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一百六十九章 细细描摹

等半个小时后,乔安心从会议室出来的时候,与那些参加的会议的人擦肩而过,虽然一直低着头,但眼尖的人早就发现,她微微肿了的嘴唇……

对她与秦易风之间的关系的猜测,又多些靡靡之色。

乔安心回到枫泊居,便开了电脑一直在练习,想到秦易风答应她的事……想到为了让他答应她所付出的代价,她忍不住红了脸,回想起方才的场景……

“要想让我答应,也不是不可能,”那个男人微微眯了眼,模样正经而淡漠。

她便急急问道:“什么?只要你说我就做!”

其实说这话,她也是存了私心的,毕竟距离他的会议开始只有二十几分钟了,这个男人总不至于提出什么奇怪的要求,但哪知……

他提出的要求的确是不奇怪,却是……

“昨晚散步时,”他薄唇轻启,眼神淡淡,“你表现还算主动。”

在他提起散步时她就心里慌了一下,,等听到他那句还算主动,更是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果然……他下一句就是……

“不过技巧性不够,需多加练习。”

技巧?

练习?

他是想要她做什么奇怪的练习?

乔安心瞪着眼:“你……你不会是要……”

“吻我。”

这个世界上,能把这种要求,能把这话说得这般淡漠这般理所当然一本正经的,恐怕也只有这个男人了……

乔安心深深呼吸极力调整着自己,“那……如果我做了,你是不是就会答应我?”

秦易风目光锁着她,“如果你不做,我只会拒绝。”

意思是,就算她做了也不一定能得到他的点头,但如果她不做就一点机会都没有……

乔安心咬牙切齿,这厮!

很不甘心,但想到冒出的那个灵感,却是怎么都不想放过。

秦易风抬腕看下时间:“你有半分钟的时间思考。”

“好,我应下!”乔安心说话间,语气里带着恶狠狠的味道。

秦易风手腕落下,看着坐在他腿上的她,似笑非笑。

他这种带着点挑衅的模样最是让乔安心忍受不了,她抬起两手,大胆的固定在他的脸两侧,道:“反正不是我吃亏……”

反正论喜欢,是她对他更多一些。

闭了眼,她的唇贴上了那两片薄唇……

带着发泄性的,她在他唇上咬了一下……

咬得并不重,她并不敢用力,那力道在他感觉来,像是低低的啃噬,微疼中反而激起异样的酥麻,他揽在她腰间的手蓦地加大了力道将她更加搂近了自己……

直到这个浅浅的亲吻变得由他掌控起来,变得不再受她的控制,变得两人都记不起这原本只是个交易罢了……

这一吻结束,他再没有不答应的理由。

乔安心脸色潮红,气息不稳的坐在他怀里,却一动不敢动,因为她身下能明显感觉到的他的变化……

就算是这个时候,他的样子依然淡漠好似不食人间烟火,那股子禁欲的气息那么浓烈,偏偏她坐在他身上能最真切的感觉到他的变化……

那种反差几乎让她脑中炸裂。

……

就算是现在回想着,想到那时的感受,她还是忍不住乱了心跳,不过不管怎样,他还是答应了她。

乔安心一边练习,一边等着他回家,但今天他回来得比往常晚了半个小时,她急急等在门口,终于看到他出现的时候就差迎过去了,秦易风下车后就看到乔安心跑到了车前,“你回来了!”

“嗯,有点事耽搁了下。”他语气淡漠,去停车的小林隐约听到了这话,心底却是惊涛骇浪,他就觉得不对劲,只要那位一去了公司就得出点什么事,果然吧,她一走,老板会议结束后突然就整顿了助理部,整个助理部处理了好几个人……据说今天那一位勿入会议室的事是有人蓄意陷害的……

唉,他叹口气,继续去停车,想着又要重新招人了……

秦易风看着乔安心,对下午的事只字不提,只道:“往常我回来也没见你如此。”

乔安心笑了下,“往常我也开心,只不过都是放心里。”

“那现在呢?”

“现在不一样了啊,您秦大总裁不是给了我点权利吗?”她说着,朝他调了下眉。

见她难道如此高兴的模样,他也忍不住翘了嘴角。

两人边说边进门,饭菜早已准备好,吃完饭散完步后,乔安心便望着秦易风,“那个,现在可以开始了吗?”

“嗯。”秦易风应着,开门进了书房。

乔安心抱着笔记本,跟着进去。

他像往常一般在书桌前处理事务,乔安心抱着电脑坐在他对面,开了软件,便细细盯着他的模样……

她是学绘画的,学绘画的人必须要掌握的就是人体的结构,甚至每一块骨头的位置形状都要了解,但不管多少次的,她看着他的脸,还都是惊叹造物主的偏爱,竟给这个人那么完美的模样……

人家说认真工作的男人最有魅力,秦易风更是各种巅峰,他本就是淡漠凉薄的气质,一旦工作起来,那股冷冽疏离却又一切有条不紊尽在掌握的气质,才是引人飞蛾扑火的关键,乔安心看着看着,拿着画笔的手迟迟落不下……

她虽是主攻漫画,但与她来说,最擅长的,其实是画人像……

落下的每一笔,都好像带了感情,她画着他的眉眼,细细描摹,似是指尖划过容颜,温温的热熨烫着心底……

一幅画完,已是深夜。

她望着那张画,有些不敢相信是自己画出来的……

身侧黑影罩过,秦易风站了过来,意识到他过来的她蓦地站起来,抱起自己的东西急急出了门……

“谢谢你愿意做我的模特,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睡了,晚安……”

脚步声渐远,她的声音也渐渐消失。

回到房间,乔安心关上了房门,将东西铺在桌上,心跳的速度还没降下来……

画里,秦易风似乎还在望着她。

她深深呼吸着,手指不由拂过画里人的眉眼……

这是她迄今最为用心的一副作品,这也是她……最为满意的作品,明天面试的时候她准备带着这个,今天下午在秦易风那里,想到他那种气场的时候,她灵光一现,突然就想到要画他,因为越是他这种人其实越难画,他……太优秀,优秀到每每画出来,即便画得再像,也不能把他的气场表现出来,而现在……

这幅画……

至少,她很满意。

小心的存好画,她这才洗漱准备去睡。

时间已经很晚了,秦易风是不准她熬夜的,但今夜是个例外,那个男人……虽然嘴上不许她这般那般也不许她现在找工作,但其实……是知道她真正想要什么,也知道她为此愿意付出更多的东西的……

定好闹钟,她沉沉睡去。

……

一觉醒来,正好是闹钟响前的几分钟,乔安心取消了闹钟,洗漱过后出门发现秦易风也在吃早饭,她的早饭也摆好了。

“早。”乔安心道。

秦易风点点头,“面试在几点?”

“那边九点上班,定在九点半了。”

“嗯,我送你过去。”

乔安心愣了下,摇头道:“不用了,我查好路线了一会坐车回去就成,不要耽误了你的事……”

“正好顺路。”秦易风看她一眼。

顺路?

“你知道我在哪面试?”

“你在哪面试?”他慢条斯理的问。

乔安心便说了地方,说出后他点点头,语气淡淡:“嗯,顺路。”

这……?

乔安心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吃过早饭秦易风便开车带了她,半个小时后将她送到了那栋写字楼楼下,望着高耸的大楼,乔安心久违的有些紧张。

乔安心深深吸一口气,“秦易风,你觉得我能过面试吗?”

“嗯。”

“为什么?”他笃定的样子倒是让她好奇了。

他看她一眼:“你的作品,不错。”

那模样,不知是在夸她的画,还是夸她画中的人了……

乔安心撇撇嘴,莫名的,没有那么紧张了,她看了下时间,跟他道了别匆匆下了车。

她下车后,秦易风拨了个电话,“喂,安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