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一百九十九章 事情棘手

她与秦易风之间,纠葛不断的两年多时间里,最近的一段日子,是她最为开心的时间。

纵然他始终不曾说过喜欢她的话,但他的行为……

却一再给她那种感觉。

她以为他们之间,终于走出了不同的一步,她这么久以来不敢想的,终于可以有了希望的苗头……

她努力工作,在每个日子里都加班加点,希望能自己更快的变得更好一些,就算是追不上他的脚步,至少……一直在进步总是好的……

但现在……

他却突然变了一个人似的。

他怎么就能……突然就,变了呢……

她倚在门后,模样颓然。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门只打开了一次,却是给她送进了饭菜,门口站着两人,显然是那人派来看着她的,她心里突然就空陷了一大片,冷冷的看着那两人,并没有试图强行出去的意思,饭菜拿进去,门再次关上,她将那些饭菜随手放在桌上,拿出手机给林进拨了电话,不管怎样……她去不了公司,总要给林进说一声……

“喂,安心?”林进很快接了电话。

乔安心不觉调整了表情,道:“学长,很抱歉,我今天恐怕不能去公司了,今天起来后身体突然不舒服,今天的任务,我在家做可以吗?”

“身体不舒服?严重吗?要去看医生吗?”林进一叠声的道,“没关系,工作的事你不用担心,作品现在有了些存稿,进度没有那么赶,你先养好身体再说。”

“嗯,好,我身体也不是什么大毛病,估计休息休息就好了。”

“什么叫不是什么大毛病,”林进语气严肃了些,“安心,你别不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你知道那边医院的地址吗?要不我陪你过去……”

“不!”乔安心蓦地打断他,而后觉得自己的反应过于激烈了,道:“不用了,学长,我会自己去,我打个车就过去了,你不用过来。”

“好,那你自己注意身体……”

挂断了电话,乔安心长长的舒一口气,若是林进来了……

看到门口站着的两人,还有被锁住的大门……

该如何想她……

如果当真被林进看到她如此狼狈的一面,她恐怕是……再也无法在这个公司待下去了……

她摇摇头,打断了这些念头。

电脑打开,林进只发了一小部分的东西给她,应该是怕她无聊,又怕她太过伤神了,心里淡淡的暖流滑过……又忍不住的,想到那个人……

她就是这般没出息,这个时候,还能想到他……

中午的时候,门依旧准时打开了一次,饭菜被送进来,早晨的饭菜她还没有动过,只是任务似的接进来中午的分量,门外两个人将这些看在眼里,互相对视一眼后,再次关上了门。

乔安心以为,这扇门再次打开,要在晚上了,但出乎意料的,下午的时候,门外再次传来动静……

她不觉站起身,眼睛盯着门口的方向。

门缓缓打开……

“安心!”周燃燃的声音传来。

乔安心心底一颤,一股酸涩油然而生。

“安心,你这是怎么了?他们说你两顿都没有吃饭了……”周燃燃跑过去,看着她,担忧道,“还有门口的人,是怎么回事?”

乔安心看了一眼门口的方向,拉着她坐下,正色道:“燃燃,是谁告诉你我没吃饭的,是谁联系你让你来的?”

“是景晨啊。”周燃燃道,随即皱眉,“外面那些人……难道是监视你的?安心,你昨晚跟秦易风,怎么回事?”

苏景辰……

苏景辰能知道她的事,想来是秦易风告诉他的,想必苏景辰也是知道些什么的,但……

看着周燃燃,她没有说出后面的话,周燃燃对苏景辰的用心她是知道的……

“燃燃,他……是怎么跟你说的?”她抿抿唇,道。

“景晨说你身体不太舒服在家休息,但是不肯好好吃饭,让我来陪陪你,”她眉心皱着,“不过看外面这个架势,恐怕没有那么简单吧……”

乔安心没有说话。

“安心,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周燃燃看着她。

“我……”乔安心张张嘴,最终还是将昨晚还有今早的事告诉了她,末了道:“燃燃,在洛城时,我就一直联系不上他,当时觉得他可能很忙,可是回来后他那么突然就……我知道一定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但为什么他就是不肯告诉我呢……”

周燃燃蓦地站起来:“安心,别怕!我觉得这件事既然是景晨告诉我的,他肯定还知道些什么,就算他不知道,至少通过他,也能让我们更容易的知道些。”

她拉着她的手:“不管发生了什么,你都得保重身体不是,你说你本来就身体不好一直那么虚,别到最后查出来啥事没有你倒是先倒下了,再说了,还有伯母呢,听你说最近伯母的治疗挺顺利的,别等到伯母回来的时候看到你一阵风都能吹倒似的,不得心疼?安心,我马上去给你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在这里,好好吃饭,不要瞎想知道不?”

她提到陈凤兰,这是乔安心永远的软肋,她顿了下,点点头。

“燃燃,就算查不到什么,也没什么,反正那人的性子……他不想让人知道的话,总有办法的……”

“嗯,我知道,你放心!”

周燃燃走后,乔安心慢慢打开食盒,依旧是那些营养餐,她曾听安娜说过,这些东西看着简单,实际上特别讲究,她这简单的一餐,怕是就不亚于酒店一桌的价值,但现在看着这些,她却没有一点食欲。

木然的拿起筷子夹到嘴里,木然的做着机械的咀嚼动作,这抗拒,似乎从心里蔓延到了身体,她每吃下一口,都有淡淡的饱腹感,甚至是反胃的感觉。

时间从未像现在这般的煎熬,就算是在南城,被蒋明乐关在那间漆黑的铁皮屋时,也没有现在的难熬,那个时候,是恐惧更多一些,而现在……

是茫然。

这种空落落找不到依托的感觉,几乎将她逼疯。

她看着门口的方向,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等的,是周燃燃,还是……

晚上,门再次开了,这一次,带着饭菜进来的,却是……安娜。

乔安心下意识起身:“安娜?你……怎么来了?”

她想自己现在的状态,要多颓然有多颓然,要多糟糕有多糟糕,与安娜比起来,她真是……狼狈至极。

心中升起淡淡的羞耻感。

莫名的,不想让安娜看到她这个样子。

她微微错开她的目光,仿佛这样就能避开她的注视。

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一般,安娜将饭菜放在桌上,目光也微微移了开,“小乔,我来看看你。”

她……来看她……

也就是说……

她也知道她……被关在了这里……

像个囚犯一般的。

“安娜,他……告诉你的?”

安娜明显的,脸上的笑顿了下,“小乔,你别怪他,他其实,有苦衷的……”

苦衷……

所以……

“所以,安娜,你知道他是为什么吗?”

安娜叹口气,“我也不知道具体的,只是隐隐知道一点,小乔……他,总是为你好的。”

为她好?

“既然是为我好的,为什么不能告诉我呢……”她苦笑一声,“安娜,你能告诉我吗?”

安娜脸上一丝为难,“小乔,本来我觉得这事还是你们之间直接来说比较好,但看着你这样,我心里也不好受,小乔,我知道你那么拼的工作是为什么,都是女人,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有时候,我们做一些事的时候,总不能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就不顾其他人了……”

乔安心越听,越觉得不对劲,怎么她话里的意思……

好像她做了什么?

“其实不管你做了什么,他的能力,总能给你摆平,但这次的,有些棘手……”

“等一下,”乔安心眉心微皱,“安娜,你这话……什么意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