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一百八十三章 承蒙照顾

乔安心的东西最终没有搬走,照秦易风的话说,她现在搬走的话也是要带到周燃燃那里,搬到新的住处后也是还要再搬一次,倒不如等她搬到新住处的当天,他给她搬过去得好。于是当晚,秦易风载着乔安心去了周燃燃那里,路上,乔安心欲言又止……

乔安心轻咳一声:“苏景辰……”

“想说景晨与周燃燃的事?”秦易风道。

“嗯……”乔安心点点头,“你早就知道了?”

关于他俩的事,早在乔安心离开夜城之前,早在周燃燃去大西北之前,就有预兆,乔安心想了好久都没想到他们两人何时有了交集,周燃燃最后才道,是在乔安心生病住院的那次,正巧到了苏家的医院,就是那次……她认识了苏景辰。

但苏景辰……怎么想都不是跟周燃燃相配的人……

苏景辰穿起白大褂,看起来倒是正正经经,但到底是那样花心的一个人……

“看来你对景晨有些误会。”秦易风看她一眼道。

“误会?”乔安心瞪眼,“他难道不花心?燃燃那人……特别重情,我怕……”

“花心……”他重复,似在揣摩这个词,随即道,“花心的前提,是真的用了心,景晨之前那些,并未用心,算不得花心。”

“那是什么?花身?”她不由道,“这么说来更是让人接受不了!”

“花身……”他眼带笑意,“亏你想得出来,放心,景晨也不花身,安心,有时候你看到的并不一定是事实,可能只是对方想让你看到的而已。”

“你的意思是……苏景辰并不花心,也其实并没有与以前那些女人发生关系?”

“发生关系?”他重复,“你说得,是哪种关系?如果连那些女人的一厢情愿都算的上一种关系的话,那恐怕,是有关系的。”

乔安心噎了下,尽量淡定道,“就是……男女关系……”

“安心,”他语气稍变了些,“这些,是你在意的,还是周燃燃自己,在意的?”

乔安心愣了下。

他继续道:“如果是你在意的,我想回答的必要性并不大,如果是周燃燃自己的在意的,那便是她与景晨之间的事,该由她自己去问景晨。在他们的感情里,我们始终是局外人,你可以把知道的事实告诉她,但,不能代替她做决定。”

“我……我知道,只是……”

“只是太担心了是吗?”秦易风语气和缓下来,叹气般的道,“我知道你会如此,所以,如果景晨真的是那样的人,那么在我一开始得知这件事的时候,便会告诉你了。”

他看人一向比自己准得太多,私心里,其实乔安心已经信了他的话,况且,人以群分,如果苏景辰当真那么混蛋,怕是也不会跟秦易风这么多年的朋友了吧。

这么想着,她心里安了下。

雪依旧没有减小的趋势,但夜已深,路上车子并不多,路也不再堵,只是因为雪太大,秦易风的车开得并不快。

“明天几点上班?”

“九点。”乔安心道。

“嗯,明天我来接你。”

“不用。”

秦易风看她一眼:“你九点上班的话,从周燃燃那里坐车到公司,不堵车也要一个半小时,照你的性子,估摸着六点左右就要起床,太早。”

乔安心愣住,他……说得一点没错,可是……

“我……我这两天习惯了,早起也没什么,如果你过来的话还要转路,岂不是……”

“不会,我明天正巧顺路。”

顺路……

她不知这话的真假,但他说到这个份上,她便没了反驳的理由,再而……心底一阵暖流。

她歪过头朝着车窗的方向,风雪大得路灯的光都影影绰绰看不清,反而让他的影子在车窗上清晰起来……

他的侧脸完美不似真人,她直直看着,这个角度,不用担心他会注意到她的视线……

车子开得稳稳,车里暖气十足,她看着他的侧脸,眼皮渐渐沉重,眼前渐渐模糊了起来……

不知何时,就这样睡了过去。

……

秦易风将车子开到周燃燃楼下,停车后却没有动作。

座位上,乔安心靠在那里,已经睡着,呼吸均匀,偶尔鼻翼轻轻颤动下,她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在眼睑投下小小的阴影,面色轻柔,看不到眼底倔强的她,是一副平日里所有人不曾见过的模样……

他身子倾过去,在她额角,落下一吻。

目光里,是从未有过的幽深的温柔。

这样看着她,不知过了多久,才终于起了身,将外套裹在她身上,将她抱出了车子。

……

第二天,乔安心依旧在闹钟响起的前几分钟醒了过来,一看时间,她猛地坐起身,刚要翻身下床,才猛然想起昨晚秦易风说过的,今天会来接她的话……

“时间还早,再睡会吧,昨天你们家秦总说了,八点来接你……”周燃燃闭着眼睛,一只手伸过来拉住她的胳膊,嘟嘟囔囔道。

八点……

昨晚……

她抬手拍拍脑袋,昨晚的事,她最后的记忆便是映在车窗上的,他好看的侧脸……

再后来……

她,睡着了?

“燃燃,燃燃,我昨晚……他送我回来的?”

周燃燃鼻子里哼出一个“嗯”,随即模模糊糊道:“把你抱到床上的,还……还跟我说你手受伤了之类的……”

手……

乔安心抬手,摊开手掌,昨天那些细小的伤口已经结痂,她试着攥拳,只要不是动作幅度太大,并不会觉得疼了。

“再睡会……”周燃燃手在她胳膊上拉了下。

乔安心点点头,重新定了个闹钟,再次躺下了。

就如秦易风说的,他真的准时八点来接她了,昨晚的雪依旧在持续,不过比昨天稍微小了一些,路上已经清扫过了,但依旧不算好走,许多人选择地铁出行,倒是让路通畅起来,秦易风带着乔安心一路开到她公司楼下,才只用了五十分钟,早饭在秦易风车上已经吃过,是他给她带来的,乔安心上车的时候,递给她,“早饭。”只这两个字,她便自觉用起来,但吃的时候却格外小心,她知道他这辆车的价格……

如果不小心弄脏了……

但事与愿违,一个小小的颠簸后,乔安心手里的粥还是洒了出来,她小小的惊呼一声,赶紧拿纸巾去擦。

“反正已经如此,你安心吃便好。”他声音淡淡的,仿佛这是再平常不过的一件事,如果不是之前小林告诉过她,曾经有个司机就是因为在秦易风车上吃饭把面包屑洒在这辆车座位上就被秦易风辞退了,秦易风对这辆车,尤其钟爱。

乔安心看看他,再看看手里的粥,不知为何,总有种感觉……好像这人刚才是故意开车不稳的……

到了公司楼下只有十分钟的时间,但足够她上去打卡不会迟到,秦易风对时间的把控远超过她的想象,乔安心推车门下车,刚下车,便听到有人喊,“安心?”

她回头:“学长?”

林进穿黑色长款风衣,窄边眼镜架在高挺的鼻梁,虽已不是刚步入社会,但依旧带着股书卷气,此时朝乔安心道:“早,今天来得时间倒是正合适。”

“学长早。”乔安心也道。

林进的目光便落在她身旁的车上,那辆车,普通人奋斗一辈子怕是都买不起。

车门打开来,秦易风下车,“安心,不介绍下吗?”

这一声安心,喊得自然至极。

“额……哦……”乔安心怔了下,赶紧道,“这位是我以前的学长,现在也是我的直系上司,他姓林,学长,这是……”

说到这里,乔安心顿住,该……怎么介绍秦易风,他……算是她的什么人?

林进望着她,等着她继续介绍。

秦易风也望着她,并没有开口接话的意思。

“他……他姓秦。”

索性,她如此道。

话一出,林进眼神微闪,他走到秦易风身边,主动伸出手:“你好,我是林进。”

“你好,秦易风。”秦易风也伸出手,“安心,承蒙你照顾。”

两手交握,空气里莫名的意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