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一百八十六章 若我留下

与秦易风共处厨房的感觉,很难形容。

仿佛他从高高在上的秦易风,变得更加真实了起来,但这种感觉,也并不只是好的一面……

比如现在,她准备做个汤头,便切了些菜,但他就站在一边看着,纵然一句话不说,也给她莫大的压力……

“秦易风……一会多少会有油烟味,你要不要先上去等我?”终于,她忍不住道。

他摇头:“没关系。”

“可是我……嘶——”

切到了手。

她手紧紧捏着左手食指关节的位置,看着血瞬间流了出来,似乎痛意也跟着放大了一般,脑中空白一瞬,下一瞬,他的手握住她的手,而后带着她在水池下冲洗着,被割伤的手指,也换成了他的手在捏着,他站在她身后,双手从她身侧环过,给她冲洗着……

乔安心像是被他揽在了怀里一般,周身充斥着他的气息,疼痛迟缓了去。

“疼吗?”

他低低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温热的气息洒在她脸侧,她轻轻颤了下,“有点……”

他没再说话,只是吐出的气息都沉了起来。

幸亏乔安心把医药箱也带了来,依着她的意思,这样的伤最多贴个创可贴就是了,但秦易风依旧像昨晚一般,先给她消了毒再做处理……

目光落在她的手心,手心处的伤口已经好得差不多,只不过细细看去才能看出痕迹,他叹气般的说:“昨晚刚说过,今天你便又弄伤了自己,乔安心,你……”

最后的一个字,无奈尽显。

“我……不是故意的。”乔安心说着,试探着动动手指,一动,疼痛感便尖锐的传来,秦易风抬手力道适中的抓住她那根手指,“别乱动。”

乔安心的手便不再乱动,她继续道:“我做饭那么久,总不至于连个葱花都切不好,今天是因为……总之,我做饭,要是有旁人看着,就会紧张。”

“说谎。”他淡淡道。

“……我……”

他看她一眼:“在周燃燃那里,你做饭时,她一直在旁。”

“我……”

“还是说,你口中的旁人,不包括她在内?”他眼神幽深了些。

乔安心张张嘴,却语塞,顿了下,道:“我……我去给你下面……”

说着就要起身,他伸手拉住她:“不用了。”

不用了?

她抬眼看他的神情,见他不像生气的模样,正要开口,便见他起身道:“我来吧。”

他来?

他会做饭?

不待她问出口,他便往厨房走去……

正要起身跟过去,便听到他说:“待在那里休息。”

他的话传到耳中,脑中还未做出反应,身体便自动的听了话,再次坐了回去。

脑中还在消化着他会做饭的消息,或许,只是煮面而已,把水烧开,加面,煮熟后捞起来……如果他是这么做的话倒是不难理解了,但当秦易风端着一碗色香味俱全的面出来是,乔安心愣住了……

他把面在桌上放好,乔安心抬脚跑过去,面的卖相和鼻端的香气让她知道,秦易风……是真的会做饭,至少,是会煮面的。

就是不知道味道如何……

或许是收拾了这么久,又或许是这面的香味太诱人,她口中生津,吞了下口水。

秦易风将那碗面端到她面前:“饿了?吃吧,做的清淡,你吃没问题。”

“那你怎么办?”她脱口而出,随后便是一阵后悔,她怎么就没……再推辞一下……明明她是已经吃过晚饭的了……

“我估计你应该会饿,做了两人份的。”说着,便去厨房,再出来时,果然手上又端了一碗。

“你……我没想到,你竟然会做饭。”乔安心吃了一口,忍不住惊叹,就是她来做,也不一定能做到这个程度。

“这些,都是必须掌握的。”他淡淡道。

乔安心没明白,略带疑惑的望着他。

他便解释道:“很大程度上,我决定着秦家的命脉,风华也承了太多员工的责任,这就意味着,作为掌权人,首先必须要掌握的,便是各种生存的技能以防万一。”

乔安心一愣,原来……如此。

她见过他动手只有两次,一次是在安家,他将她从那间房带出来,他单手,便扼住那人的脖子将他生生提了起来……第二次,是在南城,那间漆黑的铁皮屋中,他与蒋明乐动了手,目呲欲裂……

两次,都是因为她。

其实就算她不说,她也隐隐知道他的身边,暗里都会有专人护着,就像他说的,他的一举一动都牵扯着秦家和夜城,享多大的荣耀,担多大的责任,但正因如此……

他对她的特别,哪怕只是一点,也能让她的感情疯狂滋长……

“怎么这样看我?”

“额……没什么,”乔安心忙收回目光,道,“总感觉越相处,就好像越是重新认识你一般。”

他嘴角扬了下:“那看来,你要多跟我相处才是。”

“为什么?”

“难道,重新认识我的感觉,不好吗?”他一边嘴角扬起的弧度,邪气又诱人,罂粟般,危险,却让人难以抗拒。

乔安心嘴巴张了张,“还……还可以。”

嗯,她在嘴硬。

低头继续吃面,只是嘴角的笑,怎么也隐不了去。

窗外,风雪依旧,房中,饭香四溢,两人面对面坐着,空气缓缓流动,气氛温和而美好。

一顿饭吃完,秦易风刷了碗,只说乔安心的手不能沾水,乔安心晕晕乎乎看着他收拾好所有东西,看了下时间,已经九点半……

他……

该走了……

但他却并不说要走的话。

他不说,她便也不能先开那个口……

他今天帮她做了那么多,她开口赶人,总是不太好,况且……是在她的卧室里……

心弦微动,许是她的错觉,总觉得房中的温度,又高了些似的。

“你……你明天,直接去风华吗?”她极力让自己看起来像是正常的聊天一般。

他点点头:“明天都会在总部,晚上我接你去吃饭。”

“好。”乔安心道,“那……时间不早了……”

“我该走了?”他开口,替她说出后面的话。

乔安心轻咳一声,有些尴尬,她目光避开他的视线,看着窗外道:“外面雪一直不见小,晚了路更不好走……”

“担心我?”他眸色深深,声音听不出意味。

乔安心怔了下,随即点头:“毕竟时间不早了……天气又这么不好……”

秦易风向窗边走去,望着窗外似乎在验证她的话,点头道:“雪确实越下越大,这会积雪已经不小了,路上的确会不安全。”

他说着,转过身:“如此看来,留下是最稳妥的法子了。”

留……留下?

乔安心呼吸一滞,从耳根到脸颊,瞬间红了……

秦易风朝她走过来,她坐在床边,他半蹲下身子与她平视着,“怎么脸这么红了?”

“我……我……你……”乔安心嗫嚅着,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身子微动,想要离他远一些,但刚一动作,他的双手便落下,撑在她身子两侧的床边。

她便僵住了身子,一动不敢动。

他离她那么近,近到她不敢直视他的眼睛,怕一个不小心……便落入了那幽深沉静里……

“晚上一个人,怕吗?”

他声音轻轻的,温热的气息落在她的脸上,连带着他的声音,都仿佛有了温度,让她脸上的温度,也越发高了起来。

“不……不怕。”

“那……”他勾起唇,眼神里隐隐跳动着火光,“如果我留下呢?怕吗?”

脑中轰鸣一声,耳边回响的,全都是他这句话……

乔安心蓦地握紧了手指,受伤的手指,有点疼,这痛意在神经里迅速流过,她恍然回神,望着他近在咫尺的脸,终于开口……

“秦易风,你……你明知道,我……喜欢你。”

轻飘飘的话,重重砸在两人心上。

风声凛冽,大雪弥漫,她与他,对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