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一百八十二章 不如乖些

乔安心,你说,我该拿你怎么办……

脑中回荡着他这句话,乔安心怔愣在那里,久久反应不过来。

他声音低沉如陈酿般,亦或是这话里的带着无奈和更深的意味的情愫,总之,她只仰头望着他,在他沉沉的目光中说不出一句话。

明明内里已经翻江倒海。

不等她反应过来,他抬脚走开,弯腰开了个柜子,乔安心的目光紧紧随着他,他从柜子里取出医药箱,再次走到她身边。

“坐下。”他说。

乔安心这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一般,“额,哦。”她左右看着,椅子并不在旁边,正要去搬椅子,他似叹气般的道:“坐床上就行。”

“……好。”

她坐在床边,他坐在她的身侧,“伸手。”他又道。

她便伸出一只手,他一手托着她的手背,另一只手拿了棉签在她受伤的手上涂抹,耳边是他低低的笑声……

“你……你笑什么?”乔安心道,出口的声音依旧微哑,喉中似乎被什么压制一般,沉沉的,又麻麻的。

秦易风依旧微低着头给她处理伤口,他的声音传来,依旧带着笑意,“刚才我突然有种错觉,好像养了只小宠物。”

刚才?

小宠物?

乔安心愣了下,反应过来他的意思,单单指听他方才的两句话……

——坐下。

——伸手。

确实像在驯某种动物……

想到这个,她也忍不住露了笑,但转眼又觉得有点丢脸,轻咳一声:“你说我是狗吗?”

他抬眼看她一眼,“没说是,我是说像。”

额……

重点难道不是“狗”吗……

她瞪他一眼,正对上他看过来的目光,四目相对……

乔安心只觉浑身电流通过一般,酥麻麻的感觉……

房间中的冷凝的气氛骤然融化,连空气,都仿佛流动得慢了起来。

窗外风雪依旧,房间里,乔安心突然有种神奇的感觉,方才明明是剑拔弩张的两个人,怎么突然就……变了?

他就是有那个本事,一句话让她如置冰窖,一句话让她恍若天堂。

他已经移开了目光,给她的手细心的做处理,手心的疼痛感时不时传来,神经却像在撒谎般,等那疼痛传入脑中,生生告诉她,其实并不疼,其实有的,是淡淡的甜,是温温的暖。

“好了,换手。”

他的声音再次传来,脑中还未做反应时,乔安心的手便自动换了过来,这一次,是远离他的另一只手,为了方便起见,她只能再次侧了侧身子,这样一来,两人便几乎是面对面了。

他的笑声再次传来:“这次,更像了。”

更像?

像小狗?

乔安心瞪他,转念道:“你想说我更像小狗了?据我所知秦总并未养过狗啊,您一向无实践不轻易下结论,这次怎么妄下结论了?”

他点头:“我是没养过宠物,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也幸亏没有养,你自己一个,就够我养得了。”

被他托着的那只手,颤了颤。

乔安心突然失去了说话的能力,耳边轰鸣一瞬,只剩下胸腔里不正常律动的心跳声……

养。

他说养……她?

从少女时代起,她一直觉得世间最美妙最有安全感的情话就是——我养你。

看,这个人,愿意用自己的时间、精力、财富、感情,将另一个人的所有都包揽了下,那些好的、不好的、其他人不知的,全都接受且甘之如饴让你继续如此下去,这才是真正的感情了吧……

乔安心脑中轰轰的,晕黄的灯光下他微低着头,这个角度看过去,这个男人依旧完美得惊人,乔安心瞬间的不真实感,这样的人……

“我……我没有让你养……”她嗫嚅一般,偏偏说着驳斥的话。

后来的后来,乔安心再想起当时的自己,别扭如她,敏感如她,当他说出这个养的时候,她竟从未往包养的方向去想……

当她自己惯有的思维和自我保护的方式在他面前都慢慢转变了的时候,想必也是她慢慢沦陷的时候了。

但这个时候,她并没有想到那么多,甚至脑中空白着,只是眼睛落在他身上,怎么也移不开。

应着她的话,他勾唇露出个不易察觉的笑,道:“嗯,养不养是我的事,至于接不接受……”

是她的事?

“至于接不接受,你没有选择的权利。”

果然……

这个男人,连这样的话都说的跟套路中的不一样。

乔安心胡乱想着,手已经处理好了,右手比左手伤得稍微重些,乔安心看着自己的手,“我明天还要画画,应该不会影响握笔吧?”

“嗯,一晚上基本能好。”

乔安心松了口气,微微起身,看他一眼:“那……时间不早了,我先……”

“坐下。”他道。

条件反射性的,听他的话。

“乔安心,你只是来收拾东西的?”

“不……我……我还要跟你道歉的,可是你……没接受。”

“道歉不接受,若是谢礼,倒可以考虑一下。”他望着她,目光灼灼。

谢礼?

单是处理伤口,她是不是就该谢谢他了?何况还有……

“怎……怎么谢?”不知为何,出口的话,有些断断续续。

他望着她,从她的眉眼,细细的,深深的,望到唇边。

喉间干涩,乔安心下意识做了个舔唇的动作……

下一秒,他便凑近了她,与她额间相抵,温热的气息洒在她的脸上,呼吸间全是他的气息,他说:“不知道怎么做?”

乔安心轻轻点了下头,也或许她是知道的,但这个时候,这些……反而没有那么重要了。

“既然你不知道,那我只好……自己来收了……”

最后的话,隐在两人的唇舌间,被吞没了去。

乔安心眼睛闭了去,这样的结果,她或许也是知道的……

这个吻,格外绵长,也格外,让她心安。

不想去过多考虑他今晚话里的意思,她只相信他的感觉……

不必具体的描述什么,只要知道,那时种微甜、微暖的,什么样的美好都掺杂了一点的,感觉。

两人侧坐在床边,双手均是垂在身侧,交颈缠绵……

窗外,风雪愈大,房内,缱绻弥生。

不知过了多久,等这一吻结束,乔安心气息不稳,唇上酥麻一片,眼中雾蒙蒙一汪,略显苍白的脸颊,此刻带了酡红,“秦易风……”

微哑的嗓音在寂静的房中响起。

“嗯?”他应道,单是一个字,尾音上扬,打在人的心上,激起层层的荡漾。

“我……还保有那个权力的吧?我是说……喜欢你……的权利。”

“嗯,这是你的权利,也是目前为止你独有的权利,所以乔安心,你要珍惜。”他望着她,眸底隐隐跳动的火花。

独有的……

雾蒙蒙的眼中也被那火花点亮了似的,她点点头,随即道:“那你也该珍惜自己的身体,那天你一下喝那么多酒,苏景辰之前就跟我说过,你胃不太好,并不能喝那么多酒……”

秦易风听着她絮絮叨叨说着,眉眼柔和。

感受到他的目光,她的话越说越低,最后彻底消了音,她现在已经知道,他那般不顾自己身体的原因……反而更加说不出劝诫的话……

因为他,一向是最有自制力的人啊……

声音顿了顿,她轻声道,“今天……我也有吃营养餐。”说着,她抬眼看他,带着些小心,继续道:“虽然不是这边做的那种,但味道和样子都差不多,是一家新开的餐厅,在……”

“在离你住处不远的地方。”他接口。

乔安心愣住,“你……”

难道……

难道那餐厅……

可是怎么会……

这个男人,怎么会连这些也能算得到?倒不是说他没有这个能力,只是……这种琐碎的小事……

心跳再次失控,她看着他,微张着唇,面上带着不可思议。

迎着她的目光,他点点头:“嗯,我外包给他们的。”

乔安心眸子放大,望着他,说不出一句话……

“就算你不听话,我也自有办法,所以乔安心,往后,不如你乖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