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一百七十八章 错怪了他

“我们现在说的,是你跟燃燃的事,其他的……我想现在没必要谈。”乔安心淡淡道。

“但恕我直言,我跟燃燃的事,你觉得你有权干涉吗?”苏景辰身子微微后仰,靠在椅背上,噙着嘴角,似笑非笑。

乔安心看着他,突然就笑了,是那种只勾着一半嘴角的,带着邪气的笑,连那双眼睛,似乎都锋利起来。

“你笑什么?”苏景辰的脸色一僵。

“苏景辰,我比你了解燃燃,”乔安心的手指拂过咖啡杯,开口的话,似乎漫不经心,“她不傻,尤其对感情的感知,比我强不知多少倍,所以我相信你对她的感情是真的,但是……如果你这感情的保质期在燃燃厌倦你之前就到了,那么……我敢保证你接下来的感情生活,不对,你接下来很可能就没有感情生活了。所以,我不会要你保证跟燃燃一直在一起之类的,但是,一旦你有了放弃这段感情的念头,那么,就让燃燃先厌倦你……你要是让她伤了心,我会让你伤心,且伤身。”

苏景辰表情几个变化,最终眯了眼睛,“你觉得你有这个能力插手我的感情?”

“我没有,但有人有。”

“你是说易风?”苏景辰一抹哂笑,“到头来,你还是要靠他……”

“那是我俩之间的事,”乔安心无所谓的笑笑,“你该知道,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我到底有多擅长做交易。”

苏景辰脸色终于不好起来,他此时对周燃燃……不管怎样,这种被人插手自己感情的感觉,实在不爽,尤其是他这种随心所欲惯了的人,被乔安心一激,差点就忘了来这里的初衷……

“乔安心,你……比我想象中的聪明。”半晌,他说道。

这话一出,乔安心知道他将她的话听进去了,心底暗暗松了口气……

她了解周燃燃,她很难开始一段感情,但一旦开始就是极为认真,是在感情里付出得让人心疼的那种类型……不管怎样,燃燃现在是喜欢这个男人的,而苏景晨,至少现在也是喜欢燃燃的,她不能做到分开两人,但至少,如果有一天两人真的要分开,至少,是燃燃厌倦了他……

“关于易风的事,你当真不好奇?”苏景辰突然道。

乔安心抬眼看他一眼:“你好像,很想让我知道?”

苏景辰倒没有隐瞒,点点头:“的确如此。”

乔安心挑挑眉,就听他继续道:“昨天牧之约我,说他老爸那里有一批好酒,还说易风也会去,那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我还以为是他半夜梦游没睡醒呢,易风怎么会这么陪他疯,结果他非跟我打赌,我不信邪,大半夜赶去了他那里,结果真的就看见易风了……”

苏景辰说着,表情越发怪异,仿佛想起昨晚所见,仍是不可置信,他顿了下,才继续道:“你猜我看到什么了……我到的时候,易风旁边已经摆了几个空瓶子,他手边的杯子里大半杯酒,正喝水似的喝着……”

乔安心呼吸一紧。

苏景辰看她的表情,叹口气道:“你也知道,他其实并不怎么能喝酒,倒不是因为酒量,而是因为他的胃……其实并不能喝太多酒,他一向极有自制力,我从来……没见过他这样,一句话不说,就只是喝酒,偏偏那副表情还是面无表情,怎么看怎么吓人……用膝盖也想得出来,是你们之间又发生了什么吧。”

乔安心眼神微闪:“他……什么都没有说吗?”

苏景辰点头:“嗯,什么都不说,到三点多的时候才回去,小林在外头车里等着,回去的时候除了脚步微微有些不稳,整个人看不出其他。他越是这样,就越是证明事情严重……”

“他……”只说出这一个字,乔安心就呼吸不稳,明明……

明明是他利用了自己……

明明是他达成了自己的目的……

为什么偏偏要……如此折磨自己?

她气息不稳,双手握得紧紧的,终于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如果非说发生了什么的话……是他利用了我。”

如果是以前,她断不会在一直跟自己不对盘的苏景辰面前说这个,但现在……至少,苏景辰对秦易风,是真心当做朋友的,他不会害他……这个时候,或许能帮到他……

“利用?”苏景辰皱眉:“怎么讲?”

乔安心手指微颤,心底情绪翻滚,终于开口,把事情简单说了一遍……

末了,她语气沉沉道:“明明是他利用了我,我难道就不能生气?如果他是因为我才反常,那他到底要我怎么做?被他利用了还要若无其事?”

苏景辰没有接话,只是望着她,摇了摇头:“这次,我想你应该是错怪他了。”

“错怪?”乔安心微微拔高音量,“我不是傻子,他也承认了,难道说他并没有在利用我?”

“我不是这个意思,”苏景辰叹口气,“在我跟你解释之前,我想先跟你讲一件事。”

“你说。”乔安心道,但心底并不平静,苏景辰的意思,是另有隐情……吗?

咖啡店里人并不多,两人面对面坐着,苏景辰的声音在耳边轻轻回荡着,“你被安家的人带走,还被喂了药那次还记得吧,那时候你刚被他救回来,我给你打上针后,你知道他跟我说过什么?”

“他……说过什么?”她听到自己的声音,轻轻颤抖着。

“我从来没见过他那样的表情,你知道的,他那样骄傲的人,那种表情……说不清是自责还是后悔,或许还有后怕和庆幸,虽然只是很淡的,但出现在他那张一向面无表情的脸上也很是明显,当时他背对着我,看着床上昏睡着的你,说了一句,‘景晨,我一直以为,如果我想保护什么人的话,一定能保护得了,我,是不是自负了’,你不知道,我听到他那句话有多震惊,一方面我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另一方面,我更没想到,他说出这样的话,会是因为你。”

“但接下来,他还说了另一句话。”苏景辰说到这里,顿了下,直直看着她。

乔安心知道,他接下来的话,或许才是重点,也是苏景辰说她错怪了秦易风的根本所在……她回望着苏景辰,抿抿唇,还是问了出来:“那句话……是什么?”

因着紧张,出口的话干涩得很。

苏景辰叹一口气,“他啊,当时说,‘或许,我该慢慢教她怎么保护自己,毕竟,我不能时时在她身边’。”

乔安心蓦地睁大眼睛。

他……

他这话的意思……

所以,你知道我的意思吗?”苏景辰看着她,原本玩世不恭的脸上难得的正经,“当时我并不太理解,或者说不知道他打算怎么做,但现在,我想我明白了。”

“乔安心,他不是在利用你,他只是想利用这件事,让你,学会保护自己。”

脑中轰地一下,炸开一样……

乔安心看着苏景辰,一瞬间,失去了思考的能力,脑中除了他的这句话,再也不能想到其他。

“蒋明乐搞出来的那些事我也知道一些,易风的能力,想必在你们走的时候就知道了,他原本可以拦下你,我也想过他为什么没有当时拦下你,或许是与安家有关,但现在,我突然感觉明白了,他那样让你跟蒋明乐走,为了让你看清蒋明乐的同时,想必是让你学会……识人吧,或者只是单纯的警戒心加强一些……”

他……

都是为了她?

像是心脏被谁攫住,窒息般的难受。

她想起,昨天下午,在楼下见到他的时候,她的模样,冷冷的、自以为是的、质问的……

他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来着,但最终却什么都没有说……

“他那样的人,我想被你误会了,也一定不会说,所以才突然喝酒才喝得那么凶。”苏景辰说着,“听说昨天那个状态下,今天他还按时上班去了,在白天,在外面,他依旧还是那个无所不能无坚不摧的秦少啊。”

心底最敏锐的地方,颤了颤,然后便是漫开的酸涩,这是……

心疼的感觉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