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一百九十八章 加油啊

乔安心从没有想到的是,会如此快的见到秦易风。

周燃燃和苏景晨送她到了小区,周燃燃坚持把她送上去,乔安心也说不然让周燃燃索性在这里跟她一起住算了,苏景晨无奈,送两人上了楼,出了电梯,两人一转头却愣住了。

不远处,乔安心家门口,站着一个高大颀长的身影,那人外套拿在手里,背对着她们,不知在想些什么。

“秦……总裁?”周燃燃率先开口,打破了这寂静。

秦易风回身。

苏景辰上前,拉了周燃燃的手,周燃燃回头,他朝她比一个“嘘”的动作,周燃燃点点头轻轻退了两步。

乔安心望着那人,呢喃般的开口……

“秦易风……”

“安心,”周燃燃拉了下她的胳膊,“那个……时间不早了,我跟景晨就先撤了啊,咱们之后再聊,那个,你……加油啊!”

说到最后,她朝她挤眉弄眼,意味明显,说完不待乔安心说话,拉着苏景辰钻进了电梯。

楼道里,只剩了乔安心与秦易风两个。

乔安心看着他,终于迈动脚步……

是因为夜色太晚了,还是灯光太晦暗,越是靠近他,她总觉得他哪里有不一样了……

似乎与她上次见到的秦易风,哪里不一样了……

“你,在等我吗?”终于走到他面前,她站定,道。

声音轻轻的,但楼道里太安静,这声音也那么清晰起来。

他点点头,“开门。”

乔安心掏出钥匙,开门的动作有些木然,咔哒一声,门锁打开,她进去,敞开了门等他进去,他高大的身影自她身边经过,她手上微微用力关了门。

“我……我昨天,给你打电话了。”她道,“有几次没打通,唯一打通的一次,接电话的是安娜,她说,你把手机落下了,你……”

“嗯。”他道。

嗯……

就……这样?

竟……一点都没有解释……

她抿抿唇,“你……手机,没带在身边吗?”

说完这句,他蓦地回身,动作大得几乎要撞到她,在她睁大的眼睛里,她看到他的表情,沉静的表面下,隐隐的惊涛骇浪,他嘴唇微动,开口的话却是,“乔安心,明天,待在家。”

待在家?

“什么意思?”她不解。

“就是你听到的意思,”他眼神冷峻,“明天,待在这里,不要去公司。”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

她皱了眉:“那,后天呢?”

“后天,待定。”

他的表情语气,都告诉她,他不是在开玩笑。

“不,我要去上班,我已经跟学长说过。”她也盯着他,定定道。

听到她嘴里的学长,他脸色更冷了两分,出口的话更是不带着一分商量的余地,“待在家里。”

他说得那么淡定,仿佛这是个再正常不过的要求。

“为什么?”她抬头,看着他,隐隐的倔强。

“没有,为什么。”他开口,依旧如此的说。

乔安心突然笑了下,这笑,带着些冷意,“秦易风,你为什么总是这样?就算你要我做什么,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你说我不向你求助,那么你呢,你有没有想过是为什么?因为你从来都不跟我说,不管是什么,好的坏的,原因目的,你从来都是自己想好,然后告诉我让我执行而已……你,凭什么觉得,这样的你……让我有安全感……”

说到最后,语气渐渐弱了去,仿佛所有的心力都已耗尽,她呼吸急促,眼眶发红。

“还有昨天……你一直不接我的电话,就……就没有一句……解释的话吗……”

他的目光,沉过外面的风雪。

“乔安心,你在委屈吗?”他薄唇微启,出口的话也带着凉意。

他这话出口,她胸口起伏得更加厉害,仿佛积压在胸腔的东西叫嚣着要冲出来……

她呼吸急促,出口的声音带着颤意,她说:“秦易风,我……确实是喜欢你。”

空气仿佛静止一般。

连外面的风雪声,都似乎隐了去。

整个世界,都只剩她带着水意的声音。

“我喜欢你,甚至比我想象中的更多一些,你不知道,你说可以让我靠近的你的时候,我心里多么的……开心……后来,你对我很好,或许是我的自以为是,但……我是真的那么感觉的,这段时间里,我总觉得……跟在梦里似的,飘乎乎的,所以我想,我好好工作,让自己变得更好一些……可是你为什么,又这样了呢?”

她说着,头微微垂下,从他的角度,看到她的发顶,不仔细看的话,几乎看不出是两个发旋的模样了。

她伸了手,细白的手指伸出,扯住他的衣角,“秦易风……你,能不能不要再这样,能不能……至少,告诉我为什么……”

说完,她轻轻抬了头,眸子里满是他的模样……

这个男人,有世上最好看的容颜,和,最为凉薄的心。但她却固执的以为,她与他,总是不同的,他坚不可摧的凉薄里,至少有那么一个缺口,是……给她的。

“没有为什么。”

这,便是他的回答。

她抓着他衣袖的手,轻轻松了开。手指攥起,手臂缓缓垂下。

“我明天,要去上班。”她说。

他眼神微眯。

“如果你不想让我去,要么告诉我为什么,要么……索性把我关在家里。”

他抬手,抬起她的下巴,手上并未用太大力气,只是望着她的目光里,疾风骤雨。

“乔安心……”他开口,声音微哑,“听话。”

这一声听话,让她眼眶红得更加厉害……

他,当真是知道……如何才能折磨得她更厉害……

“你……告诉我,好不好?”她的语气,也低了下来,带一丝祈求的软。

他望着她,良久,嘴唇微动……

手机却恰在此时响起……

他的话终是没有出口,拿出手机,乔安心看到上面显示的号码,是安娜。

他看她一眼,略过她,出了门。

随着渐渐关上的门,乔安心听到他接电话的声音……

她站在门后,目光里有什么东西碎开,灯光照在她眼睛里,润润的反射着光。

他出去后,再也没有回来。

乔安心坐在床上,双臂环膝,脑中繁杂一片……

不知何时睡了去,一夜噩梦……

第二日醒来,头微微疼,她看了下时间,还不到闹钟响的时间,倒是还早,但头疼,胸口闷闷的,她索性起了身,只着睡衣站在窗前,风雪已经停了,外面雪白一片,好看,但刺得眼睛疼,她眯了眼,阳台上,他的衣服依旧挂在那里……

她目光微顿,转身离开了窗边。

洗漱、换衣服,吃早餐,脑中他的话依旧在回荡,清晰又明确,他,不让她去上班……

她不懂这其中的道理,更不知他为何这般要求,他或许不知道,这份工作于她的意义……

昨夜那些激烈的情绪仿佛一觉醒来都散了去,剩下的,是淡淡的冰凉和微微的疼,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反抗什么,又或者,自己的行为到底算不算得上是反抗……

下到一楼,开门……

——咔哒

门锁响动,门却没有打开。

她心思一沉,再次拧动门锁,门依旧没有打开……

——如果你不想让我去,要么告诉我为什么,要么……索性把我关在家里。

这是……她昨晚的话。

不会是……

她身体僵直一瞬,下一刻,更加用力的开门……

但不管她如何动作,门却依旧没有打开。

她猛地抬手,使劲拍着门,“有人吗?外面有人吗?”

猫眼里,外面空空如也。

她蓦地打开包,拿出手机,拨通了他的电话,这一次,那嘟嘟的电话提示声莫名让她心焦。

但好在……这一次,电话打通了。

“喂,秦易风,我现在在门口,正打算出门,但门怎么都打不开,你……你是不是……”

“这两天,先待在家里。”他打断了她,默认了她的话。

乔安心只觉脑中空白一片,莫大的气氛和屈辱感冲入脑海,“你!你疯了吗?你到底要做什么?你这是软禁你知道吗?!”

“软禁……”他开口,重复着这两个字,半晌,道:“只要你待在家里,其他的……你怎么想都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