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一百九十五章 不知的事

这一夜乔安心睡得并不安稳,她断断续续醒了一次,在几个支离破碎的梦境里的间隙,她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的时候,似乎看到有人站在她的床边,影影绰绰间,她看到那人窄边无框的眼镜……

是林进。

似乎不知道她微睁着眼睛一般,林进俯身,抬手给她盖了盖被子,又给她掖了背角,在她恍恍惚惚的神思里,做完这些后他翻身回了自己床上……

第二日早晨,乔安心醒来的时候才六点,林进已经洗漱回来,见她醒来,道:“早安,安心。”

“早安。”乔安心道,看着他的模样,脑中隐隐闪过昨晚的画面,但混沌的脑中并不能分辨昨晚的一切,到底是真实还是梦境,看着林进一如往常的模样,她还是没有问出口。

起床气洗漱,又换了衣服回来,林进已经带着早餐回来了,看到乔安心道:“餐车上的种类不多,我记得你说过胃最近不太舒服,所以挑着清淡的买了些,咱们下车后估计就没有时间了,再吃饭时就得到中午了,你先吃些。”

乔安心点头:“谢谢。学长,下车后直接去作者家还是?”

林进低看下时间:“不用,我在洛城火车站旁定了个房间,下车后先去洗漱一下。”

“洗漱?”

林进轻咳一声,低头看下自己:“安心你无妨,我这一身得拾掇下了。放心,很快的,时间来得及。”

乔安心看向他,他一身衣服虽然依旧整齐合宜,但想到他要去的非常正式的场合,就似乎并不合适起来,她赶紧点头:“好,是我疏忽了,那我们就这么办。”

两人吃完饭,便准备下车了,洛城的这个清晨,也是被大雪覆盖的,漫天的雪依旧纷纷扬扬,仿佛无止境般,在这种时候,庆幸火车只晚点了一小会,两人下车后,林进带着乔安心进了酒店,他定的也是个套间,自然不是秦易风常住的那种,但也是非常不错的了,进了房间后,乔安心才发现有两个洗漱间,且两扇门之间是都可以反锁的,林进让她选择一间,乔安心便进了里面一间。

林进在外面一间洗漱换衣服,乔安心在里面,看了下镜子里的自己,虽是已经洗漱过,衣服也是换过的,但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身上还是带着风尘仆仆的味道,看了下时间,便也进了洗漱间很快的洗了个澡,洗漱出来想了下又化了个淡淡的妆,等她出去的时候,林进已经准备好在沙发上坐着等了。

乔安心愣了下,“学长,你收拾好好久了吗?怎么没敲门叫我?”

林进望着她,却是一时闪神……

乔安心极少化妆,平时的她最多只是画画眉涂涂嘴唇提一下气色,此时虽然是极快的完成了个淡妆,但却也是全套的妆容了,与她平时的清丽不同的,又多了些其他的味道……

“学长?”

林进回过神,起身笑道:“没,我看你没出来,猜到你可能也在洗漱,等女士是绅士的修养之一,这个时候怎么能催你。”

乔安心笑了:“那么绅士先生,抱歉让你久等了,我们现在可以出发了。”

两人说着便又出了酒店,叫的车已经等在门口,上车后林进与司机说了路线,便开始与乔安心说一些待会的注意事项,乔安心认真听着,又说了一次自己准备与作者交流的东西,林进听着,间或补充指点一些,很快到了乔安心与原作者约好的地方,乔安心与林进告辞后便赶紧进去了。

这是一个奇怪的店,里面都是小小的隔间,每个隔间都是带着笔记本电脑的人,敲打键盘的声音此起彼伏,隔间的虽小,却并不会让人觉得压抑,直到见了那作者之后,乔安心才知道这个店是他专门开了面向与他一样写作为职业的人的,外面坐着的,都是这个行业内的人,他不以盈利为目的,初衷只是交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

乔安心与作者的交流还算顺利,在来之前她还以为作者会是有些孤僻或者高傲的类型,见了面才知道对方其实是个有些内敛话不多的人,执意见画手的理由,更多的是源自对作品还原度的要求稍微高了一些,这一点上,两人的目的可以说是异曲同工,所以交流起来倒也顺利……

乔安心也与他聊了好些原计划之外的问题,两人从上午一直聊到了下午,直到肚子都饿了,才察觉到时间过了许久,索性去楼下一起吃了饭,就又接着聊……

等乔安心从这里离开的时候,脑中恍惚间几乎还是另外一个仙侠神魔的世界,她脑中纷飞着许多的画面,宏大的、悲怆的,编织着爱恨情仇因果循环,她站在路边,撑着伞,雪花随风打在她脸上,冰冷的触感让她晃过神,她掏出手机,看了下林进与她说的晚上要住的酒店的地址,林进那边临时有事,他说怕是过来时就晚了,让她可以先在路边店里坐一下等他,如果她要先去酒店的话就打车过去,乔安心想了下,跟他发了消息说了她先回酒店,便打了车。

这里距离林进定的酒店并不算远,很快她就到了地方,进了酒店,她试探性的去前台说明了下情况,没想到林进那边也早已经与这边联系过,乔安心一报出自己的名字便被领到了房间外。

进了房间,乔安心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开了电脑,将今天与作者的交流以及对作品的进一步理解都整理了下来,一方面这个回去是要形成报告的,另一方面,她也是为了自己能更好更深的消化这些收获。

直到报告写了个差不多,时间已经是快八点,林进的电话才打过来,说他那边今天的事情做得差不多,正往酒店去,问她吃过饭了吗,乔安心顿了下,只说午饭吃的晚,现在还不饿,林进便说让人送餐到她房间,让她按时吃饭。挂了电话不久,果然就有服务人员敲门,说是她房间订的餐到了……

望着桌上的饭菜,乔安心拿起筷子,久久没有动作……

她……是不是……

该吃营养餐的……

若是那人在,若是在夜城,秦易风一定是,让她严格按照规定吃营养餐的吧……

脑中闪过这些,手中的筷子更是动作不了。

她终于放下筷子,拿起手机,拨了秦易风的电话……

电话在两声之后被接了起来……

“喂……”

却是……

女人的声音。

“小乔?”那端的人继续道。

是,安娜的声音……

乔安心一顿,道:“安娜,怎么是你接的电话,秦……秦易风呢?”

“没什么,他只是把手机落下了,你要是有事待会再打给他,我马上给他送过去。”透过电话,安娜的声音如旧,好听又温柔。

“嗯……好,那我待会再打。”乔安心道。

电话挂断,她握着手机,再看向桌上的饭菜时,更无食欲。

敲门声传来,她恍然回神,放下手机去开门……

“安心……”

门打开,比声音更先传入的,是掩饰不住的酒气。

林进站在门外,笑望着她,他臂间挂着西装外套,单看脸色,并不见酒意,只是镜片后的眼睛里,些微的醉意。

乔安心一愣,侧身,“学长,你喝酒了?”

“嗯,应酬总是少不了的。”说着,他进门,看着桌上的饭菜,“还没吃?”

“嗯……刚,刚要吃。”

“饭要按时吃,你胃不好,更要按时。”

“嗯,我知道了,学长,”乔安心笑了下,“倒是你,酒气那么重,却不见醉意,从前也不知道你酒量这般好。”

“安心……”

“嗯?”

林进顿了下,转身,说:“安心……还有好多,你不知道的事。你,想知道吗?”

许是他眼神里骤然的异样,又或者是他声音里隐隐的不对劲,在扑面的酒气里,乔安心不觉后退了一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