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一百七十二章 谁算计谁

江影儿……

脑中蓦地闪过什么,她突然低低笑了一声,江影儿再向她看去时,才发现不过转瞬,这女人,怎么就好似变了另一副模样,不对,样子还是原来的样子,却微微歪了头,脸上似笑非笑,“如果,我非要进去呢?”

“江助理,我的身份你最是清楚不过,规则什么的,是制定给你们这些人的,而我,便是要打破这些规则的存在……”她慢条斯理的说着,模样慵懒又带点邪气,端的是个狐狸精的模样。

江影儿脸上的笑再也维持不住,她冷笑一声:“你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了。”

风华顶层,众人各司其职,小曾被江影儿派走后,便只剩下了乔安心与江影儿两人。

她们两个,一个一身职业装穿得干练又精致,浑身都是女强人的气场,眉眼精致却冷冽,目光中满是敌意,另一个,素面朝天却依旧掩不住的美,模样慵懒,带着股子漫不经心,让人不禁去想到底什么才能让这个女人在意。

两个人,一个像火,一个像水。

针锋相对。

“你知道吗?”江影儿看着她,毫不掩饰的厌恶,“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种人。”

乔安心表情没有丝毫变化,她抬眉,用鼻音哼出一个:“嗯?”

是在疑问,但怎么着都让人反感。

江影儿更是深深一个呼吸才让自己不至于失了态,她声音平稳,只是说出的话却刀子般:“乔安心是吗?呵呵,你赚这种钱能安心吗?”

乔安心挑眉:“江助理倒是说说,我赚哪种钱了?”

江影儿面容几近扭曲,冷笑一声道:“卖的钱。”

不得不承认,这话一出,乔安心心底刺痛了下,不过面上的表情却依旧。

“你不觉得羞耻吗?不过是长了一张狐狸精的脸就一定得做狐狸精的事?我告诉你,你还真以为总裁能跟你怎么样?想想你自己的身份吧!”

“我……什么身份?”乔安心笑笑。

江影儿靠近她一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谁的女儿,想必是过惯了好日子的大小姐受不了家道中落才巴巴的跟个妓女似的爬上总裁的床吧,整个夜城,除了安家,你这种女人能配得上总裁?!”

家道中落……

乔安心依旧在笑,不过眼底却是冷漠一片。

江影儿见她不语,更是继续道:“怎么?不敢说话了?觉得难堪了?做了婊子还要立牌坊?”

“江影儿。”乔安心突然开口,却是叫的她的名字,她从未这样叫过她,更多的时候都是称呼他,江助理,此时这般叫她,江影儿斜着眼看向她,在对上她眼神的一刻,不由心底颤了颤……

那女人依旧笑着,但却并没有在笑,确切的说,她只是做出了嘴角上扬的动作,眼底冷漠比这个冬日还要寒。

“你以为你很了解我吗?”乔安心淡淡道。

江影儿愣了下,随即立马道:“呵,我可不想了解你这种人。”

“但你嫉妒我。”

乔安心语气依旧淡淡,仿佛这是再平常不过的一句话。

“你真正讨厌我的原因,恐怕不是我做了什么吧,而是……”乔安心说着,抬脚朝她走近半步,紧紧盯着她,道:“而是因为你自觉什么条件都比我好,却依旧不入秦易风的眼吧。”

随着她的靠近,江影儿不觉后退,脸上的表情片刻的龟裂。

“但你又凭什么觉得,你处处比我强?”乔安心停下脚步,语气淡漠好似她不值一提。

这种态度比与她对骂更让江影儿难受,因为如果她能出口成脏甚至泼妇一样与自己动手,就证明这个女人当真只空有一张脸……

她想看到她失态,想看到她难看的一面。

偏偏这个女人淡淡然站着,说着让她难堪的话。

江影儿呼吸几乎不稳,保养良好的指甲狠狠握在拳心几乎刺进皮肉里,但她却像是感觉不到疼一般,“我凭什么?”她指着自己,“你不过是个贱人,是条有钱就是主子的狗,你凭什么这么质问我?!”

说着,她表情越发狠厉,抬手就往乔安心身上招呼,乔安心一把握住她的手腕将她的手拦在半空,“江影儿,不管我做了什么,那都与你无关,你知道为什么吗?”

她攥着她手腕的手更加用力,道:“因为我从来不曾主动害谁,人不犯我我从不犯人。”

江影儿表情瞬间的僵硬……

“你知道我都是如何对付害我的人吗?”她声音低低的,仿佛瞬间不再是柔弱的女人,而是来自地狱的恶魔。

的确,她从未害过江影儿,如果说哪里利用过她,便只有在南城那一遭,过后还与秦易风求了情。

“你敢说你没有害人?!”江影儿突然恶狠狠道,“你个不要脸的女人,要不是你,我会被总裁罚到助理室?你知道吗,我是应该站在总裁身边的!都是因为你这个女人,你这个贱人!害我被总裁调开!”

“那是因为你做了错事。”乔安心冷声道,“如果你当时遵守规定,告诉了秦易风我的消息,你觉得你还会受罚?江影儿,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后,你落到什么地步,都是你自作自受。”

江影儿精致的脸上表情扭曲,她气息不稳,几乎说不出反驳的话,即便再不愿意承认,她也骗不过自己,此刻她最为生气的,是乔安心说的话……她知道是对的。

但……

她眼神一变,道:“乔安心,果然还是小看了你,瞧瞧你这张伶牙俐齿的嘴,我告诉你,就算我做了什么……你又能拿我怎样?别以为总裁护你第一次就还有第二次,男人啊,其实最讨厌给他们添麻烦的女人……”

她越说,语气越低,乔安心慢慢松开抓着她手腕的手。

江影儿另一只手慢慢揉着自己的手腕,勾起的唇角意味不明。

“所以,昨天的事,是你做的。”乔安心淡淡道,说出的话是陈述,而不是疑问。

昨天的事,自然是指昨天她被骗进会议室的事……

江影儿并未反驳,红唇微启,“乔小姐你可别乱说话,昨天的事明明已经抓到罪魁祸首了,事实是怎样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传言是怎样的,呵呵,乔小姐想听吗?传言说啊,乔小姐你心火太旺,勾引总裁不成,便把注意打到了助理身上,啧啧,哪知关系太乱没处理好,被人报复了呢……”

“江助理,看来是我高估你了。”乔安心轻笑一声,“即便有传言,我猜传言也是你们的秦总裁是如何在那些人面前护着我的吧,其实……我该感谢你的,如果不是你,我也不知道,原来你们总裁,这么在乎我。”

说到最后,她语气低低缓缓,但越是这样,江影儿越是生气,她就是讨厌她这一副什么都事不关己的模样,更讨厌她什么事都能化险为夷……

“我既然有本事让他护我一次,就有本事让他继续护着我。”她勾起一边唇,笑得魅惑。

“你!贱人!我不会给你机会的!下一次……你以为下一次你还会这么轻易脱身?!”江影儿几乎咬牙切齿了。

“所以,你是承认这一次是你做的咯?”她歪着脑袋,带一点挑衅。

江影儿顿了下,随即压低了声音:“是我做的又如何,乔安心,我就是讨厌你,我就是想害你,你能怎样?”

乔安心摇摇头:“我确实不能怎样。”

江影儿扬起一抹胜利的笑,但下一瞬,她的笑僵在嘴角,因为乔安心道:“但你的老板能。”

说着,她抬起另一只手,手里正握着手机,她将正面对着江影儿,江影儿瞳孔蓦地放大……

那界面上显示的,正是在通话的界面……

而备注是:

秦易风。

“你算计我!”

“我说过,人不犯我我从不犯人,但你一而再再而三要害我,我要不反击,你当我傻?”乔安心声音冷漠,“江影儿,我从来不是个善良的人。”

说着,她蓦地挂断了电话。

心底却凉了一片……

秦易风,这就是你的目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