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一百七十五章 我恋爱了

乔安心与林进提过开始时可能不坐班的事,后来与人事谈的时候,林进显然已经跟人事说过了,所以在这一方面很快就谈好,那时说的是开始的两周乔安心可以不用坐班,只在家接任务就好,具体的考核以及任务让她直接跟林进询问就好,后续的话,公司那边还是希望她如果能坐班的话尽量坐班毕竟好,但现在……

乔安心给林进发了个消息:学长,我这边情况有些变化,所以如果可以的话想把坐班的事提前一下,行吗?

那边很快有了回复:可以,我马上跟人事说,发给你的软件跟你习惯用的有些不同,这样吧,明天你在家适应一下,后天开始上班,怎么样?

乔安心心里一喜,立马回:可以,没问题,谢谢学长。

林进发了个大笑的表情:没事,其实我也希望你坐班,这样我们工作交流起来也方便,有什么问题随时问我就好。

紧接着他又加了一句:不管是工作还是生活上事情,都可以找我。

乔安心再次跟他道了谢,正好软件安装完毕,她打开一看,与她惯用的确实有些不同,便琢磨起来,她有个毛病,一画起来就特别专注,等她基本熟悉了一遍软件后才发现对话框里林进又发来了几条消息,跟她交代了一些公司的基本情况,乔安心看着,心底深处悄悄松了口气,怎么说呢……

在见到林进的时候,她最大的感觉就是惊讶,然而在这惊讶之后,心底默默衍生出的就是一点别扭的情绪,她已然早就放下了林进,那些年少时候的情感早就在这两年的人事变迁中消散,她别扭的,是林进对她……

在她看来,林进应该是不知自己对他曾经不一样的感觉……但燃燃却说他应该有感觉,甚至对她也是有好感的,甚至在她离校的前一晚,他还约过她……

她曾经害怕林进知道当年的事,继而因此不想录用她,但现在看来,他对待自己,像关系不错的学长的一样,关心却不过火,亲近却也带着距离感……

这样的相处感觉,让乔安心觉得轻松。

她给林进回了消息,关门的声音传来,她转头看了下,周燃燃出去了,这里的隔音并不算好,她隐约听到她说话的声音,应该是在给谁打电话,她揉揉眉心,往椅背上靠了靠,微微闭上了眼睛……

明明是想休息一下,但脑中却不由浮现那人的脸……

他……为什么不解释……

是了,他从不屑于解释,但那是以前……他最近,是与从前不同的……

她以为他是有了不同的,但……那也只是她以为的而已……

他,还是原来的他……

秦易风,还是那个秦易风。

心底闷闷的,奇怪的是,这个结论明明是她自己得出的,但下意识的,她反驳自己,反驳自己的结论,近期的种种在她脑中轮番播放,回忆冲击着她的理智……

她清楚,方才,在楼下,她说出那种话的时候其实心底是,希望他,解释一下的……

他解释,她,或许,就信了。

这个念头冒出,她蓦地睁开眼,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什么时候开始,她如此自欺欺人了?

长长吐出一口气,心里依旧烦闷,她索性用新的软件做练习,这个时候,也只有画画能让她静心了……

半强迫似的让自己专注于画画,连周燃燃什么时候进的房间她都不知道,等她回过神的时候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后了,因为软件终究还是不太顺手,让她的速度比平时慢了,看着完成品,她仔细研究总结了一下,这才起身活动了下身体……

“画完了?”周燃燃道。

“嗯,今天就到这里了,”乔安心边说边转头朝她看去,周燃燃已经洗漱完在床上趴着了,乔安心便把刚才跟林进的对话跟她说了一遍,末了道:“总之,我明天在家把软件再熟悉一下,后天就正式去公司。”

“后天?”周燃燃看了下她的脸色:“你想好了?那你吃饭……”

其实她想说的秦易风那边……

连乔安心住在她这里的时候,那位总裁大人都不忘亲自送来营养餐,照这个节奏,她还真不知道乔安心就这么一声不吭去公司上班了……两人的关系会不会更僵……

乔安心显然也知道她想说的是什么,她顿了顿,点头:“想好了,再说,我已经跟人公司那边改了两次了,再改下去人家该觉得我事多了,就这样决定了,吃饭什么的我会看着办。”

“安心你……”周燃燃还是担心。

乔安心朝她露出一抹笑:“放心吧燃燃,我总不会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

周燃燃知道她意已决,也知道她那倔脾气,便没有再劝。乔安心洗漱后,与周燃燃并排躺在床上,她一躺下,周燃燃一把就搂了过来,“哎哟,今天朕要乔美人侍寝咯。”

乔安心笑着推她,嘴上顺着她道,“陛下劳碌一天,还是抓紧休息,保重龙体才是。”

周燃燃吹鼻子瞪眼做出佯怒:“怎么,乔美人这是在怀疑朕的本事?好啊你,等着,一会治得你服服帖帖!”

说完她侧起身一手抓着她一手挠她痒痒,乔安心最怕这个,连连讨饶:“我错了……哈哈哈哈,我错了燃燃……”

“嗯?燃燃?你叫我什么?”周燃燃笑道。

“好好好……陛下!我叫你陛下了……哈哈……你先放开我……”

这一直是周燃燃的死穴,从前上学时就因为这个被周燃燃压制得死死的,她倒也想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但奈何周燃燃天生没有痒痒筋,她不怕痒!

两人笑闹了好一会,周燃燃才放开她,乔安心笑得没了力气,两人再躺下去时,气喘吁吁,对视一眼,又忍不住笑起来了……

“好久没这样了好像。”乔安心道。

“怎么,怀念?那我……”周燃燃作势又要扑过去,乔安心赶紧求饶,她才慢慢又躺了下去,长长舒一口气,“你这么一说,我也感觉到了,我们真的好久没有……这样搂着睡咯。”

周燃燃边说,又是一把搂住了乔安心,她的脑袋搁在乔安心的肩膀,蹭了蹭:“安心?”

“嗯?”

“你就该多这么笑笑,人家说笑一笑十年少,虽然没有那么夸张,但你这一年来,总是老气横秋,我都怕再过几年你跟我出去人家生生把你当成我长辈了……”

“哪有那么夸张。”乔安心笑道,嘴里这么说着,但她自己也知道,她好久没有这样大笑过了,似乎从两年前一夜巨变开始,她就失去了真正开心的能力……

周燃燃的话还回荡在耳边,她心底温暖一片,嘴角不由翘起……

真好啊,燃燃又回来了。

周燃燃余光里看她,见她翘起嘴角,自己不由也笑了起来,笑着笑着,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她眼神闪了闪,试探般的道:“安心……我得跟你坦白一件事……”

乔安心歪过头:“什么事?”

“之前……我没去大西北之前,不是要你跟你一起买过粉色的衣服,你还记得吗?”她道。

乔安心顺着她的话想起了那一次,两人在商场没买到合适的衣服,她还纳闷周燃燃怎么突然就改变了风格想穿粉色系的了,那一次,她们,还遇到卫萧几个……

思绪顿了顿,就此打住,她对周燃燃点点头:“还记得,怎么了?”

周燃燃轻咳一声:“那个时候,你不是还调侃我说是不是谈恋爱了吗……”

乔安心越听越不对劲,她吸一口气,“周燃燃,你不会是真的……谈恋爱了?”

周燃燃又是轻咳一声,避开了她的目光,不过一瞬,又瞪着她:“谈恋爱咋了?追我的人那么多,我挑到喜欢的了不得谈啊。”

“好啊你,”乔安心翻身爬起来:“什么时候的事,对方是做什么的,你们怎么认识的啊,他……”

“哎哟,好了好了,你等我一个个回答,”周燃燃也爬起来,摆手道:“其实……那人你也认识……”

“我也认识?!”乔安心这下更加惊讶,本来周燃燃突然宣布谈恋爱的消息就够她惊讶的了,恋爱的对象还是她认识的人……她脑海中迅速扫描过滤着她们共同认识的人……

“是之前追你的那个同事吗?带黑框眼镜的那个?”

“不是。”

“那是大学时候那个体育系的学长?你不是说他也来夜城了?”

周燃燃摆手:“不是不是……你想到哪去了。”她顿了下:“安心,你别猜了,你肯定猜不到,也绝对想不到是谁……”

她模样神秘,说起那人时,眼睛里亮亮的,显然对那人,也是极喜欢的。

乔安心看着,不知为何,突然有些微的不安……

“哎呀,安心,你别生气,我不是故意不告诉你的,只是想确定了再给你说啊,再说他家情况也有点特殊……总之,我保证,就这两天,一定把他带到你身边,到时候,你肯定大吃一惊!”

“好。”

希望只是她的错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