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一百九十一章 意外出事

秦易风车子停在路旁,远远地,乔安心便看到了,这几天,每每他来接她时,都换了车子,这个牌子的车虽然也是好车,但远不如之前他的座驾来得惹眼,乔安心隐隐知道他是为何如此,心底越发柔软。

她自觉上了副驾驶的位置,“今天的工作结束了?”她问。

秦易风道:“这段时间无事。”

乔安心知道,他口中的这段时间,最多只是从现在起的几个小时之内,他的工作时间,哪里有那么清楚的时间界定。

她点点头:“今晚我们吃什么?”

问是如此问,但她能吃的,也是已经定了的,问的吃什么,也单单是指秦易风想吃什么。

秦易风看她一眼:“今天工作累吗?”

乔安心愣了下,“还好。”

“之前你在西城那边住时,炒过的几个菜还不错。”他淡淡道。

乔安心转念明白了他的意思,笑道:“好,那今天就自己做吧,家里没什么材料,等下我去趟菜市场。”

秦易风边发动车子边道:“嗯,我跟你去。”

“别……”乔安心立马道,“我自己去就行。”见他微微皱了眉,便道:“小区里就有菜市场,很近,还有……你要是去了,我估计就不能好好买菜了。”

他看着她,片刻的疑惑。

乔安心轻咳一声:“就是……那里不太适合你,你在家等我就是了……”

说完她闭了嘴,显然不想再解释。这个男人……哪里是在挤在菜市场的模样……

他要是出现在菜市场……恐怕会被围观吧……

这么想着,她的目光不由在他身上上下打量了一番,西装笔挺,连衬衣的纽扣都是精致非凡,通身上下都扬着不一样的气质,这样的人……

果然不适合啊……

秦易风转念一想,明白了她的意思,便也不再说这个,发动了车子。

车子到了小区楼下,乔安心把钥匙给了秦易风让他先上去,她拿起包直接去了菜市场,这个时间正是个买菜的高峰期,她挤在人群中,想着待会要买的菜,秦易风说过的她给他做过的菜,是她还住在西城时……

那次她给他做菜,是有事相求来着?

他还记得那时的菜?

心底一股异样。

等买了菜上了楼,她到了门口刚按了门铃,门就开了来。

他已经脱了外套,白色的衬衣穿在身上,妥帖又合适,袖子微微挽起……

即便早已经不是第一次见他这个模样,但每每看了,她都还是会怔愣一下。

“外面冷,进来。”他道。

“嗯……”他的话说出,她才缓过神,提着菜进了门,他自然的接过她手里的东西。

“上楼换衣服吧。”他说。

乔安心看着他提着菜进了厨房,愣了下,三步并两步跑到楼上房间换衣服。等她换了衣服鞋子下楼到厨房,就看到秦易风在处理菜了……

本是与他不相搭的事,他做起来却毫无违和感。那些菜在他手里,好像是工艺品一般,他手指动作间,好像做了不得了的事情。

她站在厨房门口,看着他的动作呆了一会,才抬脚进去。

“那个……我去蒸饭。”

但……

电饭煲分明已经在工作了。

她回头:“你做的?”

“嗯。”

“秦易风……”

“嗯?”

“还有什么是你做不了的吗?”

他顿了一下,“或许,有。”

乔安心撇撇嘴,这人,还真是……

她便处理另一个菜,两人一起做,很快就处理好了,看着洗好的菜,她擦擦手:“好了,你出去吧。”

“不用我帮忙?”

“说了是我做的,要是炒菜也要你做,那不成你做的了,”她边说边推他,“再说,一会有油烟味呢,你快出去吧,你在这待着影响我发挥。”

她推在他身上的力道与他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但听她如此絮絮叨叨说着,他配合得迈动脚步朝外走去。

他刚出去,她便关上了厨房的门。

“上去等我……”只留下这句话。

他嘴角微扬起,向楼上走去,走到楼梯一半,隐约听着厨房中菜下锅的声音,他停下脚步,拨了个号码……

乔安心做好菜后端着上楼,这里有托盘,她一次就可以全都端上去,一楼的用餐区域比较大,二楼的小些,但只有他们两人,也还是足够了。

“秦易风,吃饭了。”她略微提高了声音,虚掩着的门里,她看到秦易风面前放着电脑,正在电脑上输入着什么,脚步一顿,他……

在处理工作?

不是说这些时间里会有空闲的吗?

她看着他合上电脑出来,不由问:“还有工作的事吗?”

他不甚在意道:“不是什么大事。”

说完两人在桌上摆好,乔安心的那一份秦易风也摆好,在她炒菜时已经送到,她拿着筷子,没有动。

“有事?”他道。

“秦易风……”她面上带了淡淡的犹豫。

“说。”

“要不我们以后……还是在风华吃饭吧?”

“嗯?”

她顿了下,眼神飘了下,“那样比较节省时间……”

说完后,他却没有回答,她不由抬眼望向他,却见他眼神深了几许,“你在……心疼我?”

低低沉沉的声音,缠着丝丝绕绕的情绪。

乔安心愣了下,说不出否认的话,就见他低低笑了下,“放心,我有数。”

他声音里的笑意让她耳根红了红,她目光错开他的注视,道:“你有数就好。”

说完便开始吃饭,不再看他。

秦易风看着她,冷冽的眉眼缓和不少。

两人正吃着饭,门铃突然响了,乔安心一愣,知道她住在这里的,无非只有这么几个人,难道是燃燃来找她了?

她刚要起身去开门,秦易风却在她前面起身,“是找我的。”他说。

找他的?

乔安心看着他下楼,忍不住跟在后面,在楼梯中间站定,门开了,是小林?

小林带着个挺大的箱子,门开后按着秦易风的话搬着那箱子进了……厨房?

她不由怔了下,小林送完那东西就走了,秦易风上楼来,“那是什么?”乔安心道。

“洗碗机。”他答。

洗碗机?

他……

给她的?

什么时候……

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他道:“刚才与小林说的。”

说完经过她身边,牵了她的手上楼,“过来继续吃饭。”

“额……哦……”

被他这么牵着,乔安心只觉轻飘飘好似在云间。

重新做回餐桌,她正要继续吃饭,一旁的电话突然震动起来,她惊了一下,拿过一看,是林进的,微微侧过身子接起来:“喂,学长?”

“安心,有个事情……”

林进的语气不太对劲,乔安心直觉哪里不太对劲,问道:“什么事?”

“是这样的……还是后天去洛城出差的事,那两天你的事,你看看能不能推掉?”

“推掉?”乔安心不由微微提高了些声音,下意识朝秦易风看了一眼。

那端的林进顿了顿,继续道:“对,如果可以的话,你……推掉吧。”

让她推掉的意思是……

她怔了下,“学长,你的意思,难道后天让我去洛城?”

秦易风拿着筷子的手,顿了顿。

林进似乎叹了口气,“对。你后几天的事,能推得掉吗?”

她后几天本来就没有什么特别的事,那本来只是个借口,但问题是……白天开会时,不是说好单绪梅跟林进去洛城的吗?怎么突然……

想到这里,她不由道:“可是学长,不是说要有一个人留在公司的吗?”

“安心……”林进的声音低低传来,“小梅出事了,特殊情况下,即便组里没有人留在公司,也要有人出差完成任务,所以,你那边,尽量把事情推掉……”

单绪梅……出事了?

莫名的,她心底一阵不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