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一百九十六章 了解男人

她怔了下,“学长如果指的是画画方面的,欢迎学长指点。”

林进眼神微闪,沉默了下,“时间不早了,你先吃饭。”

他这么说着,并没有出去的打算,在桌对面坐了下来,乔安心脚部微顿,还是走过去。

“学长,今天的报告我整理得差不多了,要不要现在给你看?”

林进点头:“也好。”

乔安心心底悄悄松了口气,她将笔记本抱过来,将刚写的报告给他看,又给他倒了水,这才在他对面坐下。

林进的目光落在电脑屏幕上,视线随着文字微微移动,乔安心目光终于移下,拿起筷子重新吃饭。

手机就在她身边,再没有响起……

或许,安娜还没有到他那里,等手机到了他手上,他或许会……给她回电话……

嘴里本能的做着咀嚼的动作,脑中胡思乱想着……

“安心……”林进突然开口。

她筷子顿住,“嗯,学长,怎么了?”

她的报告有什么问题吗?

林进看她的模样,不由缓和了表情:“怎么那个表情,放心,报告没问题,相反的,我觉得非常好,安心啊,我现在特别庆幸招到了你。”

听他这么说,乔安心不由笑,“学长,虽然你夸我我很高兴,但你这么夸我,我还是怕我会骄傲。”

“骄傲便骄傲,安心,你有骄傲的资本。”他抬手扶扶眼镜,“安心,其实说实话,刚开始拿到你简历的时候我是犹豫了下,不是说不想招你,只是咱们这次的任务需要你马上就上手的,看你的简历,这两年似乎并未从事与画画相关的专业,所以我犹豫了。安心,看这个样子,你当时的简历是不是并不全?”

他的意思是,还是在夸她?

稍一反应,乔安心便明白了他的意思,摇摇头:“没,只是偶尔有画,真正喜欢的,没舍得放下,只是也没机会进入这个行业。”

林进顿了下,“安心……你,这两年,是不是……过得不好。”

乔安心愣了下。

夹杂着酒气和饭香,他的话缓缓入耳。

“没……还好。”

话音落,她动作继续。

“安心,你还是……跟我生分了。”

乔安心抬头,就见林进镜片后的眼睛,眼底一抹受伤。

她顿了下,生分……

她跟林进之间,用这个词似乎……并不恰当。

大学时,她曾暗恋过他,那时她与他的关系,所有的靠近也罢,多是她一个人的维系,而现在……那份年少最初的悸动消失了去,他们之间剩下的,才是正常的校友或者是同学朋友之间的感情了吧……

这么想着,她开口道:“并不是,学长,我还是把你当成朋友的啊。”

“朋友!”他声音蓦地拔高了些,在乔安心抬头望着他的时候,生生没有再说下去,只道:“朋友……也还好。也是,你跟周燃燃是好闺蜜,我总不能贪心让你待我跟待她一样。”

他眉眼带笑,似乎又恢复了原本的温润模样。

气氛缓和如常,乔安心心底松了下来,“学长你要是去趟泰国,说不定还有机会达到跟燃燃一样的地位。”

“安心,我是你学长,还是你直系领导,你这么损我,不怕我给你穿小鞋?”

“不要,我本来脚就不大。”

两人一来一回间,气氛赫然如常。

乔安心一顿饭吃完,便有工作人员来收拾了餐具,她正起身关了门送走工作人员,手机的震动声传来……

她蓦地回头,三步并两步跑到沙发旁拿起手机,因为跑得急,并没有注意到脚下,腿碰在桌角磕了一下,顾不得疼,她一手抓起手机……

手机依旧在震动。

只是显示的号码……

并不是她想看到的。

一串区号开头的号码,号码下面显示该号码被一百一十八人标记为骚扰电话,她按了静音,将手机放回沙发上。

“安心,没事吧?”林进微皱了眉,目光落在她方才磕到的腿上。

隔着衣服,并不能看出什么,但腿上传来的疼痛感却是无法忽视,乔安心脸色苍白了下,摇头道:“没事,没事学长。”

说着,她坐回到沙发上。

“安心,别逞强,”林进道,“你脸色都白了,酒店有药膏之类的,待会我去给你取。”

“不,不用了,”乔安心道,“没事的,不用这么麻烦。”

林进眉心皱了皱:“之前在开会时,你说你这两天有事,所以不能来洛城。是不是……没有处理好?”

乔安心怔了下,就见他目光微移,落在她身旁的手机上,便明白了他的意思……

他是看自己方才接电话的模样……

是了,方才怎么就突然忘了还有林进在场?

她手腕动了动,将手机攥在手里……

没了骚扰电话的手机,恢复了冰冷安静的机器的模样,心思杂乱一瞬,脑中片刻间全是那人的模样……

“安心?”林进出声,略带担忧的望着她。

“没事……”她摇头,“之前的,都处理好了,学长你不用担心,这……只是些私事。”

林进没有回答,顿了下,下定决心般,道:“安心,我从国外回来后其实就打听过你的事情,你们家的事……隐约听到了一些,才知道伯父……也终于知道你两年前突然退学的原因,回来后我想找你来着,但无奈以前的同学竟都不知你的动向,我当时以为,以为你不在夜城了,直到燃燃联系到了公司这边,向我们推荐了你……”

他每说一句,乔安心的心底便沉一沉。

“你不知道,见到你的时候,我……”他停了下,似乎在斟酌着措辞,道:“当时,我心里的开心,比我想象中的竟还要多。安心……你呢?”

乔安心目光微顿,“学长,再见到你,我也很高兴……”

林进的眼底一丝光亮闪烁,但下一秒,这光芒便隐了去,因为乔安心继续道……

“毕竟,跟在你手下,总比跟在陌生人手下要安心些,况且,学长的能力一向有目共睹。”她笑着,声音淡淡的,语气不觉带了些疏离。

感觉到这疏离,林进眼底情绪闪动。

两人都没有说话,等着这情绪重新归于平静。

“你,有喜欢的人了?”林进轻声道。

乔安心顿了下,握着手机的手更紧了些,腿上的疼痛感陆续传来,让她的声音也跟着颤了颤,她开口,“嗯,有。”

“刚才,便是在等他的电话?”他继续道。

乔安心抿抿唇:“是。”

这话说完,便是久久的沉默。

半晌,林进道:“安心,我知道你明白了我的意思,但你要明白,我也明白了你的意思。所以,你不用担心我会怎样,从今天开始,从现在开始,我就还是你的学长,是你的主笔,也只是你的学长,你的主笔,如果你愿意把我当朋友,那是再好不过,如果不愿意,我也欣然接受,只是希望……以后你别跟我再生分了,咱们的关系止于此,但不代表着时间也就停止了吧?”

他本就长得温润俊朗,这一番话说下来,带着些洒脱和遗憾,却并无让人反感的东西,乔安心不由点点头:“嗯,学长。”

这一声学长落下,林进起身:“时间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

乔安心跟着起身,将他送到门口,出门的时候,林进突然回过身,他的动作太突然,乔安心差点撞在他的胸膛,她堪堪收住脚……

“安心……”

她抬眼望他,等他继续说下去。

“要是有什么委屈,都可以跟我说,”他直直盯着她,“就算我帮不到其他的,帮你分析开解下也是可以的。”

乔安心点点头,他转了身,出门的一瞬,乔安心听到他说,“别忘了,最了解男人的,还是男人。”

心底一顿。

门关上。

乔安心低头,目光落在黑色屏幕的手机上。

门外,林进望着关上的门,嘴角轻轻勾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