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一百八十五章 你还不起

“不知道工具箱的位置?”他看着她,问道。

“额……知道……我知道……”她此时才反应过来,抱着他的外套就往楼下跑,跑了两步才意识到怀里还抱着他的外套,又折回来先把他的衣服放好,这才再次往下走,走到第三个阶梯,下意识慢了些。

她提着工具箱上来,秦易风接过,“去收拾东西吧。”他随口道。

那个语气神态,好像是打发粘人的宠物一边先去玩似的,乔安心应了一声,抬脚进了房间,耳朵却是竖了起来,听着外面工具的响动,,鬼使神差的,她走到门边,趴在门口,悄悄向门外望去……

从她的角度,看不到秦易风的模样,只能隐隐看到他的手臂,衬衣的袖子已经卷起,露着他线条明显的手臂,手上拿着工具,做着世间最普通的事,抬手间隐隐有光线反射,乔安心眯了眼睛,才注意到他手腕上戴着的,那块限量版的手表……

单是那块表,便是这所房子怕是也抵不上的价值,但此时,这手表的主人,却拿着最普通的工具,做着这样的事……

他抬手,在楼梯上敲打了一下……

乔安心心里跟着跳动一下……

她慢慢抽身回房间,心脏止不住的跳动,外面的声音还在继续,一下下,精准又果决,就像他的人。

她目光落在他的西装外套上……

恐怕没人想得到,夜城秦少,也会做这种事……

更不会有人知道,做起这些事的秦易风……有多迷人。

她一边打扫着房间,神思却完全飘到了外面……

她才打扫一半的时候,秦易风敲了下虚掩着的房门进来了,乔安心正在擦衣柜,柜子有三层,她正踮着脚试图擦第三层……

“给我。”秦易风走过去,朝她伸出手。

“楼梯……好了吗?”乔安心转头道,踮起的脚落了地,边说边把抹布递到他手里。

他自然的接过,抬手在衣柜上边擦边说,“嗯,好了,顺便把其他的也检查了一边,从下面数第二层和第五层稍微有要坏的趋势,一并加固了一下。”

他说得云淡风轻,似乎这只是再普通不过的一件事。

乔安心仰头望着他,“秦易风……”

“嗯?”

“你好像……跟我想象中的不太一样……”她愣愣的说道。

秦易风低头看她:“哪里不一样?”

乔安心微微皱了眉,仔细斟酌道:“就是不一样……具体我也说不上来,就好像……好像今天的事,我是说这种杂活,修楼梯、擦洗衣柜……这种事,要不是亲眼所见,我怎么都不相信你会去做……”

他唇角微扬,似乎是笑了一下:“你想象中的我,该做什么才是正常的?”

“我想象中的你啊……就是坐在办公室里签字、处理文件、开会……之类的。”

“嗯,你想的也确实差不多。”他语气清淡,顿了下,道:“不过……你到底是不同的。”

“不同?”

“若是之前,我也不会想到我会做这些。”

说着,他移了脚步,冲洗了抹布,指着另一侧的柜子:“这边擦了吗?”

乔安心愣了下,“额……嗯,下边的擦了,也只剩高处的了……”

他点点头,自乔安心面前走过,在另一侧的柜子上擦起来,“如果我没来,这些你打算怎么办?”

这些?

擦柜子的高处?

“我……我打算待会踩着凳子擦的……”

“楼梯呢?”

楼梯?

乔安心顿了下,声音弱了一些,“之前……之前林学长说……帮我来着。”

明明没有什么,她却莫名其妙的,一丝心虚,下意识弱了声音,下意识抬眼看向他。

秦易风表情未变:“他帮你找了房子本来就是人情了。”

话里的意思,是让她不要总是麻烦林进再欠人情?

乔安心反驳:“他是说帮我来着,但我也没应下啊,我想着自己研究下,敲敲打打应该也能搞的定。”

“敲敲打打?自己?”秦易风转头,目光带着些不明的意味,“乔安心,你好像很骄傲?”

骄傲?

“我没有……”

“我好像问过你一个问题。“他眉心皱了下。

“什么……问题?”声音颤了颤。

秦易风转过身,面对着她,微微低头望她:“乔安心,向我求助,有那么……难?”

他每说一个字,她心里便跟着颤动一下,他一句话说完,她轻轻道:“不是这样的……只是这一次的事,我是真的……没往你身上想……”

“下不为例。”

“嗯……”

他……竟没有像往常那般……为难她……

看着他的侧脸,她心底漾出不一样的情绪……

“可是向你求助,难道就不是欠你人情?”鬼使神差的,她脱口而出。

他眼神微眯,“乔安心,你若欠我人情还有得还,你欠了旁人的,倘若别人向你讨的是你给不起的,你要拿什么还。”

乔安心一怔。

他深深看她一眼:“你欠我的已经够多,所以,尽管欠吧,我要的……你给得起。”

“你……”

似乎很满意她此时的表情,他转了身继续打扫起来。

乔安心憋了半天,最后也只哼了一声。

他打扫着房间里的角角落落,她在铺好的床上整理着东西,她要搬家的事已经跟周燃燃说过,周燃燃说把她在她那里的东西同城寄给她,让她不用来回跑,所以她带在身上的只是些必需品,整理起来倒是容易。

秦易风应该是第一次做这些事,但他就是有那种本事,与次数无关的,做什么都尽善尽美,与他一起,就算忙碌,也成了一种享受。

两人整理完,已经不早了,秦易风在洗漱间洗手的时候,乔安心才猛然意识到,他还没有吃饭!

她拍拍自己的脑袋,明明是打算先与他吃了饭,她再慢慢收拾的,结果……她刚才都是在想些什么?

每次与他一起,不管是怎么什么,他总能轻易的左右她的想法,让她原本的计划想法夭折……

看了下时间,她记得这小区附近倒是有餐馆,不过……

目光转向窗外,窗外风雪愈发大了,怕是好些店铺都关了门,那些大的地方……她其实,并不太敢与他一起去……

夜城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认识秦易风的人并不算少,在中上层更是几乎无人不知,这样的情况下,她隐隐抗拒着与他一起出去……

“在想什么?”秦易风已经洗漱出来。

乔安心犹豫了下,“你……你还没吃饭,你想吃什么?”

他眉尖微挑:“我想吃什么,你便请我吗?”

她顿了下,“嗯……”

鼻腔中轻轻应着,心底却依旧悬着。

在她的忐忑中,他终于开了口,“给我下碗面吧。”

下……碗面?

有一瞬间,乔安心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她愣愣的望着他。

“我问过医生,你的身体,就算是吃完了营养餐,往后最好也是自己做着吃,我那里正好有一套新的厨房用具,索性给你一并带了来,我去取。”

说着,不等她反应,他便穿了外套出了门,乔安心怔怔的站在原地,这里倒是不缺食材……据林进说,原屋主走的时候太仓促,留下了好些食材都是新鲜的,大都是没有用过的,因为那人本来心血来潮正打算从今后自己做饭吃,结果还没等到他实施计划便被调了走。

楼下,关门声传来,乔安心惊醒般,向楼下厨房跑去……

这一次,踏在楼梯上的脚步没有停顿,径直到了厨房才停下,就像林进说的,冰箱里食材很多,橱柜里,米面也都有……

秦易风要吃面啊……

心下微动,那些细碎的情绪来不及感知,便消散了去,随着血液,在经络里流动传递。

她半蹲着身子,检查了食材,把需要的东西拿出来,旁边挂着个围裙,吊牌还在,一看就是新的,她取下来系在身上,心想应该是原先那人的,她先用了之后走之前再买一个新的挂上就好。

正在洗手,便听见敲门声,是了,秦易风并没有钥匙的,她赶紧跑去门口。打开门,秦易风提着个很大的袋子站在门口,她侧过身让他进来,“怎么这么多东西?”

她系着围裙,手上还湿湿的带着水珠,显然刚从厨房出来,秦易风眼神里暗光涌动,道:“嗯,正好是一套的。”

乔安心便看着他在厨房里一件件的摆放,从锅碗瓢盆到刀具之类,一应俱全,真像他所说的,是一整套的。

乔安心看着,突然有种错觉……这是不是也太……巧了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