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别宠我

有种别宠我

更新时间:2021-07-22 15:23:56

最新章节: “你……不是第一次来?”她刚才就想到了的,但看到父亲,便一时忘了这些。秦易风点头。所以,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所以,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脸上还挂着泪痕,她怔怔的望向他。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安心,两年前,现在该说,三年前了,三年前,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但这……也不能成为,

第一百六十五章 门当户对

“喜欢就去追。”周燃燃道。

乔安心默默喝了口粥:“我好像追了……”

“你怎么追的?”周燃燃简直眼睛都要放光了,显然没想到乔安心竟然还敢真的行动,毕竟对方可是……夜城第一人的秦易风啊。

乔安心抬眼看她一眼,张口说了句什么,声音低低的。

“什么?你大点声,我没听清。”周燃燃急了,看她的模样就知道与大新闻,索性站了起来,探身朝她那边,“快老实交代,你到底怎么追人家了?”

“我……亲他了。”乔安心轻咳一声道。

“啊?!”周燃燃的嘴巴几乎可以放得下鸡蛋了,她惊讶了一瞬,下一刻身子更往前探了探,急道:“说说,快说说,到底咋回事?”

“还能怎么回事,就是我主动亲了他一口。”乔安心说得云淡风轻,“我是让你帮我分析一下,你说你咋关注到那里去了。”

“这难道还不是重点?我可告诉你乔美人,你至少得告诉我他的反应吧,不然我还怎么帮你分析?”

乔安心顿了下,“他……倒是没有推开我……”

周燃燃眼睛一眯:“嘿嘿,有奸情……”

“什么奸情!”乔安心瞪她一眼:“我跟你说正经的呢!”

“我也跟你说正经的呢啊,咱们伟大的领袖说得好,奸情是感情的基础和前兆,”周燃燃圆圆的眼一瞪,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所以啊,我的意思是,看好你们俩呢。”

乔安心摇摇头:“我跟你相反。”

“怎么说?”

她无奈道:“你忘了,他……不光是秦易风,还是……风华集团的总裁。”

“所以,你是说门当户对问题?”周燃燃道,见乔安心点头,她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拜托,我的乔美人,你要知道,论起门当户对,咱不说别处,就只说夜城,你跟我说,哪一家能跟他秦家对得起这个门?”

跟秦家门当户对的?

乔安心想了一圈,在夜城,只有……安家了……

周燃燃看她的表情,知道她也想到了,说:“只有安家的了对不?但秦家跟安家崩了啊,人安家小姐对秦少不感兴趣。”

说到这里,她摊摊手:“所以,现在来说,整个夜城,没有与秦家门当户对的,也就是说,单说这一方面,所有的女人都是在同一个起跑线。”

她洋洋洒洒的说完这一番理论,乔安心失笑,“你惯会歪理邪说,不过你这理论,乍一听还挺有道理的。”

“什么叫乍一听有道理,本来就是有道理,我跟你说啊安心,你要这么想,在你人生最低谷的时候你都能拿下他秦易风,而且还是领了证的堂堂正正的秦夫人,那么现在照样能拿下他一次。”

乔安心愣了下,周燃燃再接再厉,“你可别搞什么暗恋什么的,你忘了,你大学时候是不是喜欢过一个学长来着,暗恋人家有几个月来着吧,后来人家约了你一次你死活不肯去,非觉得跟人家不配什么的……那就是活生生的教训,要是当时你大胆一点,说不定就泡到人那帅哥了……”

乔安心听她说起大学时候的事,也想起那个时候青涩的自己,其实她也不知为什么那个时候就是没敢去赴约……

“总之,这一次你就大胆去追,我会是你最坚强的后盾!听到没?”周燃燃就差神色激昂振臂高呼了。

“我尽量试试……反正不会再留遗憾就是了。”乔安心答。

周燃燃看着她的目光,总算多了些孺子可教的味道。

一顿饭,终于安稳吃完。

吃完后两人便出去溜达,周燃燃现在又调回了夜城,虽然不是在风华总部,但也是在比天利发展前景好得多的一个分部了,她在公司周围租了房子,两人边走边聊,说起这个,乔安心便也说了自己打算过段时间去找工作的事情,周燃燃虽然觉得她住在枫泊居能近水楼台,但想到她曾在那里不愉快的记忆也就没再说什么,只道:“安心,你要不要考虑重新找本专业的工作?”

乔安心深吸一口气:“我何尝不想,不过当时大学没能毕业,没有学位证和毕业证,想找个本专业的工作,恐怕不是那么容易。”

周燃燃犹豫了下,道:“安心,其实我前两天在校友群里正巧看到有人转发的招聘信息,正好是符合专业的,招聘的职位不少,也有实习生之类的,我是想着,如果你有这个意向的话倒可以问问这个,我正好认识转发消息的那个学长,到时候可以联系一下,就算开始的工资不高,但怎么说发展前景也算还好。”

乔安心一时没有回答……

对她来说,如果应下了,就不只是一份工作那么简单……

两年前,从她辍学、亲友对她避之不及开始,她就渐渐退出了那个圈子,删除了所有人的联系方式……将自己完全隔离在了外面……

这一次,如果要接受这个机会,也就意味着,她曾经摒避的圈子,要重新融入,那些熟悉又陌生的面孔,要重新接触……

说不清什么感觉,有点抵触,又有点……渴望。

“我再琢磨下吧。”她朝周燃燃笑笑,带着些示弱:“再给我点时间,我想好了就答复你。”

周燃燃一把揽过她的肩:“好,看在咱们这么铁的关系上,大爷我就再宽限你几天。”

“是,谢爷体谅。”

两人说着说着又笑闹起来。

两人待了一个下午,到了晚上依旧没待够,乔安心便给秦易风发了个消息说自己晚上要睡在周燃燃这里,秦易风半晌没回,她想着他反正总能看到的,便也没有再打电话,跟周燃燃坐车去了她新租的房子,新租的房子也是个一居室开间的样子,跟之前的布局差不多,两人一起去菜市场买了菜,乔安心准备炒两个菜,刚开始炒第二个菜的时候,敲门声传来,周燃燃一边说可能是她的快递到了,一边颠颠的朝门口跑去,结果打开门……整个人就愣住了。

“谁啊?”半晌听不到她的动静,乔安心不禁喊了一声,边说边歪头朝门口看去,这一看不要紧,吓得她铲子差点掉了……

门口正往里面走着的,一身西装,手里提着两个袋子的,不是秦易风是谁……

“你!你怎么……”乔安心看着秦易风,总觉得有点不真实,再看看周燃燃,见她拼命朝自己挤眉弄眼,她一时看不懂她的意思……

“哎呀安心,我说你赶紧放下我来炒,你说我就开个门的功夫你怎么就干起活来了,来,围裙也脱下来……”

周燃燃边说边给乔安心把围裙摘了下来,推着她出了小厨房,“菜我来炒,你快帮我招待下秦少哈。”

乔安心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周燃燃推了出来,幸好菜炒得差不多了,周燃燃只需要简单翻炒就好了,她长舒一口气,天知道那个男人进门隐隐看到乔安心在厨房炒菜时的表情……

好像她做了什么天理不容奴役人口的事似的……

不过看他这么在意安心,她也就放心了。

擦擦额头的汗,周燃燃竖起耳朵,注意听着外头俩人的动静……

乔安心望着秦易风,敏感的察觉到他的气息有点不对,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脱口而出的第一句话,竟然是:“我给你发过消息来了……”

话出口,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她这是在解释?还是心虚?

秦易风点点头:“嗯,所以我过来了。”

“你过来做什么?”

话音未落,注意到秦易风的脸色,虽然他表情一贯如此,但周身的气息却越发冷凝,将手上的袋子放到桌上,他面无表情道:“过来给你这个。”

那是她晚上需要吃的……

他……专门送来的?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意识到自己的话太过生硬了,她赶紧道,“我只是太惊讶了,没想到你会突然来了……”

秦易风的目光落在沙发上,她的手机正躺在上面,乔安心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就听他道:“看看手机。”

“额,哦……”乔安心拿过手机,才看到手机上四个未接电话一条信息,全部都是他的……

刚才她与周燃燃在厨房一个做菜一个打下手,边做事边聊天,根本没有注意听到手机的声音……

她不知道的是,在她去往南城的路上,在他几十次上百次的联系不到她的时候,他是何种心情……

所以,他给她换用最好的手机,或许只是希望……让她愿意随时带着,让他能够,随时找得到她,罢了。

()