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一百七十九章 不眠之夜

——吃饭,我放你下车。

那天,在楼下,他如是说。

在那个时候,他还不忘让她吃了那饭……

黑暗里,乔安心睁开眼睛,想起下午时苏景辰的话,便再也无法入睡。

身侧的周燃燃呼吸均匀,已经睡熟,乔安心深深呼吸,却依旧吐不出心中的积郁,她……或许该跟那人道歉吗?苏景辰说他喝了好多酒,可他却本是不能喝那么多的,最后的时候她还是没忍住问了他的情况,苏景辰只淡淡的说了一句,“没事,我已经给他开过药了,但你知道,这其实治标不治本。”

她明白苏景辰的意思,脑中闪过白天中午无意看到的某个新闻画面,画面里的秦易风一如往常,任谁都想不到这是一个凌晨喝了那么多酒的人吧,他那么有自制力的一个人,怎么就……

乔安心抬起手,在心口的位置捶了一下,却依旧并不好受,她坐起身,拿出手机,轻轻去了阳台……

手机重新开机,打开他的聊天界面,信息还停留在几天前,她手指在界面轻轻滑动,突然手机震动了一下,她一惊,才发现是林进的消息,他给自己发来了明天的一些资料,过了几秒,又发来几张图片,乔安心点开来,发现是房子的内部照片,林进的消息随又到了……

——这是那房子的照片,距离咱们公司三站公交的距离,我先让他拍了照,你看看要是觉得喜欢再去,不然省的白跑一趟。

乔安心本是隐身,本来打算明天回复,但看到这个,手指动了动,还是回复道:谢谢,房子看着不错,学长,可以再问一下价格吗?

之前林进只说房子性价比高,但图片上来看,那是一间带飘窗的大主卧,至少算是中等装修了,比她在西城租的要好太多,再加上是在市中心,这样的房子,即便是性价比高,也……怕是她可能负担不起。

很快林进就回复了,乔安心一看,竟是只有市面上同等条件的房间的一半多一点,乔安心不由发了个惊叹的表情:学长,怎么会这么便宜?

——因为他外租的急,他今晚的车已经出发了,临走前把房子嘱托给我让我帮忙转租来着,价钱方面其实无所谓。

原来是这样,乔安心算了算,她试用期的工资并不高,但比起以前也还是多的了,林进也跟他说过,有些任务是可以按件计算多劳多得,这么一算,她便回复:学长,那我大概明后天就去看房子,没什么问题的话就能定下来了。

——好,到时候下班我载你过去。话说,你怎么这么晚还没睡?

乔安心手指微颤,面上的表情凝固了一瞬,打了个“你呢,不也没睡”,想了想又删掉,重新打了:马上就准备睡了。

——嗯嗯,女孩子还是要早些睡,晚安。

——晚安。

回复完,乔安心长长舒一口气……

她有个不想被触及的角落。

重新翻开手机,她看着他的头像久久没有动作,半晌,手指微动,终于发了个:我明天稍微晚些的时候去一趟枫泊居。

那边没有回复,她又打了一条:方便吗?

打完后,看着那个界面,难得的紧张。

过了几分钟,在她以为他今天不会回复了的时候,手机震了一下,他的回复到了……

——方便。

只这简单的两个字。

乔安心也不知为何,不管是道歉的话,还是关于昨晚他那般失控的话,她一句都说不出,她手指不受控制一样,又打了一行:我找到比较合适的房子了,明天去看。

——嗯。

乔安心盯着这个字,界面上的字删删打打,终于还是什么都没有回复。

这个冬夜,注定是个不眠夜。

乔安心也不知道自己几点才睡着的,闹钟响起的时候她一个激灵,脑中还昏沉着,她也顾不得,起床洗漱换了衣服就出了门,一出门,鼻尖冰凉了一瞬,她抬头,下雪了……

夜城这段时间都干冷干冷的,没想到突然就下了雪,她抬头,不由伸出手,雪花还不大,落在手套上很快就化了,手套……

看着这手套,她又想起那一晚,他带她出去散步,强行让她戴上手套,把她裹得严严的,暖暖的,在枫泊居的小路上,她踮起脚尖,轻轻吻了他……

雪花飘摇着落在她唇边,冰冰凉的……

乔安心愣了下,抬手触在唇边……

这个冬天,这个城市,似乎哪里都有他的影子……

长长舒一口气,眼前一团白雾,她收拾心情,向小区外快步走去……

几乎是她前脚刚进公司,林进后脚就到了,而单绪梅,大概是昨天被林进说了的缘故,今天来得格外早,看到林进,立马站起来打招呼,林进朝她点点头,又对乔安心道:“今天几点出发的?”

“七点多点。”乔安心道。

“最近太冷了,起那么早,太辛苦了,不过等换了住处就好了。”林进说着,把眼镜摘下擦了擦镜片。

“你的眼镜……”乔安心愣了下,记忆里的他,就是这样戴着窄边无框眼镜的模样,但这次再见到他,似乎就没见到他戴眼镜了……

林进笑道:“前两天戴隐形眼镜来着,不过还是不习惯,就又换回来了。”

他这个样子,倒是跟记忆里的模样重合了似的,乔安心点点头,不再说话。

单绪梅余光里看看乔安心,再看看林进,开口道:“林老师,我也准备租房子……”

“嗯,网上的消息真假难辨,多费点心。”林进道,说完便也开了电脑准备今天要做的东西,单绪梅抿抿唇,不再说话。

窗外,雪越下越大,乔安心眼睛酸涩的时候习惯性朝窗外看去,一眼望去就是大朵大朵飘落的雪花,莫名的,她心情好了些,眼睛里亮亮的,林进余光里看到她嘴角带笑的模样,也轻轻扬起嘴角。

……

心底压着事,乔安心下意识让自己投入到工作中,因她还是试用期,还不能做计件的单子,便只能努力做好手上的工作争取早日转正,这几天虽然与秦易风的联系几近断了,但南城那边母亲的消息每天都会看到,母亲的治疗正到了一个过渡阶段,但医生说进行得还算顺利,母亲治疗的钱……是她与秦易风那两年的交易得来的,在南城时她吃住的花销,是秦易风在出,现在回了夜城……

她再也不想那样了。

心里念头定了定,她工作起来更加专注。

这样的专注下,几乎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直到林进叫她,她才反应过来,看了下时间,果然已经到了下班时间。

“走吧,今天天气不好,早些看完房子你也好早点回家。”

“嗯,好,我收拾下,稍等我下。”乔安心说着收拾起来,一边收拾一边转头朝窗外看了一眼,从十七楼看到的雪花,似乎与她站在地面时看到的并不同,那种感觉,难以言喻的奇妙。

收拾完东西与林进下了楼,林进的车开出来,乔安心坐进去,车子便开了走,单绪梅躲在一边看着,原本清丽的脸上因着表情太难看,让她看起来有些吓人,与她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了。

乔安心这边,因为大雪和下班高峰期,车子堵了长长的一条街,乔安心忍不住看看时间,“还有其他事?”林进的声音传来。

乔安心轻轻点点头:“嗯,看完房子还有点事。”

她跟秦易风说过今天稍微晚些的时候去一趟枫泊居,本来想着看房子来回最多也就一个小时,到时候再赶去枫泊居也不会太晚,现在虽然堵车,但幸亏只有三站的距离……

目光落在窗外……

希望,不要再出其他状况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