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一百八十一章 不必道歉

乔安心敲了门,几乎是立刻的,张妈就开了门,开门的第一句话便是:“小姐,先生在楼上等你。”

他已经在等她了?

来不及多想,乔安心把伞交给张妈快步上了楼……

二楼的房间,只有一间门开着,是她原本住的房间,她步子不由得放慢,深吸一口气缓缓朝房间走去。

秦易风正站在窗边,窗帘拉了开来,窗外飘洒的雪花大朵大朵,他背对着她。

——咚咚

乔安心抬手,轻轻敲了门。

“这是你的房间,不必敲门。”

他的声音传来,淡得好似雪再大一点就会淹没了去。

乔安心敲门的手还未放下,半空中僵了一下。

“我……我今天,来收拾东西……”

想说的话那么多,却鬼使神差的,说了最不合时宜的一句话。

她的话寂静的夜里格外明显,他终于回了身,颀长的身形落在窗前,静默又孤寂,“收拾吧。”他说。

竟是没有其他任何的话,这三个字说完便不再开口,站在那里,仿佛随她收拾的模样。

乔安心一怔,她还穿着厚厚的外套,虽然来时打了伞,但风雪实在是大,落在身上头发上的雪花并不少,此时在温暖的房间都化了去,衣服上的倒不明显,只是额前碎发上的格外明显,润湿的头发湿哒哒贴在额角,还有膝盖处摔倒的痕迹,整个人看上去,有些狼狈。

但外表再怎么的狼狈,也比不上他……那简简单单的三个字,让她心慌。

她抬脚,进了门。

“我、我找到住处了……在离公司不远的地方。”说完,她望着他,不自觉做了个吞咽的动作,眼睛紧紧盯着他,带了自己都不知道的紧张和……期待。

然,迎着她的目光,他只是点点头,动作几不可察。

他的动作有多轻,她的心悸就有多深。

她呼吸一个急促,喉间的话几乎就要脱口而出,却在他的目光里生生冷凝,再次咽了回去。

手心破皮的地方隐隐作痛,她舔舔干涩的唇,目光终于移开,走到衣柜旁,打开柜子,她的衣服依旧是面试那天走之前的模样,这里的衣服,大多是他置办来的……

手指微顿,她抬手将衣服取下,折好后放在床上……

背对着他,她能感觉到他的视线正锁在她的身上,因着这份注视,她连简单的动作都变得生疏起来……

“秦易风……”将最后一件衣服折好后,她终于再也不能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停下手中的动作,转身面对着他,“我……我见过苏景晨了。”

“嗯。”

他身子半靠着窗,面色沉静,语气淡淡。

“你……你还好吗?他、说你那天晚上……喝酒了。”她的声音越说越淡。

“你看我像有事的样子吗?”他终于说了完整的一句话,只不过,勾起的唇,比窗外的风雪更冷冽些。

乔安心攥紧手指:“你……我……”

秦易风望着她,等着她说下去。

“对不起……”

深吸一口气,她终于说出了口。

第一句开了口,似乎后面的话便变得容易出口的了些,她望着他,声音缓缓,“对不起,那天我不该那么说你,说……说你一直在利用我的话,是……我过分了,你……不要生气。”

说到最后那句,声音轻得仿若散在了空气里。

话说完,她紧张的望着他。

“乔安心,这就是你要跟我说的?”他面色未起一丝波澜。

乔安心怔了一瞬。

“你觉得,我生气了?”他轻启的薄唇不断吐出冰凉的话,“你错了,我没有生气,你更不需要道歉,因为你说的是事实,我一直在利用你。”

“不……你……”

乔安心瞳孔不觉放大,身子微微退后半步,却一下撞到了后面的衣柜,腰间的疼痛让她突然清醒一般……

怎么会这样……

不该是这样的……

他的反应……

“看你的反应,似乎觉得我应该对你的道歉受宠若惊?”他轻轻勾起一个笑,“乔安心……”

这一声名字,被他叫出来,低沉又迷离。

像被蛊惑般,乔安心愣愣的,“嗯?”她应道。

秦易风便直起身,由窗边向她走来,他的身后,窗外是漫天的风雪,他一步步走近,像是另一个时空里的来者,乔安心目光落在他的身上。

“乔安心,我想,今日便说清楚了才好,”他终于走近了她,高大的身形落在眼前,她站在他投下的阴影里,仰头望着他,听他继续道,“我猜景晨跟你说的是,我有意让你与江影儿对上,其实也是为你好的,对吗?”

心里一颤,乔安心点头。

难道……不是吗?

她很想如此问一句,张张嘴,却发不出一点声音,因为他的表情……突然就危险了起来。

“就算他是说得对的,但你有没有想过那是为什么?”

为什么?

苏景辰说,他那般做,其实是为了让自己学会保护自己……

那么秦易风问的,是他为何要她学会保护自己?

“你……你是为了让我学会保护自己吗?”她动动唇,却先是反问道。

秦易风望着她,眸色深深,“你连保护自己都做不到,拿什么维持我给你的可以靠近我的权利。”

原来……如此。

“所以……”她深吸一口气,“你是因为这个……才说是利用我?”

不管他的初衷里是否有为她好的意思,最终的目的却是,为了让她维持他所给的那个权利?他,是这个意思吗?

乔安心静静的望着他。

“你答对了一半。”他嘴角的笑隐了去,眸色沉得几乎让她喘不过气,在她的等待里,他却并未继续说下去,而是伸了手,将她垂在身侧的手拿起……

她手心微握,手心的伤痕隐隐露出,他的目光落下,在他的目光里,她手指微颤,下意识收紧了拳,手臂用力试图收回自己的手,但他握在她手腕的手,力道却不容她褪去。

“你又把自己弄伤了,”他声音低低的,“我似乎不止说过一次,乔安心,你总是这样擅长把自己弄伤。”

乔安心细白的手指轻颤,“只是……来得路上不小心摔倒。”她声音轻轻的,却不知他到底何意。

他一根一根掰开她握着的手指,手心的伤痕就这么露了出来,手心红色白色星星点点,并不好看,他望着这只受伤的手,终于继续道,“你的伤,不管是来自江影儿之流,亦或是像现在这般,是你自己弄伤,我总是……不太舒服。”

他斟酌过后,用了“不太舒服”这个词。

乔安心一愣,并不明白他这话的意思。

“不明白吗?”他望着她,眼底比窗外的风雪还要肆虐的情绪,“人总是排斥那些不舒服的感觉,我也不例外。”

乔安心心中一颤……

似乎有些明白了他的意思,却……并不敢去往深了想。

她呼吸骤然急促,“你……你……”

“是了,我让你保护好自己,让你学会保护自己,说到底,还是为了让我自己那种不舒服的感觉降到最低,说到底,我做的这些,从这个层面来讲,都是为了我自己罢了。所以,我还是利用了你的。”

他低低的声音落在耳边,于她脑中,却似炸开一般……

她久久不能反应过来……

所以,他的意思是……

她的受伤会带给他影响的吗?

那影响,已经大到让他不得不采取一些什么行动了吗?

“如果非要举个例子的话,”他沉沉开口,“就好比,你现在收拾的行李,就让我很不舒服……让我忍不住想,是不是把你锁在这屋子里,我就能好受些?”

“乔安心,你说,我该拿你怎么办……”

风雪肆虐的窗外,低低哑哑的句子,氤氲弥漫的……悸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