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一百六十八章 他的袒护

“你是谁?”挨着门最近的一个女人厉声道,“谁让你进来的!”

自知闯了祸,乔安心心跳砰砰的,下意识抬眼望向秦易风……

在座的都是风华集团权利的中心,哪一个脑子里的弯弯绕绕都是乔安心玩不过的,他们自然注意到乔安心的目光看向了最中心的……总裁。

众人虽不敢直接望过去,但余光里却都不觉注意了总裁的反应。

秦易风皱眉不过一瞬,在众人的注视中,他薄唇轻启,对着乔安心,道:“过来。”

乔安心愣愣的,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不只是他,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那个对乔安心训斥的女人更是直接面露不满:“总裁……”

秦易风看都没看她,起身道:“今天的会议,推迟到半小时后。”

“可是总裁,这次的事这么急……”

秦易风嘴角露出一抹笑:“紧急会议,通常的意义就是给你们的错误和失误做弥补,会议延后半小时,如果连半小时的时间都撑不了,那么你们捅的篓子,也就没有挽救的必要了。”

乔安心站在门口,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秦易风。

她一直知道他不只是秦易风,一直都知道秦易风这个名字在夜城代表着什么,夜城上层对他的传言,处事果决而冷冽,手段直接而有效,精于算计又极度凉薄……

但那些,也不过是她从他人口中听到的他,她所见过的他,虽然也是冷冽的,但却从未见过他在工作时这个模样,见到这样的他,她似乎才真正意识到……

这就是,风华集团的总裁,秦氏集团的掌权人。

他的话在偌大的会议室落下,打在每个人的脸上,无人敢反驳,寂静。

“过来。”秦易风再次对乔安心道,这一次,声音更加和缓了些。

乔安心怔怔的,脑中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双脚已经自动迈开,朝他那边走去。

在场的人,目光随着乔安心的移动移动着,乔安心脑中空白了一瞬,反应过来后便只有一个念头……

秦易风这是在帮她,无论如何,她都不能掉了他的面子……

纵然是再紧张,纵然穿得再格格不入,她也停直了腰板朝秦易风走去。

她走近,秦易风起身,环顾四周,最后目光落到对乔安心厉声说话的那个女人身上,说:“是我让她来的。”

众人都听出了他的那句潜台词,“还有谁有意见?”,自然没人敢去碰这个霉头,纵然秦易风没说乔安心的身份,有眼尖的也认出曾经不止一次在总裁身边见过这个女人……纵然关系不明,但总归是关系不简单就是了,再者,总裁这番话,显然是在告诉在座的,他,要护着这个女人。

那个被秦易风盯着的女人,身后冷汗都出来了,她垂下眼光,不敢再与之对视。

秦易风收回目光,淡淡道:“都出去吧。”

“是,总裁。”

“是。”

众人纷纷收拾东西离开,乔安心站在秦易风身边,手脚都要僵硬。

终于等到他们都出去,门也被带上,她才像恢复了正常呼吸一般长长舒一口气。

“对不起……”空白的脑子里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道歉,这个时候她再怎么傻,也知道自己这是闯祸了。

“无妨”秦易风道,“这群人,也该让他们急急了。”

“你……你刚才让我出去了不就好了……”还是没忍住,她问道。如果刚才他开口让她出去,想必是总裁的话,也无人敢说其他的,他的会议也可以继续……虽他嘴上说得淡然,但方才会议的氛围,遇到的事情显然并不是那么简单的。

秦易风和缓了目光,看着她,“让你出去的意思,不就是默认了你是走错了?”

乔安心脑子转了几个弯,才缓过神明白了他的意思,如果他直接让她出去,不管是怎样的语气状态,那么代表的意思,都是她错闯了进来……

代表着她犯了错。

而他,显然不愿这样。

与其让大家以为是她犯了错,他宁愿自己扛下。

许是方才太过紧张,这一番话后,乔安心的鼻子有些酸,她声音颤颤的,“秦易风……”

秦易风脸色更加和缓了,道:“上午你说找我有事,什么事?”

说到这个,乔安心刚放下去的紧张又升了起来,她犹豫了下,道:“我……我之前不是跟你说想出去找工作吗?”

说到这里,她忍不住抬眼看他的表情,见他神色并无异常,便继续道:“然后特别巧的是,我们以前的几个学长,合资开了间工作室,正好需要我们这个专业的人……”

“嗯。”他的声音听不出喜怒。

乔安心做了个吞咽的动作,硬着头皮道:“我想着这种机会也不是什么时候都有的,能不能……要是能面试一下就好了,就算不成功,也能积累些面试经验。”

“如果成功了呢?”

“如果……如果成功了,”乔安心凑近了他半步,仰头望着他,“他们那里不一定非要坐班的,商量好了的话可以带回家做的。”

“你倒是了解得清楚。”

“我……我就是觉得是个好机会……”乔安心在他的目光里,声音不由弱了些,“所以想找你商量下。”

“商量……”他重,似在琢磨这词的意思,而后低头望着她,“既然是商量,我便有不同意的可能,如果我不同意?”

乔安心表情一僵……

“你……你会同意的吧,毕竟……毕竟这挺好的机会,也挺适合我的,我已经……已经好久没有画画了,难得有可以到面试的机会。”

说到最后,面上不由带了些恳求,一只手不自觉又扯住了他的衣袖,声音软了些,“好不好?”

秦易风眼神晦暗一瞬,她眼睛亮晶晶的望着她,还带着些服软和恳求,这个模样还真是……

“我们说好等你身体恢复再谈工作的事,”他淡淡开口,“所以,你这属于出尔反尔,在既定达成的协议里,如果出尔反尔,是要受罚的。”

他面色淡淡,吐出这些字眼,正经得好似真的在谈什么生意上的事一般,但那受罚两个字落在乔安心耳里,她却耳根红了红,他的惩罚……

“所以,由你选择。选择面试,受罚,或者回去乖乖养身体。”

话音落,他便不再说话,静静等着她的回答,那模样,正经又冷漠。

乔安心手松开他的袖子,避过眼去,道:“我要去参加面试。”

选择了面试,就等于,选择了要受罚。

面上一派淡定,实则内里已经是别扭到了极致。

“好。”他道,声音无波无澜,好似不管结果如何他都可以平静接受。

“那我先出去了啊。”乔安心说着,也不看他,转身就要走,却被他一把拉住了手臂,她回头,不解的望着他。

“半小时还没到。”

半小时?

是了,他与那些人说的是会议推迟半小时来着……

乔安心眼珠一转:“那你正好可以趁这个机会思考下策略……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好像是很严重的事……”

“你觉得我无法应对?”他声音里带了危险。

乔安心摇头:“不是,只是……就算已经有了策略,也可以再想想啊,那啥……精益求……”

话没说完,他拉着她的手加了力道,下一瞬她便被她拉到了怀里……

“你……”

“什么时候面试?”

明明是抱着她,暧昧的动作,但他却依旧能如此正经的问这种问题,乔安心不由跟着他的思路,道:“明天……”

“准备怎么样了?”

说到这个……

乔安心神情落寞了些,“我这两年都没有什么作品拿得出手,我本来想着你同意后回去看看有什么灵感画些什么的……”

秦易风点头,边点头边将身后的椅子调整了下,抱着乔安心坐了下去,乔安心再反应过来的时候,便由被他抱在怀里变成了坐在了他的大腿上……

“那便在这里想。”

在这里……想?

她坐在他的腿上,甚至连正常思考都成了问题,还怎么想……都怪这个男人气场太强大……

气场强大?

等一下!

乔安心蓦地转头,抬手抓着他的胳膊:“秦易风!我突然想到了!你帮我下好不好?”

虽然知道他答应的可能性不大,但她还是想试一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