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一百九十四章 雪夜列车

晚上九点多,雪终于还是开始下了。

纵使夜色浓重,也掩不住自上而来的低气压,天色一变,乔安心下意识看了一眼手机,似有感应般,手机恰在此时震动起来,果然,是林进的,也果然,是告诉她要坐火车去洛城的,距离开车时间不早了,他说打车过来,带着她一起去火车站,让她稍微等下,乔安心一一应下,挂了电话后检查了行李箱的东西,将家里门窗关好,便提了箱子下楼。

外面雪越发大了,风也大了起来,她将衣服上的帽子戴了起来,一接到林进的电话便带着东西出了楼门,一出门,便看到一辆车停在楼门口,车门打开,林进朝她走来:“安心,先上车,箱子给我。”

风雪着实大,仅仅是开门的短短时间,后座便白了一小片,乔安心不做他想,点点头将行李箱递给他自己先进了车里,林进将箱子在后备箱放好后钻进车里。

“师傅,可以出发了,去火车站。”他对司机道。

车子暖气开着,他眼镜上一层薄薄的雾气,他摘下眼镜一边擦着一边对乔安心道:“安心,我电话刚打通你就出来了,是不是早在门口等着了?天这么冷,怎么不在上面等着?”

乔安心目光落在他擦着眼镜的手上,回答道:“我怕时间来不及,反正我是待在一楼的,并没有出来,里面也并不怎么冷,所以就下来等了,学长,雪下这么大,洛城的事会有影响吗?”

林进摇摇头,“不会,那位作者是全职作家,这次你见他的地点是在他家附近,所以只需要你赶过去就行,那边的天气我看天气预报也并不好,放心,到时候我先送你过去。”

送她过去?

“那你呢?”

他已经擦好了眼睛,再次戴上后,朝乔安心笑了下,“我把你送到地方再去办事。”

“你只告诉我地方就行,到时候我自己找过去就成。”乔安心道,毕竟林进有他的事要忙,况且定然比她要做的不容易许多,本就是出差,她不想这样被照顾一般。

听她这么说,林进就笑了,抬手在她脑袋上揉了一下:“安心,你确定能找到地方?大学的时候,你的方向感我可是见识过的……”

乔安心在他这个动作里微微僵硬了脑袋,随着他的话,有些似乎已经久远的记忆再次浮现……

大学时,林进在学生会是干部,同样的也是学校青年志愿者协会的干部,经常领导组织一些活动,有一次他发起一个捐款,具体的事情倒是记不清了,只知道那次是要到广场等地方去,向市民介绍他们的活动捐款目的号召他们捐款的,当时在市里北边还设置了一个点,林进就在那里,而乔安心……是与他一组的,这是林进在任的最后一年,她那时说不出喜欢的话,只是想在任何可以离他近些的时候离他再近一些,所以那时在得知与林进一组时,她特别高兴,几乎一晚上没睡着,但……没想到,就是因为如此,却在清晨时睡过了头,她惊醒的时候林进等人已经先去了,林进特地给她打电话告诉了她详细的地址,但即便如此,乔安心还是迷路了,最后是林进找到的她。

“那时我对你的印象也是深刻啊,从没见过一个人,连迷路都迷到那么彻底的。”他笑道,眼镜后的眼睛里,并未有半分嘲弄,有的,只是一汪温温的东西。

对上他的眼睛,乔安心晃神了一下,很快避过眼去,“我……我也不知那时是怎么了,但是这两年好多了。”她轻声道。

人啊,哪有什么学不会的东西,在逼得无法的时候,总能找到解决办法,若是做不到,那只能说,还有退路可走。

“即便如此,我也还是送你过去,”林进道,“反正总是顺路的。”

顺路……

车窗外,雪大得几乎看不清外面的样子,只看到路灯影影绰绰,恍惚间,乔安心想起秦易风……他也总与她说顺路,总……用这个说法让她接受来着……

她轻轻点点头,不再与林进说其他。

因为雪大,司机开得也慢,幸而这里距离火车站并不远,在火车开前的十几分钟,他们赶到了火车站,这个天气,坐车的人也不见得少,到底是繁华的夜城,或许正因天气如此,飞机无法正常按时起飞,才有更多的人选择了火车,林进带的行李箱比她的小了一号,他把自己的箱子与乔安心换过来,与乔安心要过身份证快步去取了票,两人刚到了候车室不一会,他们要乘坐的那趟车就显示正在检票了,两人随着长长的队伍慢慢移动着,一番折腾后终于上了车。

两人一个是下铺一个是上铺,林进的票是下铺的,他很自然的把自己的衣服放在了上铺,对乔安心道:“你睡下铺。”

这个时候,乔安心也不推脱,点点头。林进将两人的东西放好后,示意乔安心先起身,乔安心不明所以的起身,林进便从包里拿出了什么,绕过乔安心打开了她的床铺……

乔安心看着他的动作,才明白过来这是什么……

好些坐火车卧铺的人因为担心卧铺上的铺盖卫生问题,会选择买些简易的一次性卫生袋套在外面,林进做的就是这个。

他弄好后转身对乔安心道:“这次实在仓促了些,本来本应该……总之,你先这么睡着。”

对面床铺坐着的,是一对年纪略大的夫妇,妇人笑道:“小伙子,你对媳妇可真细心。”

媳妇……

这个字眼落在乔安心耳里,似乎被烫到了一般,她下意识就要解释,但林进在她之前却道:“应该的。”

“我们……”

乔安心后面的话若是说出来,就是打林进的脸了,她微皱了眉,后面的话咽回去,却不明白他……为什么不解释?

林进转身,极小声道:“嘘,待会跟你说。”

乔安心顿了下,还是点点头,在那对夫妻善意的笑里,也笑了下。

睡在他们中铺的,是个中年男子,正在窗边小座上坐着,看着这边的场景,道:“小伙子,我是你们中铺的,咱俩换一下位置吧,你照顾媳妇也方便些。”

林进转身道:“那大哥,真是谢谢你了。”

那大哥摆摆手,“谢什么,我啊,还是觉得会疼媳妇的才是好男人……哎呀,说起这个,我也想我媳妇了,你看外头这个雪大得啊,这个天气就应该抱着媳妇睡着啊……”

说着说着,车厢里的人都不觉笑了起来。

乔安心也笑了下,目光不由看向林进,却见他正将外套放在中铺的位置,察觉到她的目光,他朝他轻轻眨了下眼。

时间不早了,车上的人陆续回到自己的铺位准备休息了,到洛城的时间是明早的七点多,而他们约见对方的时间则是九点,林进说让她不要担心,时间上他都已经规划好,让她安心睡就好,睡一觉就到了。他这一番温声的话,又换来对面那妇人的一番调笑,调笑的内容,无非是林进对乔安心的贴心,乔安心几乎要招架不住,解释的话几番要出口,却每每被林进先回答了去。

等大家都回到了铺位,她拿出手机,几乎同一时间,林进的消息就来了……

——刚才没有生气吧?

——生气倒是没有,就是学长,你为什么不解释呢?我们明明不是那种关系……

——安心,出门在外,尤其是要在车上过夜,还是注意些好,这样的身份,方便些。

乔安心手指在界面上点动几下,最终还是删了她原先的话,林进一直因为没能让她坐飞机去洛城的事有些介怀,或许是因此,才在车上对她照顾得更多了些。

火车哐当哐当开着,外面风声雪声,都被这声音盖了过去,乔安心在这晃动里,渐渐睡了去……

她的手机还抓在手里,界面停留在短信的界面,秦易风的名字静静挂在上面……

——我坐上火车了。

——嗯,知道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