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一百七十章 好久不见

面试的地点在17楼,乔安心上去后很容易就找到了1701,与前台说明来意后,前台小姑娘便带着她先去了面试的房间,然后让她稍等。

这间公司并不算大,据那位学长说,这也是他们几个校友联合办的工作室,一路进来的时候乔安心有注意到外面格子间的工作人员,大都是些年轻人,穿着相对比较随意,但工作状态都很好,她坐在那里,抱着手里的笔记本,不由有些紧张。

“你好,让你久等了,这位是今天负责面试的我们的主笔林进林老师,林老师,这位是今天的应聘者,乔安心乔小姐。”前台小姑娘介绍道。

被称作林老师的男人朝前台点点头,示意她可以出去了。

“乔小姐,你好。”林进穿着休闲版的白色衬衣,朝乔安心伸出手。

“林……林学长……”乔安心呆愣愣站着,嘴里喃喃道……

她怎么都没想到……

在这里遇见的,竟然是……林进。

林进啊……

在她的青春里占据了她第一份暗恋的人,她在大学时,喜欢过的学长……

他们已经两年多不见,两年前他一直戴着的无框窄边眼镜取了下来,脸上的青涩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份成熟的感觉,他依旧那么帅气,只不过这帅气不再是学生时期逼人的好看,与那时相比,更多了沉淀和底蕴,这样的气质让他看上去,更加有魅力。

乔安心望着这张熟悉又陌生的脸,瞬间的错觉……

时间倒退着,仿佛又回到了那个炎热的夏天……

——你好,是乔安心同学吗?我捡到了你的学生证……好,我在图书馆二楼……嗯,我叫林进。

那时她刚进学校不久,他捡到了她的学生证,那是他们第一次交集,她依旧记得初见他时,氤氲的书香里,好像发着光的少年……

“乔乔,吓到了?”林进笑着,抬手在她眼前挥了挥。

记忆被摇散……

乔安心回过神。

是了,那时他是学生会里的骨干,深得女生喜欢,她喜欢上之后,硬是进了他所在的社团,熟悉之后,他总是叫她……乔乔。

“学……学长。”

这次,声音大了些,但模样依旧没有缓过来一样,“怎么、怎么会是你?”

时隔两年,她从未想到过会与他再相见,那些少不更事的暗恋,更适合在记忆里偶尔怀缅。

“怎么不能是我?”林进挑挑眉:“我一听他们说起你的名字,就想到可能是你,没想到真的是你,乔乔……好久不见了。”

说着,他再次伸出手。

“好久不见了,学长。”初见时的惊讶已经过去,乔安心终于缓过神,也朝他伸出手。

两人的手短暂的交握。

“这两年你一直在夜城吗?”坐下后,林进问道。

乔安心点点头,“嗯。”

“一直在画画吗?我记得那个时候你就画得特别好,这两年想必精进不少。”他像个大哥哥一般道,语气恰到好处的亲近,却并不会让人反感。

乔安心抿抿唇:“并不是一直在画画,因为……因为一些原因,做了其他方面的工作,但也没有放下画画,学长,我带了份近期的作品,你要不要先看一下?”

她说着,更加紧张起来,许是因为对方是曾经的学长,许是因为对方对她的誉赞,她更加紧张起来,捏着笔记本的手指越发用力了起来。

林进察觉出她并不想继续谈论以前的事,便也道:“好。”

乔安心忐忑的打开笔记本,把昨晚的画打开,放到林进面前,“学长,你看一下。”

林进打眼看去,原本扬着的眉角渐渐凝固,眼神里慢慢集聚着什么,待到集聚到一定程度,又有什么炸开了一般,翻涌覆卷。

他看着那副画,久久不能平静……

这是一幅人像作品,只有肖像,画上的人,想必所有的夜城人都认识,他曾在报纸电视上不止一次的见过,如果非要评价一下,他只能说那是个极有魅力的男人,但具体这种魅力为何,单凭电视及报纸上片面的语言和画像并不能让人完全感觉到,但现在……

这幅画摆在面前。

并不是极其写实的类型,却让人好似就认识了画里的男人。

那是了解到极致后的淋漓尽致的表现。

每一个笔触,每一份着墨,都仿佛是这个男人所独有的……

乔安心望着他慢慢变换的神色,忐忑着。

良久。

林进的眼神终于从画上离开,再次重新看向乔安心,他的眼里多了些不一样的东西,“乔乔啊乔乔……”

“学长……怎么样,还……可以吗?”乔安心紧张的望着她。

对她来说,时隔两年的这一幅画,时隔两年再次半只脚踏进这个行业,她的珍惜和不安是常人无法想象到的。

“不错。”心里再多的惊叹,林进却只说出这两个字,“从前在学校时你就擅长画人物,尤其是对人物特性的把握和人设的分析运用更是往往有独到的见解,但没想到两年后的你,更是进步不少,但是……”

“但是什么?”乔安心微微欠身。

林进眯了眼,再次看向那幅画,“但是,这幅画你能画到这个地步,你该知道,其实是有侥幸的因素的。”

乔安心脸红了一下,微微的窘迫,就听林进继续道:“你能画到这种地步,不可忽略的一个方面就是你对这个人……太过熟悉,那种熟悉或许是你自己语言都描绘不出,但下笔的时候,却蕴含在每一个笔画里的。”

他声音温温的,细细分析着,声音温和而润润,并没有一丝责怪她的意思。

“我确实……带了些投机取巧的意思,我就是想着,尽量表现好一些……”乔安心轻声道。

“我明白,”林进笑,“这是人之常情,再说就算是再怎么熟悉,能在笔下这样表达出来,也需要极大的天赋和功力,乔乔,你不必不好意思,这是你的天赋,虽然技巧性上还有需要多加练习的地方,但只要你稍加练习,你的进步定然是很快的。”

乔安心听着他的话,道:“那我是通过了吗?是不是面试之后还有二面啊什么的?”

林进朝她眨眨眼:“本来是需要的,但现在不必了。”

“为什么?”

难道……是没通过?

可是……

看着她变换的神色,林进道:“别想歪了,只是我本来就是负责二面的呀,这下正好省事了,一面二面都一起了。”

“学长你的意思是……我通过了?”乔安心瞪大眼,指着自己的鼻子。

林进点点头,“目前来看,是的,不过不要高兴的太早,还有一到三个月试用期呢。”

乔安心面上掩饰不住的喜色:“我知道,我知道,我一定会继续好好画的!”

“还有一些问题,待会人事会跟你说,你有什么问题问她或者问我都行,”说着林进拿出手机,“你的号码?”

乔安心反射性报出号码,林进在手机上记下,“我给你拨过去,记下我的号码。”

乔安心在手机上输上林进的名字,想了想,又在后面加了老师两个字,她刚才听前台小姑娘称呼他林进老师,这里的主笔想必都被称为老师的,输完后,还有些不真实的感觉,她喃喃道:“我……总有些不真实的感觉,学长,我真的通过了?”

林进眼睛含笑:“是,你,乔乔,乔安心,面试通过了。”

这个结果比她想象中来得更快更直接,让她开心过后总有种飘忽的感觉,林进看着她的模样,道:“是不是觉得太快了?咱们这一行,与什么阅历经验的比起来,最重要的还是看作品啊,一个人的品行、经验、天赋、技巧以及对待作品的态度,都能在作品中看出来的,所以,我的面试,通常只需要一幅画就够了。”

听到这里,乔安心不由庆幸她昨晚熬夜画了这画,还有……

秦易风的配合……

她心底一动,要赶紧告诉他这个好消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