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一百六十六章 命运的线

这顿饭,因为有了秦易风的加入而变得怪怪的。

其实在买菜时乔安心就想到了,她这几天都在秦易风的监督下严格执行着饮食计划,但那些饭菜看起来与平时的无异,要说有什么不同,不过就是清淡了些,但味道却都出奇的好,并不是那种让人惊艳的,但却是回味无穷,乔安心本想着,只是一顿不吃也没有关系,但没想到……秦易风就给她送了过来。

周燃燃那边第二个菜很快就炒完了,桌上两个菜,饭也正好蒸好,乔安心面前,是她的专属吃的,周燃燃看了下饭菜,又看了面无表情坐在沙发上的秦易风,道:“那个……要不,秦总留下一起吃?”

本是一句客套的话,但没想到秦易风真的留下来了。

餐桌上萦绕着奇怪的氛围,乔安心与周燃燃对坐着,秦易风坐在乔安心旁边,他吃饭的样子惯常的优雅,即便是在这样中等装修的一居室里,他坐在这里,仿佛整个气场就变了,乔安心抬眼看向对面的周燃燃,周燃燃也正苦着脸看她……

秦易风讲究食不言,乔安心倒是习惯了,但周燃燃显然不习惯这么安静的餐桌氛围,她轻咳一声,道:“秦总,味道怎么样?”

秦易风细细咀嚼,“一般,以后还是不要做了。”

乔安心握着筷子的手一僵。

这饭菜是谁做的,在座的都心知肚明,秦易风这话到底是说给谁听得就显而易见了。

“我觉得还是不错的。”周燃燃笑着打哈哈。

乔安心撇撇嘴:“我也觉得不错。”

“做菜是一门学问。”秦易风突然道,“做菜者的状态很多时候能影响菜品的质量,状态不好的情况下做菜,既是对食材的不尊重,更是对吃菜者的不尊重。”

乔安心和周燃燃被他这套理论说得一愣一愣的,不过总算有些回过味来了,他这话的意思是……

乔安心状态不好,所以这段时间不要做菜?

至于哪里状态不好,自然是指她的身体。

所以……他是在怪她身体不好还下厨做菜?

所以周身的气息才那么冷凝?

乔安心回过味来,周燃燃也明白了些许,她抑扬顿挫的“哦”了一声,在秦易风看她一眼后,迅速换上笑脸,道:“秦总说得有道理,非常有道理,这个状态不好啊,不只是指的心理的状态,很多时候也是指身体状态对吧,你瞧,那个啥……对,酒店后厨的大厨,不都得颠勺掌勺啥的,你要是身体不好没力气了还怎么搞?是不是安心?”

“额……哦……”

似乎真有那么点道理。

见她点了头,秦易风的脸色好看了些许,周燃燃才把心放回肚子里继续吃饭

总算相安无事的吃完一顿饭,秦易风与周燃燃交待了要与乔安心饭后散步之类的事宜才离开,她离开后周燃燃一边洗碗一边道:“你瞧瞧,秦大少嘴上说着不好吃,但其实吃得也不算少,可见还是喜欢你的手艺的,不过就是心疼你……说到这个,刚才可把我吓死了,你不知道,他看我的那一眼,真真是冷死个人啊……”

乔安心笑笑,“他只是控制欲强,自从在南城那些人给我制定了饮食计划,他便严格执行,就连一会的散步也是,每天都有不同的时间要求……他这人,一旦开始什么计划,势必要做到完美。”

周燃燃撇撇嘴:“你可真不可爱,明明是人家关心你的好事,你非得这么理性的分析。”

两人边说着,洗完碗后便一起去散步,乔安心回想着周燃燃的话,只有她自己知道,嘴上再怎么说那些理性的话,但其实……心底的荡漾只有她自己知道有多深,只有她自己知道……她那些隐隐跳动的喜悦……

但还是不安,心底总觉得还有什么事。

两人散步回来,洗漱后躺在床上聊天,乔安心电话响起,她一看,是秦启佑的,这才猛地想起,秦启佑昨天说今天要看她来着,早上出门的时候她还想起这事,结果秦易风只说她随时可以回来,当时那模样她就觉得不对劲,见了周燃燃才知道,秦易风定然是早就料到她肯定会乐不思蜀,甚至晚上也不回去才会那样说……

脑中瞬间想过这些,“谁啊?”周燃燃道。

“秦启佑的。”乔安心说到,然后赶紧接了起来,“喂,启佑。”

心里却并不是那么轻松,因为昨天秦启佑未说完的话……

他说的安娜在她不在的时候做了什么……那种反感的语气……

“安心,你怎么没在枫泊居,我来看你,结果小叔说你不在,我还以为他在骗我,找了你半天呢……”

“我在燃燃这里,跟燃燃好久不见一时忘了告诉你。”乔安心语带歉意。

“算了算了,能找到你就好了,那个女人没再找你吧?”

那个女人?

“你是说……安娜?”乔安心说着,不由看向周燃燃,见她在听到这个名字后也看向自己,微微皱了眉。

“对,她没再找你吧?”

“没有,没有再找我了。”乔安心道,“到底怎么回事启佑,我昨天回来在枫泊居见过她,她跟我解释了一些事,你是不是误会她什么了?”

“在枫泊居?那个女人去枫泊居见你?她还真是无缝不入,”秦启佑的声音毫不掩饰的厌恶,道:“我告诉你安心,你别被她迷惑了,就算她说得再好听也不要听她的,你不知道,你不在的这段时间,她几乎天天往我们家跑,我是说老宅那边,现在姑姑她们都可喜欢她了,上次我听到姑姑跟小叔打电话,明里暗里还在撺掇着说他们订婚的那事呢……”

安娜……一直去秦家老宅?

乔安心下意识的不想把这件事往坏里去想,毕竟那个时候,安娜说起她喜欢的人的表情,怎么都骗不了人,那种女人的感觉,是不会错的。

秦启佑还在继续说:“我觉得她跟小叔的事散了后一直贼心不死,所以从后方入手,这叫曲线救国,如果她没打什么鬼主意干嘛一直往家里跑,所以安心……”

“启佑……”乔安心打断他,“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这事我有数了,安娜跟你小叔之间也不是你想的那样……还有一些你不知道的隐情的……”

“什么隐情?”秦启佑显然不信。

乔安心顿了下,知道不说清楚他肯定不信,这一点,秦启佑与秦易风特别像,她只得道“她现在有在交往的人,她有喜欢的人,所以肯定不是在打你小叔的主意,你就放心吧。”

秦启佑愣了下:“不可能!”

乔安心哭笑不得:“怎么不可能,好啦,这件事就不要再说了,等你什么时候有空了我们见面一起吃个饭啊,好久不见你了,其他的就不要瞎想了啊,听话……”

“什么呀……我又不是小孩子……”秦启佑嘟囔着,不过也没再说下去,两人聊了一会后,秦启佑就又被叫走了,乔安心挂了电话,周燃燃凑过来,“什么情况,我怎么听你在说安娜,还什么有喜欢的人了,没打他小叔的主意?秦启佑的小叔不就是秦易风?什么情况,那女人还不死心?”

乔安心摆摆手:“不是,是启佑误会了……”

乔安心便把事情简单的跟周燃燃说了一遍,周燃燃听后也是唏嘘不已,只说她们那些名门也是不容易,谈个恋爱都得整得这么迂回。

两人说着说着,周燃燃突然坐起来,“安心,安心,我看到群里又在发招聘信息了,讲真,你确定不要去试试?”

乔安心学的是画画,漫画类的,虽然这些年并未放下过,一直在画着练习,但到底是缺了些信心,越是真正喜欢的,越是不太敢真正去触碰了……

“你快来看啊,他们在招勾线的,也要上色的,待遇相对还可以……”周燃燃直接把手机放到乔安心面前。

乔安心看过去,果然很适合她……

就算从勾线助理做过去,她也很知足了。

“怎么样?要不要联系下,我看人家只招一个,机不可失啊!”

看着群里陌生又熟悉的名字,乔安心脑子一热,“好……”

她没料到,这个好字一出口,周燃燃当真就迅速给她联系到了面试机会,更没想到,面试遇到的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