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一百八十七章 他的奖赏

他的眼中,火光更盛,抬手轻抚在她的脸颊。

指腹温热,几不可察的摩挲着她的侧脸,乔安心紧张得呼吸都忘记。

“乔安心,你知道你的回答意味着什么吗?”

他声音微哑,薄唇轻启间,吐出蛊惑般的字眼。

乔安心点点头,轻轻缓缓的说,“我……只是说实话。”

他眉眼骤然深邃:“说实话……总是好的。不说谎,该奖赏。”

说着,他起身,另一只手带着她的手,乔安心便不自觉与他一起,站了起身。

他微低头,望着她,他的眸子太深邃,深邃得她甚至能看到他眼中的自己,眸子里的东西太复杂,复杂得,她看不懂他的情绪,笼罩在他的身影里,除他之外的一切仿佛都自动屏蔽了一般,风、雪、夜……什么都不见,整个世界,都只剩了他。

而他眼中,只有她一个。

“安心。”

“嗯?”

这个嗯字只说了一半,最后上扬的尾音还鼻后时,他的手便揽上了她的腰,轻轻一带,她便落到了他怀里……

收紧手臂,低头……

便,擒住了她的唇。

她闭了眼,置身一片漆黑中,只有他揽着她的手,还有唇上炙热的触感,那么明显。

她抬手,回抱了他,感觉到他手臂蓦地收紧了些,唇齿的交依缠绵而炙热,仿佛要融化了她,她闭着的眼睛,睫毛不住颤动着……

他吻着她,脚下步子挪动了下,两手揽着她,带着她的步子……

小腿后碰到床脚,他加了力道,她便不受控制的向后倒去……

天旋地转间,她是怕的,但张嘴的惊呼在他的唇齿交缠里融化了去,他揽着她的手臂,有力而带着绝对保护的姿态,让她不过一瞬,便安了心……身子倒在床上,随着床垫轻轻颤动着……

而他的唇依旧没有离开过,他身子覆在她身上,手臂撑了大半的力道,压在她身上的力道,恰到好处的紧密和征服力。

“安心……”

他的吻落在她的唇角,呢喃般喊出她的名字。

这一声安心,被他叫得缱绻又温润,落在乔安心耳里,心尖颤了颤,她轻轻应声:“嗯……”

“这个奖赏,喜欢吗?”

说话间,温热的气息洒在她脸上,给她的脸颊染上了酡红的颜色……

她睁了眼,眼底润润一片,望着他,“你这是奖赏我,还是……奖赏你自己?”

声音哑哑的,眸色润湿了一片的温柔。

秦易风微眯了眼,脸上的表情,一丝危险的信号,他撑在她身侧的手臂微微卸了力……

乔安心只感觉,他落在自己身上的重量蓦然大了些,这般更加紧密的靠近……

也让某些感觉更加明显真切了起来……

她的脸,腾地一下,烧起来一般……

“你……”

后面的话,却怎么都说不出口。

秦易风再次双臂用了力气,乔安心身上的重量减了一些,但因着方才那种感觉太过明显,她无法忽略他身体的变化……

躺在他身下,她身体明显的僵硬。

“现在还是觉得对我而言是奖赏?”他眼里带了温温的东西,“怕是比起奖赏,折磨更多一些。”

她微微避过眼去,从脸颊到耳根,通红一片。

“谁……谁让你……这样了……”说出的话,声音轻轻颤颤。

“你。”

她转过眼,略不解的望着他。

“你。”他又重复一遍,“安心,是你让我这样的。”

顿了下,她才明白他为何说这话,眸子瞪他:“我……我不是在问你!”

拿眼瞪他的模样,少见的,带了些娇态,秦易风眼底的情绪越发翻滚,“再这样看我,我会忍不住……”

他越说,声音越低了起来,最后,覆在她耳边,低如呢喃的声音,“我会忍不住……奖赏我自己。”

奖赏……

他自己?

他身体起了变化的某处她还能清晰的感受到,他说的奖赏无非是……

她只觉脸上的温度快要烧着了自己一般。

“在想什么,脸这么红。”

“没、没想什么,就是觉得热……”

他眸光一闪,“热,多是因为穿得多了。”

乔安心一愣,除了身上的温度更加炙热,心跳速度越发的快……

这样的秦易风,更加让她招架不住……

看着她瞪圆的眼,他低低笑出了声:“别怕,我会等你身体好了再……”

后面的话他没有说出口,但他的意思却是不言而喻。

两人的视线,短暂的距离间交灼着……

——嗡嗡

手机的震动突然传来,是乔安心的手机,这手机声一响起,她才恍然仿佛才回到了现实世界一般,方才好似飘在云端的飘忽感渐渐消散了去,她身后推他一下:“我的电话……”

他眸色深深,终是起身,长臂一伸,将她放在一边的手机拿过去递给她,乔安心坐起身,几乎不敢怎么直视他,低头接过手机,手机依旧在震动着,上面跳动的名字,赫然是:林进。

下意识看了一眼秦易风,见他正望着她,神色并未有不悦,她才滑动手机接了起来,“喂,林学长。”

“安心,刚才给你发消息看你没回,我不太放心,你搬家怎么样了?”

“都搬完了,也都收拾好了,学长你放心吧。”

那边的林进似乎笑了一声:“搬完了我就放心了,是你朋友帮你搬的?”

乔安心顿了下,“……嗯,是……我朋友帮我的……”

她抬眼,果见秦易风也正在望着她,脸上才要褪去的温度再次升起,那边的林进确认了她搬完家后也就放了心又说让她早点睡之类的便挂了电话。

电话挂断,乔安心将手机捏在手里,“是林学长的电话,问我都搬好了吗。”

“嗯,你一人在外,确实让人不太放心,”他点头,道:“去洗漱吧。”

洗漱?

乔安心一时跟不上他……

“时间不早了,洗漱后就睡吧。”

“那……那你……”

“我等你睡着再走。”说着,他抬手看了下时间,“最近夜城不太太平,你初搬进来,小心些为好。”

原来,如此……

乔安心点点头,想起周燃燃提起过的,最近市区频发的年轻女子遭入室行窃侵害的消息,但……

“可是你明天也还要上班……”

而且他是要处理那么多的事情,乔安心从前便知道,他的时间紧凑得可怕,像现在这样腾出一个晚上的时间帮她搬家,其实就意味着他一定是在她看不到的时候,更加高强度的工作了的……

“我处理一会事情。”他道,说着,指指他放在一旁的电脑。

乔安心点头,这才放下心来。

等她洗漱出来,就见他坐在沙发上,笔记本摆在腿上,正看着什么,见她出来,他抬眼望她,眸色深沉几许……

洗澡后的她,虽穿着样式保守的睡衣,但纤瘦的她穿着那身睡衣,还是显得衣服宽大了些,站在那里,越发纤弱,长长的未完全擦干的头发贴在脸侧,发端隐隐滴着水珠……

清泠的沐浴后的淡淡香气……

他眸色越发幽深。

乔安心走近:“你在这里办公吗?要不要去那边小书房,那边有个书桌,会舒适些。”

“不用。”他说着,放下电脑,“头发还没完全干,这样睡明天又该头疼了。”

说完起身拿了吹风机,“过来。”

乔安心愣愣的走过去,在沙发上坐下,他开了吹风机,暖暖的风吹来,他修长好看的手指穿插在她的发间……

乔安心却依旧在想着他方才的那句话……

——这样睡着明天又该头疼了。

记忆里,她确实因此头疼过,是在一年前还是更久远的时候?

她都几乎记不起的事了,他……还记得?

“这样不方便吹,”他拍拍自己的腿,“躺着。”

乔安心提线木偶般,侧躺在沙发上,脑袋枕在他腿上,在暖和的风里,在吹风机嗡嗡的声音里,在他偶尔触碰到她耳垂的撩动里,意识渐渐昏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