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一百八十四章 何种关系

午间吃饭,乔安心依旧吃营养餐,因着秦易风外包给了那间餐厅,所以不管乔安心人在哪里,只要没接到提前通知的不用送餐的电话,餐厅便会一直有专门的人员负责按时给乔安心送餐,所以林进中午叫乔安心吃饭时,她只说自己叫了外卖,林进与单绪梅两人便去吃了,乔安心注意到,单绪梅走的时候格外开心,她避过眼去,不再看向他们。

脑中不由想起今天早上的一幕,似乎她从未想到过,有朝一日,要与人介绍秦易风时,该如何去说……

她与他,到底是何种关系……

朋友?可他们……分明有了肌肤之亲……

但再进一层的关系,却不曾有明确的表示……

那么……算是追求者吗?

既然秦易风给了她那个权力,给了她继续喜欢他的权利,是不是就是说,她现在于秦易风的身份,是一个……追求者?

脑中胡思乱想着,入口的菜机械的做着咀嚼的动作,手机忽然震动了下,她拿过一看,是秦易风的消息,问她打算什么时候搬家的,她回复道:准备今天下班后搬。

——嗯,下班我去接你。

乔安心看着,嘴角不由就翘了起来。

“安心,什么事这么开心?”

乔安心抬头,正是林进。

“学……林老师,因为搬家的事啊,我打算今天就搬进去,你怎么吃这么快?”

虽然是习惯了称呼他学长,但在公司,她还是称呼他林老师。

“我带回来吃的,”林进说着抬高了下手里的袋子,到她旁边坐下道:“今天搬?那我下班后一并送你……”

“不用了!”乔安心道。

林进推推眼镜:“可是那个楼梯,我还是今天过去帮你修一下吧,怎么,虽然你一向独立得很,但这种事还是得男人来做。”

是了,楼梯……

她差点忘了这茬……

但……

秦易风今天要送她的……

他……

心思辗转,她还是道:“不用了,今天……我朋友会帮我一起,他……他会修的。”

“看不出你朋友还挺厉害。”林进笑道,并没再勉强。

乔安心知道他把她口中的朋友默认成了女孩子,她动动嘴,却也没有解释。

秦易风的身份太复杂,本来……早晨的那一幕,林进不知有没有认出他……把他与自己牵扯到一起,总归对他不太好的吧……

心思动了动,乔安心没再继续说。

下午的时候,林进提前把明天要做的资料发给了她,并跟乔安心说他明天不一定能不能来公司,让她有什么问题随时电话联系或者网上联系他都行,他一般都会在线,乔安心应下了,其实在此之前,单绪梅已经与她提起过,说林进其实并不是常常待在公司,只不过这几天是因为她刚来的缘故,才在公司带她。

林进把资料传完后,又检查了一边乔安心这两天的作品,她的优势是人物抓得好,同一个人物她画出来似乎就是自带人设的那种感觉,把性格融入其中,这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的,林进便针对于此,给她分配工作,同时针对她的不足给她一些练习作,乔安心分门别类的存储好,此时的林进于她来说,亦师亦友。

忙碌起来的时间过得格外快,但与昨日不同的,这一次,下班时间过了不一会她便意识到了,第一时间就是看手机,果然有秦易风的消息,说他临时开个会,让她等半小时,乔安心知道他本来事忙,掌控着风华和大半个夜城的经济命脉,他每天要做的事,她想象不到的多,但他从未在哪个时候出现过手忙脚乱的时候,他从来都是不慌不忙,运筹帷幄。

看了下时间,她打开了文件继续画画,林进像是有事,下班后不久便走了,他前脚刚走,单绪梅也匆匆跑了出去,因为这份工作时间的相对自由,一到下班时间大家便陆陆续续走了,很快,偌大的工作间便只剩了寥寥几人。

“那个……小乔?”

谁在叫她?

因他们这一行,都要取一个笔名,好比林进叫双木,她没有多想,便取了个小乔,公司的同事也大多以此相互称呼。

乔安心回头,是个带黑框眼镜的男孩,她有些印象,是另外一个组负责勾线的同事,似乎是刚大学毕业,画不多,有些腼腆的样子,乔安心脸上带了笑:“怎么了?”

“我……一会下班后你有什么打算吗?”他这话出口,脸色已经涨红。

乔安心愣了下,随即道:“不好意思啊,我下班后有事。”

“这样啊……你先忙,你先忙……”他边说着,边很快的走开了。

乔安心转过头,心底微微叹口气,对于不能回应的感情,直截了当的拒绝才是最好的方法,看了下时间,差不多该是秦易风来的时间了,她整理了下手头的工作收拾了下东西,准备下楼去等他,天气预报说夜城本周内都是死降雪天为主,不过雪量大小有所区别罢了,乔安心站在楼下大厅,隔着窗看外面的风雪,秦易风的车一转过来她便看到了,裹了裹身上的衣服推门出去。

秦易风停车,她开了车门进去,餐盒依旧在旁边放着。

“要不,我到了地方再吃吧。”她道,对早上的事情还心有余悸。

秦易风看她一眼:“不用,到了后总要收拾,依你的性子,肯定不收拾好不肯吃饭,现在吃。”

他说得不容置疑,乔安心轻咳一声,打开了餐盒,道:“那你呢?你吃了吗?”

他总是监督她如此严格,自己却不一定按时与否。

“我晚会吃。”他淡声道。

“我就知道……”乔安心嘟囔了一句,“你这监督人的,总要以身作则才能让人信服……”

“那以后便一起吃晚饭吧。”

“?”乔安心转头,一时不明白他的意思。

“不是说不能让人信服吗,那索性互相监督,以后晚饭,便一起吃吧。”

“可……”

“没有可是。”他目视前方,声色淡淡。

乔安心吃了一口菜,余光不由朝他身上飘去,他……这话的意思……

要跟她一起吃晚饭……

是……直到她完全好了,不用再吃这营养餐为止吗?

公司离她住的地方很近,近到她还没有问出口,车子便开到楼下,两人下车,秦易风取下她的行李箱跟她一起上了楼,进去后乔安心便开始向秦易风介绍……

“我是住在二楼,一楼的东西是原来的租户的,基本上没有动,这也是为什么他这么便宜租给我的原因,我还可以帮他看一下东西什么的……”

“看来你对这个房子很满意。”秦易风看她的表情道。

“嗯,房子是学长帮我找的,就是早晨在公司楼下遇到的那个林学长,之前住这里的也是他的朋友来着,正巧碰到我在找房子就介绍给我了……”说到这里,乔安心突然想起林进的话,她的楼梯……

她轻咳一声,看着秦易风,“那个……还有一件事恐怕要麻烦你……”

“说。”

乔安心看着他,西装是量身打造,笔挺又肃穆,单单是站在那里,气场便是不容忽视,这样的人……

乔安心实在想象不到秦易风修楼梯的模样……

他看着她,等她继续。

林进已经把工具箱的位置跟她说了,她看看秦易风,暗想不然待会她自己就好了……

想到这里,她摇摇头:“没、没事了,我就是想说上楼吧,还得麻烦你帮我搬箱子……”说完,自己先心虚的笑笑。

秦易风看她一眼,并未多说,拎起箱子上楼,他在前,她在后。

“小心,上面数第三个楼梯有些晃,小心些。”她不由提醒道。

秦易风点点头,上去后,乔安心开了门,卧室里空得很,不过倒也干净,她擦洗一遍把箱子里的东西收拾出来就好。

她舒一口气,正准备开始,就听秦易风道:“工具箱拿来。”

“什么?”

“工具箱拿来,我修下楼梯。”

乔安心愣住……

他……真的要修楼梯?

他?秦易风?

他边说边脱了西装外套,抬手一递,乔安心便自动自的接了过来,眼睁睁看着他挽着衬衣的袖子,她一时怔住忘了动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