俩带走两次……

一楼,电梯门打开……

“都让开,都让开!我们朋友晕倒了!麻烦让一让,我们赶着去医院……”

众目睽睽,灯火通明里,乔安心被这样带走。

……

“安心……安心?”

谁在叫她?

“安心……”

缓缓睁开眼,入眼,是一张温润的脸,带着窄边无框眼镜,正焦急的望着她。

“学……学长?”乔安心呢喃般的道,胳膊用力,想要撑起身子。

“小心,我扶你起来。”林进说着,抬手扶住她。

乔安心艰难的坐起身子,双颊和后颈依旧在隐隐作痛……

“这是哪里?学长,你怎么也在?”

目之所及的地方,是一间极其普通的房间的模样,只是空间小了些,房子里空旷至极,什么都没有,只有雪白的墙壁,窗户开得很高,只有小小的一个空间,风从窗子吹进,房子里冷得让她牙齿打颤……

“应该是单绪梅找人做的,我也是被抓来的,安心,你觉得怎么样?冷吗?”林进担忧的望着她,抬手在她额头碰了碰,“你额头有点烫,别是发烧了……”

“我没事,”乔安心打断他,“学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单绪梅会受伤,又为什么会牵扯我们?还有,你之前说的……让我在家休息两天……也是因为这件事吗?”

“先别急,听我慢慢跟你说……”林进叹口气,“事已至此,也不能再瞒着你了……”

他抬手推推眼镜,缓缓开了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