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一百九十三章 路上小心

这其实是她一直在逃避的一个问题。

明知道不应该的,却还是忍不住逃避。

安娜她……

定是以为她与秦易风之间……已经确定了关系,所以才会有这么一问……

其实连她自己,都几乎如此认为了……

这段时间,与秦易风……

是她从前想都不敢想的状态,但……

他始终没有说一句,确立他们关系的话,而她,也一直没有开口,自那次在书房,她鼓起勇气问他是不是喜欢自己之后,她之后累积下的所有勇气,都用在了南城,在那间铁皮屋外,问他那句,秦易风,我能不能,继续喜欢你……

到底,他还是允了的。

罢了,就算他现在依旧未曾明确说什么,但他,依旧是允了的,他也说,她与他而言,到底是不同的,这就……

已经很好了。

至于,他会带她去老宅……

至少现在,她不敢去想。

想不到她该以何种身份,以何种姿态再去老宅。

“怎么了?”安娜察觉到她瞬间的僵硬,道。

乔安心僵在嘴角的笑,重新缓了缓,说:“没有,只是可能这段时间都没有时间来的,恐怕你这顿放要等许久了。”

安娜笑:“无妨,反正该来的,总会来的。”

两人正说着,安娜的手机响起,她接了后便与乔安心说是突然有些事,时间也不早了,便告辞了,乔安心将她送到楼下,看她上了车,车子开动后,她才转身重新上了楼。

再次回到房间,她坐在电脑前继续打开未完成的画作,刚要拿笔继续画,转头看向窗外,看到那几件秦易风的衣服,起身到阳台将它们收下来,抱进房间后看了一圈,最后将那些衣服先放在了沙发上,继续回到电脑前……

画了一会,终是心神不宁,回头,那几件衣服被叠得整齐静静躺在沙发上,她怔了下,起身……

再次回到电脑前,拿起画笔,这一次,她终于定下心来投入到画中,阳台上,几件男士的衣衫又回到了原先的位置。

……

即便是不用去公司,乔安心第二天依旧按照上班时间起床,因为要去洛城出差,她要做的比平时更要多,一方面要完成今天额定的任务,另一方面,这次能见到原作者,是个难得的机会,她准备好好利用这次机会,将所有模棱两可或者有疑惑的地方尽可能多的找出来以与原作者交流……

三餐按送来,林进给她打了电话,跟她又说了一些要准备的,又叮嘱她说洛城那边天气也不好,这次她主要见的是原作者,穿着上不用太职业,不要过于随意就成,所以不要只要风度不要温度。乔安心一一应下,乔安心趁此,将作品中的一些问题先问了一遍林进,林进与她解释一番,末了也说这是他自己的理解,每个人对作品的直觉和感知都不同,要想最为准确的理解,还是与原作者交流比较说,说到这个他玩笑般的说回来后恐怕要好好与乔安心学习了,乔安心几次开口想问单绪梅的事,但每每总被林进转移了话题,无奈,直到电话挂断,林进也没给她问这话的机会。

挂了电话,乔安心想着单绪梅的事,或许是人在晚上时情感真的格外敏锐,昨晚那些莫名的不安,大概只是她神经太过紧绷了,现在再想起,那些不安渐渐弱化,林进虽不说,应该有他不想说的理由,她摇摇头,不再想这件事。

今天夜城的天气倒是还好,没有再下雪了,不过因着化雪的缘故,比之前温度更低了些,她窝在房间里画画,间或看下手机,并没有秦易风的消息……

直到快晚饭时,依旧没有他的消息……

她忍不住拨通了他的电话,电话提示正在通话中,她挂断了电话,过了一会,他的电话打了回来。

“喂……”

他的声音传来,许是声音里微带的倦意,让她嘴边的话不由顿了一下,她道:“该吃晚饭了,我想问你……”

“晚餐我让他们给你送去了,这个时间应该到了。”他道。

乔安心余光里扫过桌上的饭菜,道:“饭菜送来了,就是想问问你……你……一会过来吗?”

他声音没有停顿,道:“今天还有个会,我不一定,你先吃。”

不一定啊……

乔安心握着电话的手紧了紧,道:“好,你要是忙,也吃了饭再忙……”

“好。”

电话挂断,乔安心握着电话,怔愣一会,才放下手机,走到桌前,默默打开餐盒,饭菜还是热的,餐厅那边计算得十分好,包装也没的说,饭菜送到她这边的时候,每每都是刚出锅一样的。将饭菜一样样摆好,她再次看了下时间,这才拿起筷子慢慢吃起来……

这顿饭吃得格外慢,但直到她吃完了,秦易风也没有来,她拿起电话想给打电话问他一下,手指悬在拨号键上,最终还是放下了手机……

他说过要开会,万一还在开会,她打过去就不好了……

想到这里,她起身收拾了饭桌。外面的天气阴沉了一些,她站在窗前,看着外面,注视远方休息下眼睛,手机蓦地震动起来,她立马回身去拿手机,拿起后发现,电话,是林进的……

动作一顿,慢了下来。

“喂,学长。”她语调温温。

“安心啊,收拾得怎么样了?”透过电话,林进的声音传来。

乔安心目光落在不远处放着的小行李箱上,道:“基本都收拾好了,学长。”

“那就好,安心,”林进顿了下,“有件事……是这样的,咱们有可能今晚要走……”

“啊?”

林进似乎叹了口气,“咱们明天早上必须到洛城,但外面天气又阴了下来,我看了下天气,今天晚上开始又有大雪,还是暴风雪,航班肯定会有影响,所以稳妥起见,我们今晚的火车,但是……”

“但是什么?学长,没事,这也是都是因为工作需要,你说吧,我都能配合。”听得出林进话里的歉意,她不禁道,目光落在窗外,这会天气的确是越发阴沉了……

“到洛城那边的高铁票都售光了,估计是因为天气问题,就连火车票都卖的特别快,我只买到了两张硬卧……这次,要委屈你了。”

乔安心不觉摇摇头:“没事,卧铺也挺好,晚上坐车,睡一觉就到洛城了。”

“安心你……”

他顿了顿,似乎有话要说,却在乔安心一个“嗯?”之后又沉默了去,最后道:“没什么,买火车票也只是保险起见,火车票是晚十点多的,要是待会天气没变,我们或许还能坐飞机过去。”

“好,那学长,我这边先都收拾好了,到时候要是另有打算你随时通知我就成。”

“好,那你先收拾。”

挂断电话,乔安心来不及多想,开了行李箱重新检查了一遍,把洗漱用品之类收好一并装进去,外头,天气阴沉得越发厉害,看样子撑不到半夜这场雪就要下起来了,收拾好东西后,她坐在沙发上,握着手机,想了想还是给秦易风发了消息:因为天气不好,航班可能会受影响,我们很可能要提前去洛城,今晚就出发,坐火车去。

过了一会,秦易风给她打过了电话,她接起……

“今晚几点的火车?”他上来便问。

乔安心看了下时间,“说是十点多的。”

他那端沉默了下,“嗯,路上小心。”

路上小心……

就……

这样?

心底沉了沉,她声音低了些:“好,我会的,你……忙你的。”

电话挂断,她坐在沙发上,双手环膝,望着窗外……

秦易风站在窗边,手机握在手里,电话已经挂断,他眸色深深,缓缓转过身。

“总裁,苏少马上就到。”小林在一边道,神色些微的着急。

秦易风神色看不出喜怒,淡淡道:“他来了让他直接进来找我。”

“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