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一百七十三章 只想离开

他,早就知道江影儿的不对劲吧。

他,说的那些这件事都已经解决了的话,也是在骗她吧。

从他没有提前通知小曾,她便觉得不对……

给他拨过去的那个电话,江影儿觉得她是在故意算计她,但其实……

她比江影儿更不希望如此……

如果是在正常情况下,他接通了电话一定会说话,但这一次,电话接通后,她甚至都不知道电话已经接通了,因为电话那端……

一点声音都没有。

他只是,只是在听她们两人的对话。

他只是,在等待他想要听到的答案。

其实乔安心早就想到过,他从前,从来不要女性作助理,除了她那个名不副实可有可无的私人助理除外,江影儿的身份,恐怕也不是那么简单……

不简单到,他不能随便毫无理由的辞退她,所以……

他应该也是希望如此,希望江影儿因着嫉妒或是其他原因主动对她做些什么,主动犯错,主动给他一个,辞退她的理由。

乔安心站在原地,江影儿已经被人事叫了走,临走时她恶狠狠瞪着她,乔安心看了,却只想笑。

江影儿至此,还以为是自己算计了她,但其实,她们都在那人的算计之中罢了。

兜兜转转一圈,她依旧是替他摆平一些女人的,工具罢了。

她站在电梯旁边,直到江影儿的身影再也不见,她突然像力气全部被抽空一般,瞬间的迷茫,她突然有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站在这个地方……

身子微微后仰靠在墙上,环顾四周……

这个地方啊,就是整个夜城人为之仰望的地方,代表着权利,代表着财富,代表着一切美好的词汇,或者说,这里是他们想象中的能走向幸福生活的最直接的路……

但她现在,却只想离开。

“乔小姐……”小曾走过来,表情还有些不太自然,道:“刚收到总裁办的通知,您现在可以去总裁室了。”

“是吗?”她声音低低道。

小曾点点头,以为她没有听清,便又复述了一次,但乔安心听后,表情却依旧介于似笑非笑之间,小曾愣了下,不知道这个美丽的女人为什么看起来那么忧伤,毕竟……能见到总裁难道不是一件很让人开心的事吗?

她正要说话,就见乔安心已经转身按了电梯,声音轻轻的说,“不必了,我今天……不去见他了。”

“可是您……”小曾的话刚开口,电梯门打开,乔安心走进去,朝她笑了下。

直到电梯门再次关上,她才反应过来一般,赶紧跟总裁办那边联系。

……

出了风华的大楼,乔安心漫无目的的在街上走,深冬的午间,也不见得稍微暖和一些,她把身上的大衣又裹紧了些,方才与江影儿的一番,让她心力交瘁,手机已经关机,她走了好久,从最繁华的街区拐进了幽深的里侧,才看到一家写着公用电话的小商店,她进去,掏出几个硬币:“老板,打电话。”

看店的,是个年纪不大的少年,应该是放了寒假的,猛地看到乔安心这样的女人,腾地红了脸,结结巴巴道:“嗯……好,你,你打吧。”

乔安心冲他笑笑,按了一串号码……

嘟嘟几声后,那边才接起来:“谁?”

“燃燃,是我。”

“安心?怎么是你?我一看是座机的差点没接,还以为是什么推销还是骚扰呢!”周燃燃道,:“你手机没电了还是咋了,怎么突然用座机给我打?”

“嗯,手机关机了,”乔安心道,“我就是跟你说一声,我面试过了,还有,我能不能先住你那几天?”

“太好了!哈哈哈……等下,住我那儿?为啥?”

乔安心顿了下,狭小的商店里,那少年余光里偷偷看过她,她沉默一会后,道:“燃燃,我……我之后再跟你说这件事……”

“我知道了……肯定是跟秦易风吵架了是吧?没关系,吵架了就来我这里吧,我这不就是你的娘家?”她连声道:“你放心,我今天不加班一下班就回去,到时候咱们又可以一起睡啦!”

“嗯……”乔安心眼眶热了一下,又生生忍了回去。

挂了周燃燃的电话,她从这里出去,依旧在路上漫无目的的走,她脑中闪过很多,有这段时间她与那人之间发生的点点滴滴,有她这段时间心绪的变化,也有她曾经幻想过的种种,最后闪现在脑中的,是他说她要对他负责时的模样……

明明曾经……

怎么就突然……

莫大的酸涩涌上心头,她只觉憋闷得好似要窒息……

“小乔?”

谁在喊她?

乔安心回头。

“真的是你?”

安娜正从旁边的商场出来,身后跟着的几个黑衣男人手上都拎满了袋子,看到乔安心,她跟那几个男人说了句什么,那些人就去了另一边,她朝乔安心走过来:“我看着背影像你,没想到真是你。”

“是啊,真巧。”乔安心说着,连她都不知道自己此刻的表情,心底翻滚的情绪全部积压到了某一个角落,她扬起笑,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

“来给易风买东西?”安娜笑问道,随即指指手边那家商城,“我知道这一家的男装很不错……”

“不是……”乔安心道,“我就是随便走走。”

“天这么冷,就不要在外面走了,正好这周围有家不错的饮品店,一起去坐坐吧。”

似乎习惯使然,安娜说话虽然是亲近,但总会带那么股子命令的味道,这一点,她跟秦易风很像,他们是天生的领导者,举手投足间都让人不由叹服跟随。

似乎没有什么拒绝的理由,乔安心点点头。

安娜说的那家饮品店,占据了偌大的三层楼,不光是饮品的名字有讲究,连地方都布置得很特别,每个隔间都是个不同的风格,又哥特式,有复古中式,甚至一些二次元的也有,安娜看着她打量的目光,,说道:“他们这里最有趣的是,你可以定制属于自己的风格,完全自行设计或者参与设计,只要你想,甚至连饮料都可以做到特制的,我觉得这一点很有意思。”

乔安心点头,确实有些意思,但她兴致却并不高,跟着安娜一起进来,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她跟安娜,一个曾经是他的协议妻子,一个曾经是他的协议未婚妻,说起来,还真是巧得让人叹息……

坐下后,两人点了饮料,乔安心道:“所以你是来给你男朋友买衣服的?”

“是,也不是?”

“怎么讲?”

安娜笑了下,“那家的衣服,其实最好的是面料,我之前跟他们定制过一批面料,今天正巧路过就一起带了回去。”

“带回去?”

“对,我之前有设计过一款,准备做出成品。”

做出成品……

“你真厉害。”乔安心由衷道。

安娜显然对这个很感兴趣,不由跟乔安心说了好多,末了,她歉意的笑道:“你看我,说到这个就刹不住了,你一定觉得无趣吧。”

“不会,总觉得是很厉害的一项技能啊,可能亲手制作出喜欢的衣服。”乔安心道。

安娜点点头:“这倒也是,不过你要是有什么想法也可以跟我交流,说不定我能做些什么,之前秦伯母就是,托我给她做了一批衣服……”

秦伯母?

秦老太太?

乔安心突然想到秦启佑说过的,说在她不在的时候安娜一直往秦家老宅跑,他还义愤填膺的说安娜是对秦易风不死心……

现在想来……

人家只是因着衣服的事啊……

罢了,不想那人的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